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民国元年 > 第六十五章 不期而遇

第六十五章 不期而遇


  “枝子!”东野俊彦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你是大日本帝国的情报人员,是我们关东军之花,但对于中国人来说,你只能是朵罂粟花!你可以利用方云奇对你的感情迷惑他,甚至拉拢他,但你是绝对不能对他动真感情的,你明白吗!”
  枝子眼中闪过失望之光,嗒然若失。
  “如果你为情所困,贻误军国大事,你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对着天皇的方向自裁谢罪!”东野俊彦的话语冷酷无情。
  枝子知道父亲所说半点不假,其实自从东野俊彦送她参加军部谍报人员培训班那天开始,她就清楚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和结局。她把贞操和羞耻之心、良善之心都留在了军部培训班,只带着机械目的和残酷无情参加了关东军情报机关。
  从走出培训班那天起,一直悄悄留于她心房深处的戴云奇就淡得象轻烟,后来几乎就再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枝子感到自己已经是百毒不侵的铁石心肠了,谁知一碰上真正的戴云奇,现在叫方云奇,其实管他叫什么云奇呢,她才明白自己对这个叫云奇的哪有什么铁石心肠,有的只是百结柔肠!
  回来的路上,她本对父亲怀有一丝侥幸,但此时东野俊彦的话语撕碎了她残存的最后一丝幻想。
  “你只是帝国的一个机器,只有目的,没有欲望,更不存在感情!”她想起父亲常对她说的这句话,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望着父亲。
  东野俊彦的脸色这才和缓下来,道:“方云奇和刘武信既是来探听关东军消息,此地未得手,下一目标定会锁定长春关东军司令部,我会提醒司令部严加防范。你立即将知道的情况和那五个人的相貌特征报告关东军特务机关长,重点是方云奇和刘武信的特征,要十分详细,好让特务机关在满州境内开展全面缉捕。”
  枝子接受了命令,离开老虎厅回自己的办公室。东野俊彦拿起桌上的电话,接通了关东军司令部。
  再说方云奇和刘武信出屯往北走了几十里路,来到一个小镇,此时天色已晚,便找了家客栈打尖住下。吃过晚饭,二人正在房里商议第二天的行动路线,听见又有几位客人入店住宿。
  刘武信起身透过门缝一看,不禁吃了一惊,进来的那几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午才刚分别过的赵宣国、赵宣威和赵珍怡。
  方云奇欲开门相见,被刘武信止住。他压低声音道:“看样子他们也是去长春。”
  方云奇道:“二叔好象有事瞒着我。他们是一支皇族,而溥仪现在长春当满州国皇帝,他们会不会是去长春见溥仪呀?”
  刘武信恍然道:“原来如此。那八九不离十,他们极有可能是去长春投奔溥仪。前清有很多遗老奔长春,去追逐他们的复国梦。但他们不知所谓的满州国不过是日本侵华的傀儡而已,复国不成,却成汉奸,将来下场注定会是很可悲的!”
  方云奇急道:“那我得想法劝阻他们呀。”
  “现在别急。”刘武信道,“这离长春还有好几天的路程,我们暗暗跟着他们,路上见机行事。”
  “为什么要悄悄跟着,而不是明着同行?”方云奇有些费解。
  刘武信道:“一来对他们的目的我们只是猜测,并无实证。你二叔上午不让赵珍怡跟我们走,可能就是怕她泄露他们的行踪,既如此诡秘,我们如果撞破,岂不两相不便。二来我们大闹沈阳帅府,日本人会善罢干休吗?说不定日本特务正在四处找我们呢,因此分开走安全。”
  “还是大哥虑事周密,我可没想到这么多。”方云奇面露惭色。
  “这是经验。贤弟,在军统干久了,你自会比哥哥还强的。”顿了一下,刘武信继续道,“只是到时候我们两兄弟别象你跟枝子一样,要兵戎相见。”
  方云奇急道:“那怎么可能,我们是同一个国家呀,日本人才是我们的敌人!”
  刘武信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笑了笑,忽然道:“贤弟,等事情办完后,我想再请你去个地方行吗?”
