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三十章 淮安城下 下

第三十章 淮安城下 下

<>
  
      良久,朱慈烺才气息稳定,心里的怒气被他压在心底,无论如何,现在依依的伤才是最重要的,必须弄到上等伤药。
  
      “好,为了怕瘟疫传出城来,本太子不派人进去,但本太子确实需要一些上等伤药,你派人去找来,扔下城来,本太子既往不咎!”若不是为了依依,朱慈烺不可能这般隐忍。
  
      刘良佐愣了愣,在城墙上狐疑的看着朱慈烺,难不成太子真的只是想找些上等伤药?似乎不可能吧,找伤药用得着几万大军齐至吗?刘良佐不怎么相信,什么叫既往不咎,他方才都说了城内有瘟疫,那么城里肯定什么东西都有是可能染有瘟疫,伤药也不例外,要装就装得彻底一点,况且伤药又不是只有淮安有,其他县城照样多得是,太子可以去别的地方寻找,不一定非要在淮安的。
  
      “殿下,赎末将不能从命,城内瘟疫严重,药材也可能有污染有瘟疫,末将不能让瘟疫有一丝一毫的可能传出去,殿下就不要再逼末将了,末将不会从命的。”刘良佐脑子有点犯浑,不管不顾的说道,打定主意把瘟疫的谎言坚持下去。
  
      其实,刘良佐之所以欺骗说城内有瘟疫这事,也是他极其无奈之举,谁让朱慈烺前些天突然之间把刘泽清杀了把他吓得不轻,他害怕步上刘泽清的后尘,打死不能让太子进城,所以才编出了瘟疫一事。
  
      话说刘良佐当这个淮安总兵也有七八年了,刘良佐的性格跟刘泽清差不了多少,仗着兵权在握,一家人在淮安城内嚣张跋扈,俨然是淮安的土皇帝,整个淮安被他弄得怨声载道,同时他还和刘泽清一样是支持福王登基的四大总兵之一。
  
      如今刘泽清突然被路过的太子杀了,刘良佐下意识的认为肯定跟拥立福王一事有关系,极其害怕太子对他也下手,同时许多淮安城内的百姓这些年被压欺压得太惨了,他很心虚,担心若是放太子进城,一旦有人把他做下的恶事告到太子那里去,太子会以此为借口罢了他的兵权,没有了兵权,他刘良佐不得被愤怒的百姓活活打死,这绝对不行。
  
      刘良佐很怕死,任何威胁到他生命的事情他都要杜绝。
  
      “刘良佐,你可是要造反?”朱慈烺再也忍不住了,大怒的指着城墙上的喝道,刘良佐就是在找死,实在是该死,若是拖延了依依的伤情,他必然要将刘良佐碎尸万段。
  
      “殿下息怒,末将不敢啊,末将生为大明人死为大明鬼,如何会造反。”刘良佐满嘴发苦,看这样子他是把太子给得罪惨了,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刘良佐满头是汗,他就是对大明继续统治天下没有信心,可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造反,毕竟这里是大明腹地,离南京城又不远,外无援兵,若是造反必败无疑。
  
      “既然如此,那本太子命令你,立刻打开城门,出了任何事,本太子负责!若是不从,本太子必视你为造反,挥兵攻城,诛你九族!”朱慈烺冰冷无比的道。
  
      刘良佐差点吓瘫了,左右犹豫不定,造反的帽子太大了,他承受不起啊,可是放太子进城,依照太子此刻的怒气,罢免他都是小事,搞不好会直接要了他的人头,惜命无比的刘良佐如何敢放朱慈烺进来,但不放就是造反,一样要死啊。
  
      刘良佐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随即狠狠一咬牙,两眼一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刘良佐的堂弟刘良丙作为刘良佐的心腹陪同一起站在城墙上,看到这一幕当即大惊失色,以为堂哥出了什么事,却不想倒在地上看似不省人事的刘良佐突然睁开眼睛,并且频频朝他使眼色。
  
      刘良丙瞬间反应过来,堂哥这是在假装昏迷,以逃过这一劫。
  
      刘良丙心中一动,对着城墙外的朱慈烺大喊道:“殿下,我家总兵大人方才染病昏迷了过去,不能执行殿下的命令,还望殿下赎罪,待总兵大人病好了,一定自缚到太子殿下面前请罪!”
  
      刘良丙说完,不等朱慈烺发话,赶忙指挥几个亲兵快速将假装昏迷的刘良佐给抬走,一路抬回淮安总兵府。
  
      城墙之下,朱慈烺气得脸都青了,刘良佐这是在把他当三岁小孩耍弄,故意拖延时间,太该死了。
  
      “哈哈哈哈---,刘良佐,你彻底惹怒本太子了,你该死!纪锋!”朱慈烺愤怒的大笑,大吼一声。
  
      “末将在!”纪锋单膝跪地听令。
  
      “本太子命令你立刻率领大军攻城,本太子要诛刘良佐满门!”朱慈烺怒极之下悍然下令道。
  
      纪锋和一旁的张魁山均是大惊,看了一眼淮安高大的城墙以及城下宽广的护城河,面露难色,赶忙劝阻道。
  
      “殿下不可。”
  
      “为何不可,难不成你们也想违抗本太子的命令!”朱慈烺怒视跪在他眼前的纪锋和张魁山。
  
      “殿下,此淮安城乃是江淮重镇,城高河深,里面还有刘良佐的四万淮安军,我们只有三万人马,又没带任何攻城器械,想攻破淮安几乎不可能,况且,蝶依姑娘的伤势在拖延下去,怕是------,末将认为既然不能够进入淮安,那便派人到其余各县镇购买,总能买到的,时间虽然长点,但总比一直在这里耗着强。”纪锋解释道。历史上刘良佐之所以有十余万大军,都是拥立福王上位后才得以扩充的,现在刘良佐其实只有四万大军。
  
      “好吧,暂不攻城。”朱慈烺又不昏庸,方才只是被刘良佐气得差点失去理智,回过神来他还是分得清楚形势的,看着淮安城如此高大的城墙和宽深的护城河,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仅凭三万大军攻破淮安。
  
      朱慈烺强忍怒气,治疗依依的伤才是最重要的随即吩咐道:“传令,派十路人马沿方圆三十里之内四散开去,到附近的县镇购买上等伤药,要最上等的,多带些银钱去,告诉那里的乡绅,有上等伤药的就献出来,本太子会感激他们的。”
  
      为了以防万一,一定将上等伤药带回来,朱慈烺一次便下令派了十路人马出去,还许以承诺。
  
      “末将遵命!”
  
      每一路人马十人,张魁山派了四路,纪锋派了六路,全部都骑着马,瞬间疾驰而去。
  
      ----------
  
      ..Com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