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龙符 > 第五十六章 欲擒故纵

第五十六章 欲擒故纵



    “好了,废话不多说。”古尘沙看着尘剑风:“本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居然要抓住我,抽取我身上的血脉,这就过了些,但你也好歹是我母亲族人,我不想为难你,更不想杀你或者伤你,这样,你告诉我怎么获得破法仙剑,我就放过你,让你随便离去如何?”

    “做梦!”尘剑风冷笑连连:“就算你现在囚禁我,尘家高手如云,自会来营救不说,你还凭空竖立了强大敌人,你现在其实是四面树敌,那古梵沙,楼拜月,古震沙,甚至朝廷中哪个不是你敌人?”

    “那无所谓,你不告诉我,我也能找出降服此剑之法。”古尘沙稍微观察那“日月祭坛”中的破法仙剑,发现此剑很老实,乖乖躺在上面,偶尔动弹下,好像很舒服惬意的样子。

    他脑袋中立刻回忆搜索所读书籍,有没有记载古天子祭祀收取法宝的。

    按照道理,祭天无所不能,这等小事只要掌握祭祀之法,很容易就办到。

    但他回忆半天,还真没有发现,看来回去还是要多读书。

    “此剑乃闻洪太师祭炼过,以元神注入其中,只要他念头一动,此剑就可直接飞回。”尘剑风不屑:“除非你的力量超过太师,否则就没可能收走。”

    “我记得断法仙剑在老七手中。”古尘沙想打探出来更多秘密。

    “他是法家之人,而这六口剑是上古奇人和法家争斗,费尽心血炼制出来的,所以才叫无法,末法,灭法,断法,绝法,破法。得到此剑,他返回法家,用秘密手段镇压住此剑进行研究,倒也功力大进,但太师迟早会找法家取回,六剑归一。”尘剑风说出来秘密,眼珠微微转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你也别想跑。”古尘沙十指交叉,“既然如此,我就把你交给朝廷,你毕竟是叛逆,我抓住你的功劳比杀死老魔头都要大。”

    听见这个,尘剑风终于显现出恐惧神色。

    古尘沙话锋又一转,“但我受皇上旨意,招揽献朝残留,只要献朝皇室能将功补过,就可投入我麾下。这样,你辅助我对抗蛮族,只要能够杀死三千蛮兵,我就释放你如何?”

    “哼!”尘剑风冷哼,坐在地上,闭上眼睛不理,他也不逃走,也不答应。

    “反正此镇应该很快就有蛮兵来袭,你不杀蛮,他们就会杀你献祭。”古尘沙也不管他,站立起身,自顾自走到外面。

    “跑还是不跑?”尘剑风也首尾两端:“若是跑不掉,恐怕会激怒此人,到时候把我献给朝廷,那就真万劫不复。关键是此人居然可以收取破法仙剑,底牌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我还是就潜伏在这里,摸清楚他底牌之后,再做打算?”

    院子外面,石中铁还在苦练刀法,他被深深刺激,是以奋发图强,力求精进。

    刀光裹住身体,上下飞舞,或进或退,忽左忽右,似在画出水墨山水图案,隐约就可看到刀光中,巍峨巨石大山层层叠叠压迫。

    突然之间,他长啸,刀光刺向天空,就似山峰拔地而起,沟通天地,成为天柱。

    “还是不能突破。”良久之后,他收刀,静静站立,叹息着。

    “道境此关极其难过,我也卡在这里迟迟不得进步。”古尘沙倒是从石中铁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对方常年征战,经验丰富,苦修多年,坚持不懈,有许多自己没有的优点。

    “我十年前就踏入武宗境界,苦苦鏖战,真是踏破不了仙凡此关。”石中铁行礼,收刀,脸上有惆怅之色:“侯爷告诉我,此关需要积蓄,积蓄越久,突破起来以后的路就走得越远。千不可冒进,但十年时间却着实难熬。”

    “我才进入武宗不到一年。”古尘沙暗想:“如果我十年也突破不了,不知道是否心灰意冷?也许可以和这石中铁结个善缘...........”

    当下,他掏出个小瓶子,“接着。”

    “这是?”石中铁接过去,打开瓶子,发现其中乃是几滴露珠,但芬芳扑鼻,稍微闻味道,就经脉舒畅,浑身气血有清凉和暖意相互循环按摩,几乎要迷醉于其中:“这是天露!”

