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龙符 > 第六章 虎狼丹

第六章 虎狼丹

    “雪花盖顶!”
  
      古尘沙双掌击下,又把一头猛虎击晕过去。
  
      那猛虎身体巨大,黄色,獠牙深深,满口血腥,刚刚捕食了一头野羊,看见古尘沙出现,也扑过来要吃人,却被他赤手空拳就击败。
  
      击晕猛虎,古尘沙就取五色土,建筑了小小的祭坛。
  
      五色土到处都是,倒是不用费力,现在京城祭天的天坛,也就是五色土建筑。
  
      祭坛建好,古尘沙就取出来祭天符诏,同时把准备好的药材也摆放在祭坛上。那些药材也都不是罕见的东西,眼下大永王朝京城商业发达,只要有钱,都能买到。
  
      他虽然处处被克扣,却也多多少少有几个积蓄,买几味不是很珍贵的药材却也能够买得起。
  
      这些药材只是引子,改变祭祀的力量,凝结出丹药而已。
  
      在祭坛上,还有一头击晕过去的狼。
  
      抽出匕首,把虎狼杀死,让血滴在祭天符诏上面。
  
      这一次,他没有自己滴血。
  
      果然,那虎狼的灵魂被吸收,其中涌出来大力,但遇到了药材和五色土祭坛的小小阵法气场变化,就地旋转。
  
      滋滋滋滋.......
  
      似乎是水被烧开,古尘沙就看见一股青色的元气在祭坛上不停蠕动,最后燃烧起大火来。
  
      大火之中,最终凝结出一枚丹药。
  
      青色如玉。<divid="ad_250_lef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div>
  
      “果然成功了,这是虎狼丹,人吃过之后,力气大增,我虽然用不着,但却可以给忠心耿耿的属下提升实力!”
  
      古尘沙心中欣喜。
  
      上古虎狼丹,终于通过祭祀被凝聚出来。
  
      那简单的几味药材,就如点豆腐的石膏。如果没有几味药材的气息干扰祭祀力量,那这虎狼的巨力就会消散在空中,白白浪费。
  
      他没有自己滴血,祭祀力量也涌不到他体内,当然就还于虚空。
  
      得到虎狼丹,他慢悠悠回宫,刚进院子,小义子鼻青脸肿站在门口,牙齿也掉了,说话漏风。
  
      “我的爷,你终于回来了。”他哭丧着脸。
  
      “这是怎么回事?”古尘沙心中大怒,却也深沉,不动声色,他知道自己身边的小太监宫女经常被打,就算是自己也有时被皇子殴打,这已是平常事。
  
      所以跟着他的宫女和太监都因被打,想办法走门路调离,宁愿去倒马桶,也不愿跟着他,于是他身边的宫女太监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小义子忠心耿耿。
  
      他也曾经怀疑小义子是别人派来的卧底,但经过多年观察,留心细节,发现此人是真心。
  
      “爷!你还不知道?”小顺子瞪大眼睛:“我听见内宫传来消息,说爷就要成年,皇上把楼拜月赐婚给爷,现在爷已经被所有皇子嫉妒,几乎全部都想弄死爷,我今天是去尚膳监为爷讨点菜吃吃,刚好遇到七爷手下的太监小多子,当下就甩了我一耳光,还揍我一顿。”
  
      “什么?把楼拜月赐婚给我?”古尘沙大惊:“不可能吧,是不是谣言?”
  
      楼拜月天之骄女,有些大臣甚至认为她是以后皇后的最佳人选,她本身也心高气傲,视力天下男儿为无物。
  
      当然这还是其次,主要是此女对自己非常仇视,还是因为自己献朝血脉的缘故。
  
      “内廷传来的消息,说元国公问婚事,而皇上让楼拜月和爷先亲近。爷,如果是别的皇子,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对于爷来说那是天大祸害,爷要拼死辞掉,才能保一世平安啊。”小义子声音颤抖着。
  
      “此事我知道了,只不过是亲近而已,并没有真正下旨赐婚,用不着大惊小怪,我们静观其变就好。”古尘沙定了神:“如果这是父皇的意思,那恐怕辞不掉,再说我装疯卖傻这么久,听到这件事情应该表现得欢喜,而不是立刻去辞掉,如果这样做了,任凭谁都知道我是在韬光养晦,对我戒心更深。眼下只有继续装傻。”
  
      “我是怕......”小义子还是战战兢兢。
  
      “怕什么,你跟我进来。”古尘沙先回到房间,拿出虎狼丹:“小义子,你把这药服下去。”
  
      “是!”小义子毫不犹豫,也不怕是毒药,接过吞下。
  
      片刻之后,小义子的身上浮现出青气,缠绕全身,在他的七窍之中进进出出。
  
      巨力把他身躯重新塑造,顿时他气息陡变,精悍逼人,阴柔之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战场上横行无忌的“虎狼之师”。
  
      气息平静下来,小义子看着双手,双目痴呆,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这是什么?我感觉换了个人。”
  
      “不要管,你只需要知道你现在力量极大,练武起来事半功倍。”古尘沙四周看了看:“还有今天的事情守口如瓶。”
  
      “是!”
  
      “还有,你去弄一些青蚨来,记住,要活的。”
  
      “是!”
  
