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二十一章 绝世美人的仇恨 下...

第二十一章 绝世美人的仇恨 下...

<>
  
      半个时辰后,正当朱慈烺打算休息的时候,却听到赵德全的敲门声。
  
      “太子殿下,您休息了吗?”
  
      “什么事?进来说吧。”朱慈烺刚躺下又顺道坐了起来。
  
      赵德全轻手推门进来,来到朱慈烺跟前,笑眯眯的,像是有什么可喜的事一般,卖了个关子道:“殿下,刘总兵大人方才给您送了一份大礼来了。”
  
      “什么大礼?”朱慈烺皱眉,赵德全的死太监,竟然敢在他面前卖起关子来了,胆肥了还是怎么着。
  
      “殿下您看!山东总兵刘大人给您送了一位绝世美人服侍您来了。”赵德全说着,闪开了去,在他身后,一道绝美动人的粉红色身影显露了出来。
  
      “小女子拜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绝美红粉色身影跪了下来参拜道。
  
      “是你?”朱慈烺惊讶。
  
      这个身穿红粉色衣裙的绝美身影却是酒宴之上出来献舞的那位绝色美人,朱慈烺还不知道她叫做什么名字,但她肯定是刘泽清的人无疑了。
  
      “你叫什么名字?”朱慈烺面色淡然道。
  
      其实朱慈烺惊讶归惊讶,不过这到也在他的预料当中。从酒宴之上刘泽清叫了这个绝色美人出来献舞,朱慈烺就预料到刘泽清可能会有这样一个打算,看来刘泽清真是打算给他施展美人计来着,就是不知道刘泽清想通过这个美人得到些什么,还是单纯的只是想巴结于他这个太子。
  
      “回太子殿下,小女子姓伊,名蝶依。”美人绝世,音如黄莺般动听,让人闻之就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伊蝶依?”朱慈烺挥退赵德全,并仔细打量起眼前的绝色美人。赵德全接到示意,露出暧昧一笑,立刻退了出去,并关上屋门。
  
      随着屋门关闭,伊蝶依有些紧张,此时一男一女独处一屋,却是让她忍不住生出了羞意,绝美的脸蛋泛起微红,更加增添几分诱人。
  
      朱慈烺岔开视线,这个伊蝶依近看之下,似乎比之前见到时还更美上几分,身姿完美,肌肤胜雪,眉目如画,跟仙女似的,容貌世间少有,朱慈烺老处男一个,哪里经得住这般诱惑。
  
      朱慈烺不禁有些嫉妒刘泽清这个老家伙,能找到这样绝世的美人,不过现在似乎被他送给了自己,是自己的了。
  
      但这刘泽清送给他这样一个绝世美人,莫不是想讨好于他,好为以后的路途铺路?那自己是不是应该承他这个情呢,朱慈烺再次盯上伊蝶依的绝美脸颊,眼睛里渐渐冒出了火热,一时之间食指大动,有立刻扑上去化身为狼的冲动。
  
      “殿下,小女子有重要的事情要禀报,关于刘泽清这老贼的!”突然,还没等朱慈烺有所动作,伊蝶依却露出一脸决然之色,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并说出了让朱慈烺有些措手不及的话。
  
      朱慈烺大惊,这伊蝶依不是刘泽清送过来的吗,应该是刘泽清的人吧,该帮着刘泽清才是,怎么一开口就叫刘泽清‘老贼’,听其语气,似乎跟刘泽清还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赵德全!”
  
      朱慈烺心中所有火热全部消失,冲着门外大喊了一声。
  
      伊蝶依吓得脸色都白,渐渐露出绝望,以为朱慈烺根本不相信她的话,要叫人进来将她赶走,可是她还能回刘泽清那里吗,回去了又有什么用,太子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若是太子听都没听她说就将她赶走,那她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太子殿下,我----”伊蝶依刚一开口,便立即被朱慈烺打断。朱慈烺的手伸了过去,差一丁点就直接捂住了伊蝶依的红唇。
  
      “奴婢在!”听到朱慈烺的大喊,赵德全快速冲了进来,跪在地上,额头处冷汗都冒了出来,以为伊蝶依冲撞了朱慈烺,朱慈烺找他算账呢。赵德全有些后悔,冒冒失失的就将伊蝶依带了进来。
  
      “你带着几个侍卫不需任何人靠近本太子这间屋子三丈,违者格杀勿论!”朱慈烺冷然道。
  
      “奴婢遵命!”赵德全松了一口气,还好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心里想着,莫不是太子殿下脸皮薄,怕别人听见他与美人欢爱的声音?
  
      待赵德全重新关上屋门,朱慈烺才充满严肃的看向伊蝶依。
  
      “你刚才说什么有关刘泽清的事情要禀报?”朱慈烺神色严肃,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
  
      伊蝶依心里一松,看来太子殿下并不是要发怒赶她出去,随即快速说道:“太子殿下,据小女子知晓,早在十日前刘泽清老贼便已经伙同另外几名总兵拥立了福王,日前福王如今已经入住皇宫,只等八天后的吉时便会登基继位,而刘泽清派小女子过来,其实是想对太子殿下施展美人计,其目的是为了拖住太子殿下五至六日,好让太子殿下赶不上时间,这样福王便能成功登基。同时,刘泽清老贼暗地里还养有上万贼匪,为了以绝后患,刘泽清还准备好了让那些贼匪在半路劫杀太子殿下。”
  