    “你也知道天露?”古尘沙倒有些惊讶。

    “皇上赐过侯爷,我曾经观赏过,闻过味道,想不到十九爷居然也有,如此赏赐,末将怎么承受得起?”石中铁单膝跪下,不敢接受。

    “侯爷送了我三百套角蛟铠,价值可谓不可估量,我也没有什么回礼,再说眼下你眼下修为到最要紧关头,如能更进一步,对于杀蛮大有利益,还有你熟悉征战操练之法,我属下这些士兵,都要你加以训练,让他们成为精锐。”古尘沙皱眉:“这些日子,我有些心神不宁,总觉蛮族还有什么阴谋。看样子还要再探查那边神庙一番,但昨日我抓捕了尘剑风,却也不想杀他,他也不肯降服,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尘剑风在献朝皇室中地位还算可以,属于骨干。”石中铁半推半就收起天露,明显好感加深许多:“如果交给末将,末将有很多逼供的方法让他说出来实话。”

    “严刑逼供也未必是上上之选。”古尘沙摇头:“说实在的,献朝皇室和我也有血脉之联,毕竟是我母亲族人,父皇的意思也是让我能招揽他们,凭借他们在献朝民间威望,化解当年灭国血仇。”

    “那眼下只能放了尘剑风,再悄悄跟踪他,他出去之后,必定和献朝另外皇室成员联络,就可以获得许多情报。”石中铁皱眉:“但他本身是道境高手,想要跟踪他非常之难,而且就算跟踪,遇到另外献朝残留高手,那反而自己有危险。”

    “你这主意好。”古尘沙点头赞许:“既然如此,我就亲自跟踪。”

    “十九爷万万不可。”石中铁连忙阻止:“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您是堂堂皇子,若是有什么闪失,末将担当不起。”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古尘沙拍拍他肩膀:“我就怕我走之后,蛮族前来进攻。”

    “这点十九爷放心,我们都有丰富作战经验。”石中铁看古尘沙下定决心,知道劝也无用,便想着做好自己的事。

    这些天,他也暗中惊讶,古尘沙练兵居然给属下服用强血丸,巨石侯麾下最精锐才有这个待遇,传闻这皇子一穷二白,现在却出手如此大方,哪来的财富?

    古尘沙转身回到大厅内,尘剑风果然没走,调息吐纳,灵气朝着他身上聚集,吸入体内。只可惜他领悟不深刻,灵气断断续续,时有时没有,这种情况下去,有可能会退转回武道宗师之境。

    修行是可以退步的。

    比如服气辟谷,就是心灵感应灵气,再以呼吸吐纳方式纳入体内,融入经脉血液。但如果遭遇到重大打击,或对自己武道产生怀疑,心灵就会蒙尘,无法感应灵气,从而倒退回武宗。

    如果是自己修炼成的,经过种种磨难,那就不容易退转,但如借助丹药,或者献祭,那退转几率很大。

    尘剑风遭遇到巨大打击,破法仙剑丢失,人又被俘虏,心神慌张,修炼起来吸收灵气微弱,恐怕就有退转风险。

    “你走吧,我决定放过你。”古尘沙指向外面。

    “真的?”尘剑风猛的睁开双眼:“你是不想欲擒故纵?想跟着我套出秘密来?”

    “那你走不走。”古尘沙懒得解释。

    尘剑风立刻跃起,几步出院子,跳上墙头,消失不见。

    古尘沙也身躯晃动,朝着另外方向掠去,他倒不怕跟丢尘剑风,因为已经抓住对方气味,运起日月变,把精神集中在鼻子上,那嗅觉比猎犬还要灵敏。

    日月变中有许多穴道,经络秘孔,还有身躯中的灵窍,神经的修行之法,比如鼻子上有几处秘孔,如果把气血和精神集中起来刺激,就能发挥出超乎常人的嗅觉潜能。

    远处山林中,尘剑风喘息粗气,盯着刚刚逃出来的镇子,脸上出现狰狞之色:“古尘沙,你居然把我破法仙剑都夺走,我和你没完。不过他底牌至今也未摸清楚,倒是件麻烦事,他这么轻易放过我,肯定想跟踪,既然如此,我就将计就计,把他引入绝地。”

    休息会儿,他再次在山林中飞掠,同时敏锐主意四周,但奔跑两个时辰之后,越来越远,却发现没有一点被人跟踪的痕迹。

    “难道他真的不跟踪我?不,不能这么想,此人绝没有这么好心。但我起码奔走了数百里,相对于安全,是时候联系。”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枚玉符,突然捏碎,火光闪烁。

    捏碎玉符之后,他就势坐在地上休息等待。

    直到天亮,在极高的天上,突然出现个黑点,箭矢般飞下来,到了山顶才发现是只巨大鹏鸟,羽毛乌金,体型巨大,展开双翼足足有三四丈,爪子张开,别说牛,就算是大象都抓得起来。

    “金翅大鹏。”

    远处古尘沙暗中潜伏,看见此鸟倒是皱眉。

    他双目锐利,看见在鸟的背上有个女子。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