      青蚨是一种虫儿,民间传说用它的血涂抹在钱上,那钱花过之后,就会自动飞回来,所以钱的别名又是“青蚨”。
  
      这却是传说,因为有人试过,没任何作用。
  
      现在大永王朝已经开始发行纸币,但持有金银的话,还是可以去国家钱庄用金银兑换纸币,然后流通。
  
      上古史书记载,用青蚨祭祀能够获得金银,古尘沙就要试试,他的月例钱被克扣得厉害,捉襟见肘,如果能够真的祭祀出来金银,那再也不缺钱花。
  
      以后开府建牙花钱的地方还多。
  
      小义子颇为能干,第二天就用布袋提着青蚨虫在客栈里等候着。
  
      青蚨这东西似蝉似蝶,到处都是。
  
      “你去吧,在外面盯着,免得有人注意我。”接过青蚨虫,古尘沙吩咐。
  
      “是。”小义子出门,四周查看。
  
      古尘沙则是拿过大铜盆,铜盆之中放了一枚蚕豆大小金粒子,他积蓄这么多年,打底的金子还是有。
  
      取出青蚨虫,用针取血,涂抹在祭天符诏之上。
  
      砰!
  
      铜盆中出现金灿灿的气流,稍微流转,却飞不出去,而就在盆内沉淀,最后变成同样一枚金粒子。
  
      “居然是真的?”古尘沙大喜过望。
  
      他正要一一杀死袋子里面的青蚨祭祀成金粒子,但看见里面的虫子哀鸣,挤成一团,呀呀叫着,不由动了恻隐之心:“猛兽性格凶恶,杀虎,狼,熊,蟒以祭苍天倒无所谓,青蚨之虫无毒,也不伤人,为了金子却杀生弱小,倒显得无德,却有什么资格获得祭天符诏?钱可以想别的办法赚,为赚钱杀生,似不仁。”
  
      他摇摇头,把这些青蚨都放了。
  
      做完这件事情,突然他觉得心胸开阔了很多。
  
      “爷,时辰到了,我们早点回宫,不然等下宫门下匙进不去又要睡客栈,钱可花费不少呢。”小义子在外面轻声说话。
  
      “也好。”古尘沙点点头,自从小义子服用虎狼丹后,实力提升数倍,办事起来干净利落,如果能多有这样几个属下,那该多省心。
  
      两人离开客栈,从皇宫北门入内。
  
      北门是偏门,专门负责把蔬菜,鸡鸭鱼肉活猪活羊运送进宫,还负责把皇宫里的垃圾运送出来,最为污秽不过,一般稍微有头有脸的太监宫女都不从北门进宫,但古尘沙的院子就在皇宫北面,不得不从这里出入。
  
      这也是宫中权势人物侮辱他的意思。
  
      走过北门,进去四通八达,如八卦之阵,有通向御膳房,采买局,库房,内务府,制造司等等,哪怕是在皇宫呆了十年的老人,也会迷路。
  
      古尘沙压根儿也不知皇宫有多大,后宫他是不能去的,更有很多禁地都守卫森严。
  
      当他和小义走入更北面狭窄小巷子之时,迎面过来大轿子,八个太监抬着,旁边还有四个太监捧着瓜果茶水伺候着,其余两婢女提着金银铸造的香炉,清香飘出,使人心旷神怡。
  
      那大轿也是用香木制作,镶嵌美玉,珠宝,闪烁光耀。
  
      排场十足,富贵逼人。
  
      “这是十八皇子的轿,爷我们让让吧。”小义子道。
  
      古尘沙是十九皇子,还未成年,居住在宫中。十八皇子也一样,两人年龄都差不了几天。
  
      同样是皇子,待遇却有云泥之别。
  
      看十八皇子出门八抬大轿,雍容华贵,身边奴仆如云,而古尘沙就带个小太监,走路步行。
  
      十八皇子就要成年,却已经在京城买了一片庄园做为府邸,修建得富丽堂皇,如天上宫阙,从内廷传来的消息,他只要一成年就可以封为国公。
  
      十八皇子的母亲,是四大“皇贵妃”之一,仅次于皇后。
  
      此皇贵妃家族是千年大世家,水家。
  
      传闻是上古黑帝后裔。
  
      存在千年,改朝换代而不倒。
  
      天符大帝开凿运河,贯通东西南北,也依赖了水家之力。
  
      十八皇子有此坚实后盾,武功绝高,财可通神,是最皇位竞争人最有力的人选。
  
      他叫做古鸿沙。
  
      古尘沙不想和他多纠缠,走到旁边避开,这是主动示弱的表现。
  
      事情没想象的那么简单,大轿在他面前停下。
  
      帘子被太监拉上,从中走出个少年。
  
      这少年银白色锦衣,上面刺绣云纹,古朴而高雅,面容白皙,身材却挺拔如枪,脸上没有喜怒,眸子深沉,是个厉害角色。
  
      “十九弟,恭喜你啊。”[^妙~笔~阁*]
  
      古鸿沙淡淡道。
  
      “十八哥,我哪里来的喜?”古尘沙脸上有傻笑:“我不明白你的话。”
  
      “从内廷那边传来消息,父皇召见楼冲霄,有意要把楼拜月许配给你。楼拜月,那是天之骄女,很多兄弟都想娶她,难道这不是喜?”古鸿沙不咸不淡的语气让人琢磨不到他的内心真实想法。
  
      古尘沙打定主意不变应万变,呵呵傻笑:“我哪来那么大福气。”
  
      “好了。”古鸿沙摆摆手:“老十九,你也别在这里给我装疯卖傻,我知道你韬光养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过这也无可厚非,你有你的难处。”
  
      “呵呵。”古尘沙还是痴呆的笑容,别人怎么揣测他是一回事,他还是要装到底。
  
      “老十九,我管你真傻也好,装傻也好,我给你条活路。”古鸿沙居高临下的看着。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