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三十一章 传国玉玺

第三十一章 传国玉玺

<>
  
      朱慈烺命令大军直接在城外扎营,现在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过刘良佐,此人前世满清南下的时候,就一仗未打便直接投降满清当了汉奸,是一个大明朝彻头彻尾的蛀虫,再加上如今刘良佐又如此耍弄于他,正好给了他借口,他必除此人!
  
      大军扎营,朱慈烺将昏迷不醒的蝶依安排在自己的大帐。
  
      “依依,你可一定要撑住,无论如何我也会将你治好,不允许你就此离我而去---”朱慈烺抓着蝶依的手,神情里透着伤感与坚定。
  
      “赵德全,立刻去准备笔墨纸砚,本太子要用。”好一会,朱慈烺才放开蝶依的手,转头对着赵德全吩咐道。
  
      “奴婢遵命。”片刻,赵德全便将笔墨纸砚准备好了。
  
      朱慈烺走到案台前,拿起毛笔,暗暗酝酿了一下,而且下笔龙飞凤舞的书写了起来,好在凭着脑子里的记忆,这具身体的手感也还在,倒让他顺利的将要写的东西都工整的写了下来。
  
      朱慈烺一连写了数张,待上面的墨迹干了之后,掏出北京城破前夜崇祯皇帝给自己的传国玉玺,印上丹红之后,一张一张的盖了上去。
  
      “让张魁山派人将这几道旨意分别送往南京,扬州,徐州,泸州等地。”
  
      崇祯皇帝蒙难,有了传国玉玺的印记,朱慈烺书写的东西就是此刻大明的圣旨,最至高无上的命令,他要聚集各地总兵手下的大军来此剿灭刘良佐,不仅是想要刘良佐的脑袋,也是要杀鸡儆猴,他倒要看看,在这个时候到底还有多少人是忠于大明的。
  
      刘良佐总兵府内。
  
      听说太子命令大军在城外扎营,刘良佐非常心虚,急得团团转,害怕朱慈烺真的给他扣上造反的罪名挥兵攻城。
  
      “良丙,太子殿下率军扎营淮安城下,赖着不走,可能是想治我的罪,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刘良佐看着堂弟刘良丙面露苦色,心惧无比,毕竟那是太子,即将到南京登基成为大明皇帝的太子。
  
      “大哥莫要着急,太子殿下最主要的目的是要下南京登基,不可能在江淮久留的,况且太子殿下手上只有三万大军罢了,淮安城墙高大,城内又有大哥的四万江淮军驻守,太子想攻城也得仔细掂量掂量自己是否有能力。”刘良丙笑了笑道。
  
      “我不是怕太子能攻破淮安,而是太子看样子根本不相信淮安有瘟疫的谎言,非要进城,他率大军扎营在城外很可能就是想逼我打开城门,城门一旦打开,瘟疫之言不攻自破,我必会被太子治罪,而不打开,刚才太子殿下也说了,视为造反啊。如此大的帽子扣在我头上,我必成为天下共讨的对象,同样必死无疑啊。”
  
      刘良佐如今悔得肠子都青了,好好的他干嘛非要编出瘟疫的谎言来糊弄太子,老老实实放太子进城,太子就是会给他小鞋穿,他最多不当这个总兵,不一定会死,现在好了,可谓是骑虎难下。
  
      “大哥多虑了,只要我们坚持城内有瘟疫,太子殿下不可能真在城外跟我们耗多久的,毕竟登基称帝才是太子殿下的第一要务,至于真把造反的帽子扣在我们头上,大哥您可是一镇总兵,手握数万大军,造反这般如此巨大的罪名可是要证据的,太子殿下有何证据?没有真凭实据,别说太子殿下还没有登基,就是太子殿下登基成了皇帝,朝中大臣也不会任由太子胡来的。”刘良丙淡然继续道,心里一点也不担心,继续道。
  
      “太子就算会事后记恨大哥,想对付大哥,但是太子登基之后一点时间内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不会那么快抽得出手的,况且,大哥可不要忘了,李自成占据北京城之后必然不会没有动作,南下进攻山东是必然的,到时候战火重起,大哥手握大军,又正处于山东正南方,到时候就不是我们怕太子把造反的帽子扣在我们头上了,甚至我们还可以反过来用造反投降李自成来威胁朝廷索要好处,嘿嘿!”刘良丙冷冷一笑,面露不屑,丝毫没有把朱慈烺放在眼里。
  
