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五行天 > 第三十三章 反响

第三十三章 反响

师雪漫连续打坏二十六个木桩,踢碎三十七个铁靶,这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么一通发泄,心中郁结的怒火要舒缓许多。她之前心里对盲战这个主意颇为自得,然而没有想到,现实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自从上次遇到那个该死的混蛋之后,师雪漫觉得自己就开始走霉运了,事事都变得不顺心。

    她看到永正叔叔急匆匆跑进来,便不由停下脚步,心中升起一丝期待,难道是有那个混蛋的消息?

    “小姐,刚刚收到消息,祖琰少爷在一家道场,被人打昏了。”

    师雪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啊,祖琰?他被打昏了?现在怎么样了?”

    祖琰她从小就认识,两家的关系不错,算得上是世交。祖琰比她小两岁,在她眼中一直是小屁孩,小的时候,老是跟着她后面转,就像个跟屁虫。没想到后来长大了一点,天赋开始展露,竟然成为祖家小一辈中第一位领悟【火网天蛛变】的年轻人。

    从那之后,师雪漫就很少再见到他,估计是被关在家里修炼。作为新生代中的独苗,祖家对他的重视,肯定要超过其他人。这一点,师雪漫也一样。不过她比较懂事,对自我的要求比较高,不需要别人督促,反而家里对她没有多少约束。

    永正道:“祖家来人把他接回去了。”

    “那就好。”师雪漫松一口气,她的脸色旋即变得凝重:“对方什么来历?”

    “还不知道,最近很多外地的高手到松间城体验盲战。”永正接着道:“现在只知道对方是一位土修,有个很聪明的沙偶,他是在盲战上打败祖琰少爷的。”

    “盲战?”师雪漫吃一惊,她第一反应是上次那个混蛋,但是对方是土修,那就不对了。师雪漫对上次交手的每个细节记忆无比深刻,她虽然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但是敢肯定对方一定不是土修。

    而且,就算那个混蛋,也不太可能在盲战中战胜祖琰。

    师家和祖家是世交,师雪漫对祖家的绝学比一般人知道更多。她早就听说祖琰开启了两宫,【火网天蛛变】只要开启两宫,就可以学习【地火蛛网】。能够像蛛网一样,探测周围动静的【地火蛛网】,是真正的盲战利器。

    甚至可以说,盲战就像是为祖琰量身打造。

    师雪漫在正常的比试中,有着八成的把握打败祖琰,但是倘若是盲战,师雪漫知道自己一定是完败。

    祖琰竟然在盲战中被人打败!

    而且还是被打得昏迷!

    师雪漫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她在脑海中搜寻,感应场那些厉害的土修,有谁能够在盲战中击败祖琰。比祖琰强的土修学员很多,但是在盲战中能够战胜祖琰,她还真不知道。

    她渐渐平复心中的震惊,道:“对他也是件好事,免得他骄傲。”

    永正看了一眼小姐,心中暗自苦笑,他刚听到消息的时候,也被震住。最近的松间城,简直可以用风起云涌来形容。他在这里呆了很多年,已经习惯了松间城的平静。在感应场,松间城是个小地方,没有什么高手。

    突然兴起的盲战,给松间城带来了不一样的变化。

    可以想象,祖琰落败昏迷和神秘土修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到时候只怕会吸引更多的高手前来。而且,自家的道场,还有小姐这个风云人物藏着,倘若被外界知道,那松间城到时候就热闹了。

    好吧,这些都不是自己瞎操心的。

    再一想到盲战这个主意还是自己出的,他就剩下苦笑了。

    师雪漫忽然道:“打听一下这个土修。”

    永正点头:“是。”

    祖琰被神秘土修打败的消息以惊人的速度传遍整个松间城。因为祖琰实在太出名了!虽然祖琰两宫的境界,放在感应场不算什么。但是身负【火网天蛛变】的绝学,就足够了。

    祖家的历史悠久,在每一代祖家子弟中,但凡领悟了【火网天蛛变】的,三十岁之后无一不是强者。祖琰已经展现了他惊人的天赋,现在的实力只不过限于他的年龄。在这么小的年龄就领悟绝学,让人们相信他的未来更加光明。

    而且绝学就是绝学,哪怕只不过开启两宫,但是祖琰的实力丝毫不逊色那些开启四宫的学员。

    顶着祖家新生代第一人光环进入感应场的祖琰,虽然谈不上人尽皆知,但是论名气,超过松间城任何一位学员。

    就连松间城第一天才的端木黄昏,名气都远不如祖琰。

    祖琰在松间城的落败,在松间城带来的轰动效应就可想而知,整个城市都在讨论神秘土修到底是谁。而且这件事带来的影响不仅仅局限在松间城,许多其他城市的出色学员,听说到这件事之后,对松间城别具一格的盲战大感兴趣,慕名前来。

    谁也不知道整个事件中的主角之一,艾辉和楼兰有多么凄惨。

    哗啦,楼兰就像一滩流沙般,从围墙上滑下来。

    “艾辉,感觉怎么样?”

    流沙状的楼兰滑到艾辉身边,艾辉的模样看上去凄惨许多,浑身都绑满一圈又一圈白色绷带,活脱脱就像木乃伊,右臂吊在胸前。

    道场正堂内,半躺在藤椅的艾辉嘴里咬着青草,含糊不清:“糟糕透顶,楼兰你没事吧?”

    “邵师说楼兰要过三天身体才能重新站起来,在这之前没办法帮艾辉治疗。”楼兰道:“艾辉你要不要去找个木修医师先治疗一下?”

    “不用。”艾辉道:“反正不急三天。等你好了,再给我治疗吧。我是穷鬼!”

    “好。”楼兰没有反对,流沙就像蛇一样缠绕在艾辉旁边的柱子往上爬,爬到和艾辉的脑袋同一个高度。

    “楼兰,昨天真是谢谢你。”艾辉忽然道。

    “艾辉为什么要谢楼兰?这不是应该的吗?”楼兰有些不解地问。

    “我说的是临走没忘要走奖金。”艾辉两眼望天,嘴里念叨着:“好多钱啊!发了发了!”

    昨天和祖琰那一场的奖金确实非常丰厚,高达五十万的奖金,对艾辉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

    “我们赢了啊。”楼兰的语气充满愉悦,自己的第一场实战,能够取得胜利,让他无比开心。而且自己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楼兰满足。

    艾辉忽然关切地问:“对了,你的身体,邵师怎么说?”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