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五行天 > 第六十七章 端木自砍

第六十七章 端木自砍

端木黄昏坐在校舍里,有些不耐烦。

    周围同学的目光不时往他这里飘,美少女三五成群躲在窗户外,那灼热的目光,都没有让他觉得半点惬意和享受。一战成名的端木黄昏,如今已经是岱纲大宗师的关门弟子。

    显赫的家世,名师弟子,令人惊艳的才华和天赋,英俊邪魅的容颜,他是上天的宠儿,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是如此完美,甚至让人难以生起嫉妒之心。

    他一点都不开心!

    那个该死的混蛋,又没来上课!

    端木黄昏心中充满愤怒,没错,就是愤怒。

    今天是他从老师那里回松间院的第一天。大宗师关门弟子的光环,让他就像太阳一样耀眼,院长再次来迎接他,语气中的讨好之意,就像面对上级。夫子们的和善亲切地打着招呼,丝毫没有把他当做学员。男同学们目光中尽是崇拜和敬仰,女同学灼热的目光散发着热切的爱慕。

    但是,这都不是他想看到的,这都不是他在意的。

    他最想看到的,他唯一在意的,不是这些在他眼中无所谓的路人。

    他要在艾辉那个该死的家伙眼中看到无法掩饰的羡慕,看到满满的嫉妒,看到卑微的失落。没错,他就是这么庸俗,他就是想看到那个该死的家伙,在自己夺目的光芒下,匍匐拜倒在地。

    那种感觉,一定美妙至极!

    可是该死的,那家伙又没来上课!

    端木黄昏的脸色铁青,冷冽如冰原的眸子,怒火在肆虐。

    他就像筹划了很久,终于带着千军万马气势汹汹而来,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扑敌营,发誓要把敌人碾压粉碎,却发现敌人军营空无一人。

    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讲台上夫子的话,他一句话都没有听入耳。整整一上午的时间,他都在愤怒,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座火山,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课堂上的每一分钟,都是如此煎熬,都让他的愤怒不断攀升。他觉得自己就像被愚弄的小丑,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好几次他都想起身冲出校舍。

    他硬生生克制住,他坚持到课堂结束。

    当夫子宣布下课的第一时间,他就迫不及待地起身,第一个冲出校舍。

    跨过校舍门,明亮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他不自禁眯起眼睛。

    “同学你好,请问你认识艾辉吗?”

    一个温暖柔软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他的脚步一滞。不是声音多么温暖吸引人,而是那两个字!

    艾辉……那个该死的混蛋!

    他的眼睛适应了眼前阳光的亮度,他看清说话之人,他的眼前一亮,好一个古典美女!

    少女亭亭而立,气质娴静,脸上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让她看上去是如此的温婉大方。端木黄昏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但是让人这么舒服的,却是少之又少。

    艾辉的老相好?

    不对!端木黄昏立即否决,艾辉怎么配得上这样的大美女?艾辉只配得上那个相貌平平的女人。“老相好”三个字在端木黄昏脑海浮现的瞬间,难以言喻的心痛笼罩他。那天晚上的惨痛经历,就像梦魇一样,他刻意让自己淡忘。

    没想到在这里被想起……

    端木黄昏内心在翻腾咆哮,但是脸上却堆起笑容:“你好,我是艾辉的同学。”

    先麻痹敌人,打入敌人内部!

    “太好了!同学你好,我是艾辉的师姐陆明秀。”明秀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师姐?

    端木黄昏一愣,他对这个称呼很敏感,难道艾辉有师父?这么糟糕的家伙,也有人看得上?端木黄昏有点不爽。

    端木黄昏不动声色,脸上依然堆着笑容和恰到好处的惊讶:“啊,艾辉同学有师父吗?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呢,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们,太不够意思了。”

    明秀没有多想,连忙道:“他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吧,几天前的事情。老师是王守川,是你们松间院的夫子。”

    “王守川?我们院的夫子?”端木黄昏又愣了一下,在脑海中拼命搜索:“是教修炼基础的王夫子吗?”

    “是的。”明秀对师伯的课程也很熟悉。

    “是王夫子啊。”端木黄昏语气欢快,心中高兴了不少。哼哼,就说呢,这么糟糕的家伙,稍有点水平的夫子怎么会看得上?教修炼基础的夫子,水平能厉害到什么地步?

    心情高兴的端木黄昏装模作样道:“艾辉同学的运气真不错,王夫子很有水平。”

    听到对方夸奖师伯,明秀顿时对端木黄昏大有好感。她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师傅学习刺绣,和师父的感情就像亲人一样,在她心中师伯也是她的亲人。

    “同学你和艾辉师弟很熟悉吗?”明秀好奇地问。

    “非常!”端木黄昏内心咬牙切齿,表面却笑得很灿烂:“我和艾辉一个任务小组。”

    “啊,那你们一定是好朋友了!”明秀也很高兴,一般来说,能够成为一个任务小组,都是交情非常好的朋友,只有这样才能彼此默契。

    “是啊是啊。”端木黄昏的笑容愈发灿烂,心中恨不得一刀把艾辉砍死。

    哦,不对,一刀?怎么可以那么凶残对待自己的“好朋友”?

    要千刀万剐,才能发泄自己的心头之恨啊!

    “还不知道同学叫什么呢?”明秀道。

    要告诉真名吗?不行!自己太出名!这段时间的风云人物,实在太轰动,一说真名对方肯定会认出自己。艾辉肯定在明秀面前说了自己很多的坏话,一说真名,肯定会被明秀师姐戳穿。

    想个名字?

    端木黄昏脱口而出:“明秀师姐叫我傍晚就好了。”

    话一出口,端木黄昏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端木黄昏都快哭出来了,自己砍自己一刀,这算什么事?

    “原来是傍晚同学啊!”明秀亲切道。

    端木黄昏再次听到这熟悉而令他心痛、如同梦魇般的称呼,眼泪差点留下来。

    “是啊是啊。”端木黄昏木然地回应。

    自己砍自己的这一刀,实在太过于血淋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