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二十九章 淮安城下 上

第二十九章 淮安城下 上

<>
  
      “殿下,蝶依姑娘伤口深可见骨,并且失血众多,若想撑过来,怕是极为困难。”军医看完伤口,又把了脉,面露难色的说道。
  
      蝶依虽然没有断气,但气息弱小,失血过多,若不是怕太子一怒之下会杀了他,军医肯定会直接一言断定蝶依没救了,可以准备后事,虽然他也不忍一个绝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可毕竟他不是大罗神仙,哪能说救就能救的,现在只能是尽力救治,希望有奇迹发生了。
  
      “用最好的药,无论如何也要治好依依,否则依依若是有事,本太子定取你人头!”担忧军医会有所保留不尽力救治,朱慈烺森寒的用军医自己的人头威胁道。
  
      果然,军医听闻若是就不活眼前的蝶依姑娘,他就要陪葬,当即脸都下白了,哆哆嗦嗦,惊恐无比,一瞬间脑袋里只有如何保住蝶依姑娘的性命,绝不能让蝶依出事,否则他很可能就要跟一家老小告别了。
  
      “殿下,军营里只要普通的伤药,若想救活蝶依姑娘,必须得最上等的好药。”军医满头是汗的说道。
  
      “你说什么?军营里只有最普通的药?那你方才为何不说!”朱慈烺大怒,死死的瞪着军医,本来他还对威胁军医的事心里有一丝愧疚,却不想差点害了依依,要不是这个军医还有用,朱慈烺一定亲手宰了他。
  
      军医唰的一下跪了下去,浑身颤抖。
  
      朱慈烺没有功夫理会此人,只想怎么快点弄到上等伤药。
  
      “纪锋!”朱慈烺对着车厢外大喊。
  
      “末将在!”
  
      “这里离淮安还有多远。”朱慈烺问道。
  
      “回殿下,此地离淮安只有大约十里的路程,半个时辰便可赶到淮安。”纪锋估算了一下路程说道。
  
      “命人铲平一路不平整的坑泥,立刻赶往淮安。”为了怕道路不平,车马颠簸过甚,震裂依依的伤口,朱慈烺只能如此下令道,这样一来速度虽然慢了许多,却最保险。
  
      淮安乃是江淮大城,人口数十万,非常繁华,朱慈烺相信在那里定能找到最上等的伤药救治依依,他也正好能让依依在淮安好好养伤。
  
      淮安离南京不到百余里,相信南京的众臣都已经得到他南下的消息,福王不可能成功登基,所以他就是在淮安停留半个月也没有任何问题。
  
      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奔向淮安,朱慈烺满怀喜悦,以为马上就可以寻到上等伤药,却不想出了一件事,差点让他一怒之下直接挥兵攻打淮安。
  
      “报---”
  
      “禀报殿下,前锋纪将军命属下来报,淮安城门紧闭,无法进城。”一命斥候兵紧急来报。
  
      朱慈烺大怒,在这紧要关头,刘良佐竟然不让进城,搞什么玩意。
  
      “黄莺,你帮本太子先照顾好依依,本太子去去就回。”朱慈烺对着一个杏黄衣女子道。
  
      这个杏黄衣裙女子名叫黄莺,原是刘泽清搜集的貌美歌姬之一,朱慈烺诛杀刘泽清后,遣散近百名被刘泽清强抢的美貌民女以及貌美歌姬,但有十几名女子无处可去,朱慈烺便收留了下来,想回到南京之后在为她们安排去处。而今依依受了重伤,他一个男子粗手粗脚,恐有不够细心之处,便从那十几名女子当中挑选了一个过来帮忙照顾依依。
  
      朱慈烺说完,骑着马疾奔而去。淮安城下离这里只有两里,朱慈烺骑着马疾驰,片刻便到。一看之下,淮安城门果然紧闭不开,城墙上一个身穿明亮光明铠的将军在上面瑶看他们。
  
      “你可是刘良佐?”朱慈烺阴沉无比的指着城墙之上那名身穿明亮光明铠的中年将官喝问道。
  
      城墙之上,刘良佐看到果然是太子到来,猛地下了一大跳。
  
      “回殿下,末将淮安总兵刘良佐拜见殿下,殿下千岁!”刘良佐在城墙之上微微行了一个礼,却丝毫不见有命人开城门的动作。
  
      “刘良佐,本太子命你立刻打开淮安城门,本太子赶路累了要进去休息!”朱慈烺大吼道。心里无比愤怒,刘良佐竟然敢将他拒之城外,如同对刘泽清一样,朱慈烺也对刘良佐也起了浓浓的杀心。
  
      “殿下,不是末将不放您进来啊,而是城里如今正闹瘟疫,末将害怕太子殿下有所闪失,才不得已而为之啊,还望殿下赎罪,莫要怪罪末将的不敬之举,一切都是为了殿下好啊。”刘良佐一脸悲苦的道,一副似乎煞有其事的样子,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什么瘟疫?本太子之前为何没有听说?刘良佐,你莫不是敢耍弄本太子!”朱慈烺喝骂道。
  
      “殿下冤枉啊,末将身为大明臣子,如何敢耍弄殿下,城内确实是有瘟疫,末将真的是为了太子殿下的安全着想才不得已而为之的。”
  
      “你···”朱慈烺气个半死,这等骗小孩的言论岂能骗得了他,但为了依依的伤,他选择先忍耐下来,将来在跟刘良佐算账。
  
      “好,本太子相信你,本太子不进去,但方才有一个对本太子很重要的人受了重伤,本太子要派人进去买点伤药出来救治。”朱慈烺暗暗顺了一口气,语气缓和的说道。
  
      派人进城买药?刘良佐瞬间意识到,太子派进城的人肯定不会是傻子,一看之下,那他所说的城内有瘟疫的事情岂不是会瞬间穿帮。
  
      刘良佐看着城外的太子和三万大军想了想,片刻便咬了咬牙坚定的拒绝道:“殿下,不是末将不让殿下派人进来,而是城内瘟疫确实严重,若是将瘟疫带出去,是会害了天下百姓的,末将身为大明臣子,要为大明所有百姓考虑啊,末将是说什么也不会打开城门的,还望殿下能宽恕末将的罪过,待城内瘟疫彻底清除,末将定自缚上南京听凭殿下处置。”
  
      朱慈烺气得说不出话来,若有可能,他真想冲上去一把将刘良佐掐死,当他是傻子吗?淮安城内根本不可能是有瘟疫,就是刘良佐不敢让自己进去,故意编排的借口,朱慈烺想不明白刘良佐为什么不敢让他进城,但刘良佐真的惹怒他了,此刻他对刘良佐的杀意甚至超过了当初对刘泽清的杀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