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龙符 > 第三十四章 三皇子

第三十四章 三皇子



    火鲨大舰继续前进,两日之后,行驶四千多里,终于穿越过石州,来到献州。

    献州之地曾经是一国,地域宽广,乃石州数十倍,土地平坦肥沃,气候适中,河流如网状交织,物产丰富,人民悍勇好斗。

    按照道理,献州可再次分为许多州,但因最初平定,杀人过多,强行分州,恐又激起变数,于是就遗留下来。

    运河到了献州水流平缓起来,更加开阔,如湖泊汪洋,颇有一望无涯的味道,江面上更是百舸争流,来来往往的船只密密麻麻,导致火鲨大舰行动也缓慢起来。

    那些船只有官船,商船,军船,民船...........把物资从四面八方运送过来。

    大战将起,颇有商机,很多商行也都想来这里发财。

    在运河上,还有许多军船维护秩序,那些军船都是铁甲飞轮,上面架设有铁炮,漆黑炮管威胁着所有的不法之徒。

    不过所有军船看见火鲨大舰都纷纷让路,同时在前面开道。

    火鲨大舰上悬挂着龙旗,龙旗上有钦命二字,代表着钦差出巡,任何人都要退避。

    突然,前面一艘大舰迎面而来,上面挂出王旗。

    那大舰听着,旁边小船激射而来,到达火鲨大舰旁边,小船上的人喊话:“奉梵亲王令,前来迎接钦差大人,梵亲王已备好宴席,请钦差大人赴宴,一同商量差事。”

    楼拜月在船上端坐,听得清爽:“让梵亲王的船引导,我们去会会当地那些官员。毕竟办差要靠他们。”

    “不知老三会给我个什么下马威?”古尘沙脸上没有笑容,在盘算如何和古梵沙周旋:“老三具体修为我不知道,究竟到了何等境界?你肯定有情报。”

    这个三皇子绝不好惹,自己为了整治府邸,得罪他的人,必会给自己难堪。

    “老三的修为大约是道境四变,吞金化石,内脏修炼得如熔炉。当然,这是他表面的情报,此人深沉,肯定有隐瞒实力,按照我的估算,他可能到了五变,百窍聚灵。在冲击六变先天罡气,此才是本质变化。”楼拜月语气慢条斯理:“不过给我三五年时间,我便可超越他。”

    道境前面五变,都是在修炼身体,只有到了第六变,炼气成罡,体内储存先天罡气,那就截然不同,举手投足,可在百步之外撕裂敌人。

    此等境界,古尘沙却就万万不是对手。

    他也知晓,自己实力和这个老三差别太大,得要凭脑子周旋才好。

    火鲨大舰跟随梵亲王的船靠岸,岸边码头上已经清理一空,地面上铺垫着猩红色地毯,两旁站满大大小小的官员。

    钦差驾临,献州官员焉敢怠慢?

    “恭迎钦差大人!”

    看见古尘沙和楼拜月从船上下来,诸多官员跪了一地。

    “起来吧。”楼拜月说声之后,就不再理会这些官员,看着远远走过来的一群人。

    为首的一人,身穿战甲,披着黄色大披风,头戴紫金冠,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但气度沉稳,隐约有光圈环绕,百邪不侵,正是三皇子古梵沙。

    “哈哈哈,老十九,拜月,想不到父皇居然派你们前来,我接到上书房旨意后就一直留心着,听说你们还半路上遇到了黑煞蝙蝠那余孽袭击?怎么,没事吧。”古梵沙走到眼前,声音颇为关切,如果是不懂行的人还以为兄弟和睦。

    但古尘沙却知道这老三笑里藏刀,最是阴险不过,和老十古震沙的性格迥然不同,更加可怕。

    “多谢三哥关心,我没事。”古尘沙应付着,暗暗观察异动。

    “事情紧急,我也就不多说,既然父皇派你们来巡查地方,安抚百姓,那么眼下就有大事。我已设宴,咱们边吃边聊。”古梵沙脸色突的变得杀意沸腾,真是说变脸就变脸。

    “我也是如此想法。”楼拜月丝毫不在意,大踏步向前。

    古尘沙保持沉默,跟随在旁,他虽也是钦差大臣,但根基浅薄,当下就是站稳脚跟,见招拆招,不能主动惹事,凡事都让楼拜月顶在前面。

    岸边不远处就是座宫殿,高大宽敞,周围甲士密布,礼乐响起,场面倒也盛大。

    “我若不是没有钦差大臣的身份,恐怕就是冷冷清清,老三理都不会理我。眼前这样隆重的场面,老三倒必须要做,否则被御史言官,民间报纸抨击说藐视钦差,对皇权不敬,却就对名声大有损伤。”古尘沙入座,却是正席,高高在上,看着大殿下方众多官员面孔,却有些微晕,这是他第一次高坐庙堂之上,准备商谈国家大事。

    放眼望去,每个人都心怀鬼胎,各有打算,自己居是孤家寡人,无人可信。

    “难道,这就是皇帝的感觉?”古尘沙只是稍微感慨就清醒过来,若无其事,看楼拜月轻车熟路,似经常发号司令,便知她经常出门办差,早就游刃有余。

    献州有二十四行省,每个省巡抚都聚集在这里,除此之外,还有每个省管军队的将军也都齐聚。

    现在各地都有运河沟通,船只昼夜之间可以行驶两三千里,官员们在一州之地内开会倒很方便。

    “诸位,我奉圣命而来,安抚地方,巡查献州,保证来年大军征战有稳固后方,朝廷开春就以举国之力灭杀蛮族,这是国策。”楼拜月开始就不加言辞,十分凌厉,顿时场面气氛肃穆,那些官员都看着三皇子古梵沙,企图让他来化解局面。

    “拜月,办差似也不必如此之急,老十九也是父皇钦点,来安抚献州的重要人物,听说他苏醒了巨灵神血脉,那献州信仰巨灵神的百姓还不对他奉若神明?”三皇子轻笑起来,打断楼拜月的话:“老十九,你有什么看法?”

