书荒啦文学网 > 五行天 > 第十七章 顺手

第十七章 顺手

艾辉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脾气。蛮荒不需要好脾气,需要的是实力,是对抗,是拼搏,是哪怕绝境也要赌上一切求一线生机,性格柔弱之辈早被淘汰。

    再说火气,被揍到凌晨五点,能没火气?

    艾辉觉得自己是一座火山,一直想爆发,但就是找不到机会。楼兰带着满满诚意的呆蠢就像坚硬的乌龟壳,让人无处下手。还是胖子好,想揍的时候都不需要理由。

    没想到,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想揍就有人送沙包。

    眯着浮肿淤青眼睛的艾辉,冷冽的杀意在浮肿青紫交加的身体内激荡,随手把手上的东西丢在地上,花钱买的,要是弄坏就划不来。

    赵之宝看到对方竟然朝他走来,心中的怒意更盛。败在端木黄昏手下,他也只能忍了,现在竟然街上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向他叫板,他如何不怒?

    满脸狞笑,他伸手朝艾辉抓去,手掌呼地密布红色火焰。

    红色的火焰就像火舌吞吐不定,周围的温度骤然升高,右手的掌心,光芒闪动。赵之宝心中满意至极,刚才他还没来得及动用元力,就被端木黄昏击倒,被屈辱践踏了整整五分钟。此时当火焰腾起,饱受摧残自信重新回到他体内,他觉得自己是如此强大。

    刚才败在端木黄昏手上,是自己太大意。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如果自己早点催动元力,胜负未知。

    透过火焰,对方的身影扭曲而渺小,就像无数次他以前击败的对手。

    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

    赵之宝爆喝一声,一个标准的箭步,右手的红色火焰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扯动,火舌吞吐变幻,两道火舌如翅张扬。一声尖亢的鸦鸣,在火焰中响起,赫然如火鸦展翅。

    赵之宝心中狂喜。

    【鸦翅寒暑】是水火属性通用的招式,赵之宝是火属性,当然练的是火鸦。他开辟右手宫学会的第一招便是火鸦,幻化成形对他没有什么难度。不过,幻化成形只是此招的第一阶段,而鸦鸣就是第二重境界,元力发生共鸣,此招的威力也会陡然大增。

    赵之宝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有所突破,只是心中有些可惜,这么华丽的一招,竟然对手是无名之辈。想想刚才自己没有在端木黄昏面前使出这一招,他心中充满遗憾。

    艾辉无动于衷。

    【鸦翅寒暑】是很常见的招式,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至于鸦鸣,能在这个年纪做到,确实不容易。但是,仅此而已。

    当赵之宝箭步前冲的瞬间,艾辉的眸子陡然闪过一道寒光。

    几乎同时,他悍然朝对方冲去。

    艾辉的举动让赵之宝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对方不仅不躲,反而朝自己冲过来,脑子不正常么?不过既然对方找死,他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双发的距离急速拉近,赵之宝越来越兴奋,他眼睛瞪得老大,满脸狞笑,右掌准备扬起,让你尝尝什么叫一击倒!

    眼看对方就要撞上他的右掌,忽然艾辉的身形一晃,赵之宝气息一乱。

    对方这一晃,让他感觉到说不出的别扭。晚一分,他大可无视,加速一掌拍去。早一分,他有时间可以做出应变。偏偏对方这一晃,就不早不晚,卡得他直欲吐血。

    双方的距离很近,赵之宝此时变招已经来不及,只能强自扭转手腕,化掌为斩朝艾辉扫去。

    等等,人呢?

    他眼睛蓦地瞪圆,就像见鬼一样,对方竟然从他的视野内消失踪影。

    怎么回事?

    砰!

    赵之宝右肋猛地一痛,强烈的痛楚瞬间蔓延全身,他的身体僵住。怎么可能……

    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是强烈的痛楚,还是强烈的震撼,让他的大脑失去思维能力。

    艾辉一晃之后,便猫腰钻到赵之宝的右肋,这一击他甚至没有动用元力。这个部位的神经密集,一旦遭到强力打击,足以让对方的意识出现短暂的空白。

    一击得手的艾辉,趁势侧身,元力灌注脚底,银光一闪而逝,后背悄无声息贴上赵之宝的胸膛。

    贴上对方的胸膛,艾辉弓起的后背,就像收紧的弹簧松开,强大的力量骤然爆发,赵之宝就像被一头狂奔的犀牛撞入怀中。

    一声闷响,赵之宝划出一道高高的抛物线,倒飞回去。

    砰!

    赵之宝重重砸在地面,就在同时,艾辉鬼魅般如影随形出现在赵之宝身侧。没有任何迟疑停顿,艾辉的右膝抵住对方的后腰,左手抓住对方的脑袋,右手顺势抽出旁边插在地上的竹签,猛地刺向赵之宝的后颈。

    不要说尖锐的竹签,就是一根再粗几倍的筷子,他也能毫不费力刺穿野兽的喉咙、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快若闪电。

    在竹签堪堪要刺入赵之宝后颈皮肤的瞬间,艾辉猛然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蛮荒!竹签硬生生被他停住,赵之宝的后颈留下一个针尖大小的红点,一滴鲜血慢慢渗出。

    完全被摔懵的赵之宝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外转了个来回。

    这里不是蛮荒!

    艾辉眸子沉静深邃,他暗自再次提醒自己一次,然后顺手把竹签插在赵之宝的屁股上,死不了人就行。

    “啊!”

    赵之宝发出凄厉的惨叫,但是下一秒,惨叫戛然而止。

    艾辉的掌刀从赵之宝的后颈收回,看也不看昏迷的赵之宝。战胜这样的对手,他没有什么快感和兴奋。攻击徒有其表,完全没有时机的概念,战斗的时候还会分神,这么业余的表现,让艾辉觉得兴致缺缺。

    出于良好的职业习惯,艾辉没有忘记搜刮自己的战利品。

    可怜的赵之宝被剥得干干净净,片甲不能放过,早就成为艾辉的本能。

    两万块的收入,让艾辉心情大好。对方的衣物,料子也很好啊,二话不说,艾辉也给自己套上。

    重新捡起地上的东西,艾辉施施然朝城门走去。

    不死心的端木黄昏,在城门附近挑了一处地势比较高的地方,重新开始自己守株待兔的计划,他不知从哪又变出一根冰糖葫芦,慢条斯理吃起来。

    不在城内,那会不会在城外呢?

    揍了一顿赵之宝,端木黄昏觉得自己的心态平和了不少,此地是入城必经之地。

    不远处,少女们依然目光灼热,忽然,她们一阵躁动。

    “快看!赵之宝!”

    “好惨啊!脸和身体都变形了呢!”

    “活该!敢和我们黄昏叫板,这还是轻的……”

    高处的端木黄昏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他对手下败将没有什么兴趣,从头到尾,他就没有正眼看过对方一眼。赵之宝长什么样,他没兴趣,现在这浮肿的样子,他更没兴趣。

    注意到端木黄昏的艾辉,瞥了一眼也收回目光。不上课不修炼,跑到这里吃冰糖葫芦,纨绔子弟的爱好真是奇怪。

    那些女人的叽叽喳喳他也听到,赵之宝?不认识。

    和自己没关系,艾辉直接无视,自顾自朝悬金塔方向走去。

    ***************************************************

    PS:晚上12点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