  “什么地方?”方云奇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刘武信一脸神秘地道。
  “大哥,你觉得枝子真是日本特务吗?”刘武信刚才的话中提到枝子,令方云奇心中产生了某种隐动。
  “肯定是的。”刘武信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虽然她极善使诈,但她身上散发出的特务的气味是掩饰不住的。可我发现她对你的情感却似乎是真心实意的,这一点她毫不掩饰。”
  “这么说来,白天放走枝子是错误的了?”方云奇低头喃喃道。
  “那到也不一定,对错现在不好说。”刘武信道,“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暴露了。日本人一定会加强防范,使我们的侦察行动更加困难。我们的相貌特征也暴露了,我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听了刘武信的话,方云奇有些沮丧:“若真如你所料,我岂不是大错而特错了。”
  刘武信哈哈一笑,拍拍方云奇的肩,道:“贤弟勿须多虑,日本关东军如果真要入关,如此大的军事行动,再怎么严加防范,也会露出蛛丝马迹,只要我们用心观察,定会不虚此行。至于相貌特征,我们可以改嘛。我已想好,明天我们化装成乞丐北上。东北乞丐这么多,日本人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方云奇喜道:“原来大哥早已成竹在胸。”
  第二天,赵宣国、赵宣威和赵珍怡已早早离店。方云奇和刘武信起床用过早点,就到柜上算了店钱,出得店门来。行至僻静处,刘武信拿出在店里后厨包的灶灰,抹于二人的脸上和衣服上,又把裤子撕成一些碎条,再在路边寻两个脏兮兮的木棍各自拄着,便活活脱脱变成了两个乞丐。
  二人往长春方向紧赶慢追,终于远远看见赵宣国他们三人就在前面,于是放缓脚步,遥遥地跟着。
  几天来,一路之上,果见日本军队调动频繁,物资运输繁忙,一派大战在即的样子。越近长春,这种现象越明显。日本人把哈尔滨、吉林的部队和物资都在往辽宁方向运输。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人的确是在加紧做着进兵关内的准备。
  刘武信仔细揣摩着过往日本军队的建制,估算着士兵人数,对过往炮车、坦克、卡车,以及火车,都要进行认真观察。每有收获,就找个僻静处,详细地记在一个小本子上。
  方云奇想仿效,刘武信让他只管哨望把风,说到时候会把收集的情报抄一份给他,因为这是联合行动取得的成果。
  大约还有一天的路程就要到长春了,一路上并未见有日本人拦截过问赵宣国他们。方云奇不禁松了一口气,心想可能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刘大哥是多虑了。
  刚念及此,前面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方云奇以为是赵宣国他们被日军发现了,准备冲上前去。刘武信拉住他,冷静地站在路边向前了望。
  只见前面赵宣国等三人听见枪声,早齐奔到路边伏下,其他行人也都惊慌失措地往路两边拚命奔逃,霎时空出一条大路来。
  此时,可见前边远远地奔过来一队人马,枪声也越来越近。刘武信和方云奇看见,冲在前面的是三个人,都骑着马,一边纵马狂奔,一边回身朝后面开枪。追击的是一队日本骑兵,大约有十二三人,也一边追一边向前射击。
  刘武信和方云奇也赶紧奔到路边伏下,当被追的那三人从他们身边冲过去时,他们看清那三人都身形高大、高鼻凹眼,分明不是中国人。冲过去不远,忽一人被击中,裁下马来,另两人勒马回身意欲救援。那人急了,挥枪冲二人大叫,二人犹豫了一下,便扭转马头往前急奔了。
  眼看着日本人越来越近,那人趴到路中央,嘴里高声吼叫着,向日本人猛烈射击。追兵中有两人中弹,裁下马去。但日本骑兵的射击也更加猛烈了,密集的火力打得整个路面尘土飞扬,压得那人抬不起头来。那人却毫不畏惧,象钉子一样趴在路中央还击,又有一个日本骑兵落马。
  刘武信蓦地拔出手枪,对方云奇道:“等日本兵冲过去后,我们从后面射击,一定要救下那人。”
  方云奇也拔枪在手,问那人是谁。刘武信说是苏联人,可能跟我们是同行。方云奇问他怎么知道,刘武信说他懂俄语。
  日本骑兵刚从眼前冲过,刘武信就跃出路面,一个翻滚翻到对面,几乎与此同时,方云奇与他两只手枪同时喷出火舌,两个日本骑兵应声落马。
  突然背后遭袭,日本兵一下乱了队形,冲击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方云奇和刘武信抓住战机,一枪一个又击落好几个日本兵。
  苏联人见突然天降援兵,精神大振,一阵猛射,又有几个日本骑兵坠马。
  事起仓促,日本兵还来不及调整队形迎战,就被全部消灭,陈尸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