    “我才疏学浅,从未办差,这次父皇让我前来不过是让我学习而已,哪里有什么见解。”古尘沙连忙摆手:“一切都听符月郡主的调遣,她才是主帅。”

    他这么说,是丝毫不顾皇子脸面,传出去肯定会落个无能之考语。这是诸多皇子都不愿做的,但他哪会顾忌这些,先把事情都让楼拜月去抗,自己才好站稳脚跟。

    三皇子古梵沙眉头微皱,他本意是利用古尘沙第一次出来办差,急于立功的心思,在楼拜月之间造成裂痕,这样两个钦差大臣意见不一,就很难对他在献州的经营造成破绽,却未料到古尘沙开口自贬,表示出唯楼拜月马首是瞻的模样,就是要在诸多官员面前显现自己无能,这招以退为进,毫无破绽。

    “也好,我们边吃边聊。”三皇子古梵沙拍拍手,身材婀娜,容貌美妙的侍女就端上来盘水果,并没有肉食。

    可这水果不凡,端进来就清香扑鼻,闻闻就会让人神清气爽。

    下面官员中的盘子里是三枚枣子,拇指大小,火红跳跃,似在燃烧。

    而楼拜月,古尘沙,古梵沙的盘子中除了三枚枣子之外,还有枚青桃。这青桃似玉,又似透明,里面可看到氤氲流转,紫气盘旋,几乎不用看就知绝非凡品。

    “这是火枣和紫青仙桃。”三皇子古梵沙介绍着:“乃我攻破了蛮族一个部落,捣毁他们神庙,在神庙中有这些树,蛮族神庙那些长老精心培育,一是供奉神灵,二是培养高手。火枣内含火属性灵气,常人服用都可以凝练筋骨,内脏,一枚可抵十年苦修,至于紫青仙桃那就更了不得,其中紫青二气有不可思议妙用,道境强者都趋之若鹜。”

    古尘沙也不客气,拿起桃子就啃:“多谢三哥,那我就先享口福了。”

    紫青仙桃他读过书里有记载,乃蛮荒特产,非常罕见,常常被蛮人奉为神树,那树天然就是紫青二色,居然可和道境高手一样,自动吸收天地灵气,人在树下修行,可获得树木灵气滋润,速度往往是常人的数倍。

    蛮族许多高手都是在紫青神树下悟道。

    那紫青仙桃则是神树上结的果实,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结果,三十年才成熟。也就是说,一枚桃子需要百年时间。

    蛮族都会在有紫青神树的地方修建神庙,用神庙把神树圈养起来,不准外人接近。

    仙桃下肚,气流盘旋,似龙蛇般穿梭在经脉中,古尘沙用意念内视,发现青气紫气阴阳协调,淬炼血肉。

    “这等好东西,老三不是这种场合,也不会轻易拿出来,却便宜我了。”吃完仙桃,他再吃枚火枣,却也是入口就化,暖洋洋的气息不停在七窍中进进出出。

    那些官员也都不肯放过机会,把火枣吃了,有的吃掉一枚把剩下的两枚藏在兜里准备带回家。

    火枣也不是凡品,除了三皇子古梵沙财大气粗拿得出来,其它官员想吃也颇为困难,这东西可是有钱也买不到,大家族获得之后都不会卖,而是拿来自己服用,或是培养弟子。

    “好了!现在大家吃饱喝足,也该办正事。”楼拜月看见差不多了,发出命令。

    顿时殿堂中鸦雀无声,官员们都心中骤然紧张。

    “霸南省巡抚,你给我出来。”楼拜月指着下面个官员:“上月三日,黑煞教在霸南省之桃县,安县,茶县三处地方蛊惑刁民作乱,蛮族细作煽风点火,使得三县糜烂,已成邪教祭坛,成千上万百姓在这一月之间被杀,被献祭,你身为巡抚,为什么不派大军剿灭。”

    “下官早有准备,已派大军围住三县路口,防止邪教扩散。”这霸南巡抚似不紧张,站着回答:“但邪教之中高手众多,下官一时之间无法剿灭。”

    “为什么邪教作乱之时不上报,是不是怕朝廷知道把你革职?”楼拜月声音越来越严厉。

    “下官绝无此意。”霸南巡抚语气也不服软:“下官是顾全大局,怕邪教作乱消息传递出去,京城恐慌,那对朝廷威望不利。这是维护稳定。”

    “一派胡言!”楼拜月大怒:“霸南巡抚,你玩忽职守,致使三县数十万百姓被邪教荼毒,你可知每拖延一天,那些百姓就会被邪教当做鸡鸭一样宰杀!这种惨绝人寰之事,你居然轻描淡写,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且慢!”三皇子古梵沙阴沉沉的喝止。

    顿时,大殿之中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