      后面那句话其实是伊蝶依自己加上去的,她根本不知道刘泽清是不是真会在半路劫杀太子,但为了让太子能下定决心诛杀刘泽清,她只能选择把事情尽量往重的方向说。
  
      朱慈烺眼神锐利,脸色阴沉不定:“竟有此事!你说的可是真的?本太子凭什么相信你,你又跟刘泽清是什么关系,为何如此想至他于死地。”
  
      其实朱慈烺瞬间便对伊蝶依的话语相信了八成,毕竟历史上福王的确是刘泽清伙同另外三名总兵拥立上位的,事后刘泽清也因此有了拥立之功封了侯爵,从此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且刘泽清历史上本就是南明第一个大汉奸,最早投降满清,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忠诚可言,以刘泽清的品性,还真是会这样做。
  
      刘泽清手握山东五万大军,若是暗地里在还养有一两万贼匪,便是一股庞大的实力,一旦刘泽清真铁了心的要拥立福王,那他这个太子便是绊脚石,可就危险了,朱慈烺心里不由得对刘泽清产生了浓浓的杀机,此人留不得!
  
      “殿下,小女子绝不会欺骗殿下,刘泽清此人心狠手辣,月前京城被围之时,陛下就曾下旨让他带兵北上勤王,但他却抗旨装伤不去,导致京城被贼兵攻破,陛下蒙难,他定是怕殿下登基之后治他的罪,所以才想谋害殿下。至于小女子与老贼的仇恨,那是因为小女子全家便是葬送于老贼之手,小女子与老贼有深仇大恨,老贼还以为自己做得隐秘,但苍天有眼----------”伊蝶依抹着眼泪,缓缓道出了她们伊家被灭门的经过,以及她隐忍在刘泽清府上所看见知晓的任何事情。
  
      伊蝶依哭得梨花带雨,煞是惹人怜惜,朱慈烺明白缘由,再加上早已经相信了她的话,便不忍看她哭得这般伤心,随即出言安慰道:“姑娘节哀,本太子已经相信姑娘所言,只待明日便布局诛杀刘泽清老贼,为姑娘家人报仇。”
  
      “真的!”伊蝶依无比激动,跪拜在地上磕了个头:“小女子多谢太子殿下,若真能诛杀老贼,小女子愿意生生世世做牛做马报答太子殿下。”
  
      朱慈烺笑了笑,将伊蝶依从地上扶了起来。其实他还是很欣赏伊蝶依的,毕竟一个弱女子面对杀父杀母之仇,为了报仇,竟能认贼作父,在刘泽清的眼皮底子下生活了半年都没有暴露,反而还取得了刘泽清的信任,实在难得。那刘泽清也是作恶多端,终有报应,自己以为能用美人计迷惑他,却没想到反被美人迷惑,引起了他的杀机。
  
      “蝶依姑娘,诛杀刘泽清之事影响颇大,记不得,最起码要等到明天,为了不打草惊蛇,今晚只能委屈姑娘与本太子留在这间屋里,姑娘不会介意吧。”朱慈烺说道。
  
      “若太子殿下真能诛杀了刘泽清那老贼,依依这条命都是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想要依依如何,依依都不反对。”伊蝶依双颊有些潮红,她能感觉到自己说出来的话里存在的暧昧。
  
      朱慈烺自然听出了其中的暧昧,一时之间心头再次充斥火热,盯着一身红粉衣裙的绝美蝶依,忍不住舔了舔唇角。说实话,朱慈烺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么美丽的绝世佳人他也有占有欲的,要是放开,那简直虚伪到了极至,别说不是男人,连禽兽都不如。
  
      “既然如此,那依依你过来,陪本太子睡一觉。”朱慈烺说得太露骨了。
  
      伊蝶依大羞,虽然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失身的准备,但真到了这一刻,免不了会紧张,她手心都冒汗了。
  
      伊蝶依来到朱慈烺的床边,娇躯微微颤抖的爬了上去。
  
      朱慈烺食指大动,嘿嘿一笑,整个人趴了下去,脑袋枕在美人的玉腿上,嗅着美人身上散发而出的幽香,翻了个身,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舒服!就这样吧,睡觉!”
  
      朱慈烺此时虽然觉得浑身发烫,下身也涨痛得厉害,忍得极为辛苦,但美人大仇未报,就这样要了人家的身子,他总觉得冥冥中少了些什么,同时明日还有一场风暴要掀起,他必须留足精力,不允许有一丝一毫差错。
  
      还真别说,由于喝了许多酒,脑袋本就有些发胀,枕着美人软软的玉腿,竟然让他片刻不到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嘴角还挂着满足的淡笑。
  
      这一幕让伊蝶依不由得发愣,她本来已经做好的准备,可朱慈烺这个样子倒是让她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哭笑不得。
  
      “这般睡颜,还真有些像是一个小孩子呢。”愣愣的看着朱慈烺这张还略有些稚嫩的俊脸,以及那嘴角挂着的满足淡笑,伊蝶依秋水吟吟的双眸中慢慢溢出了丝丝柔情,洁白的玉指轻抚了一下遮在朱慈烺脸上的一缕发丝,展颜一笑后小声嘀咕了一句道。
  
      此刻,伊蝶依突然觉得,若是能一辈子都留在像太子这样一个男子的身边,或许是上天对她的眷顾。
  
      -----------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