      “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撕破脸皮,万一太子有一日剿灭了李自成,我们同样难逃一劫。”刘良佐想了想担忧道。
  
      刘良丙摇了摇头道:“大哥,你错了,大明是什么样子,你我这些年还看不明白吗?根本就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北京城被占,崇祯帝蒙难就是最好的预兆,大明没救了,太子一个十五岁的小毛孩还能力挽狂澜?反正我是不信的,我建议大哥一旦太子离开淮安,我们就开始暗地扩军,以我们积累的银钱和淮安的人口,扩成十万大军不是难事,待李自成一派大军南下,我们便与李自成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山东江淮等地,以此等功劳,李自成封大哥一个异姓王都不为过,何必还在乎大明朝。”
  
      “这是造反啊!”听完刘良丙一席话,刘良佐陷入深思,面色不断变化。
  
      片刻,刘良佐眼睛微微一眯,决然之色闪过,心有有了决定,非常赞同堂弟刘良丙的提议,的确,大明已经烂到了骨子里,加上他如今又把太子给得罪死了,将来大明定然难有他的立足之地,那他何必在这样一棵树吊死,大不了真就投降了李自成又如何!
  
      刘良佐自负朱慈烺此刻肯定拿他没有办法,心里又有了反叛大明的心思,立刻安定了下来,安心跟朱慈烺耗着,不信不能把朱慈烺耗走。
  
      刘良佐和刘良丙想得倒是好的,然而他们却都失算了,他们以为朱慈烺没有证据根本不能把造反的帽子扣在他头上,但他们那里知道朱慈烺来到淮安城下之前在淮安地界遭遇了一场刺杀,这就是朱慈烺为他们准备好了的造反的证据,那几道发出去的‘圣旨’上面,朱慈烺早已经强行将这造反的罪名扣在了他们头上,想赖也赖不掉。
  
      南京城,临时内阁处。
  
      “圣旨下---”几位内阁大臣正在商议太子回京之后的登基一事,一名身穿东宫御林军铠甲的侍卫突然快速跑了进来。
  
      这是太子身边的亲卫?六部尚书,所有内阁大学时一眼便从这名侍卫身穿的服饰,看出来了跑进来的人正是护卫太子的东宫御林军侍卫所穿的衣服,这是太子殿下派来的侍卫。
  
      这名侍卫手中捧着一卷宣纸,缓缓打开,朗声宣读。
  
      “奉天承运,大明皇太子诏曰:淮安总兵刘良佐刺杀本太子,意图谋反,证据确凿,现已被本太子亲率大军围困在淮安城,命兵部尚书史可法立即率领四万京营大军赶来淮安,内阁大学士高宏图,马士英随行前往,商讨剿灭刘良佐事宜。”
  
      ‘圣旨’竟然由皇太子发出,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合规矩,但崇祯皇帝蒙难,太子必是下一任帝王,如今发下圣旨倒也合理,内阁众臣选择默认。
  
      兵部尚书史可法接下‘圣旨’,确认的看了一眼,看到上面盖的一个大印记,这位南京内阁最年轻的阁老立刻激动了起来。
  
      “传国玉玺,竟然是传国玉玺啊,它在太子殿下手上,太子殿下将它带了出来,哈哈哈哈,天佑大明啊!”史可法激动的大喊,片刻哈哈大笑,眼角流泪,有了传国玉玺,大明才是真正的大明,史可法如何能不激动,有着传国玉玺的印记,这是一份真正的圣旨,无人能够质疑。
  
      “臣史可法遵旨,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传国玉玺?
  
      所有内阁大学士忍不住激动,一个个着急的上前传看这张印有大明传国玉玺印记的‘圣旨’,看完之后,全都热泪盈眶,心道太子殿下才是大明真正的真命天子啊,不仅自己能从李自成几十万大军的围困之下成功逃了出来,还顺带将大明的传国玉玺也一并带了出来,这是象征着大明代代传承的传国玉玺,有它在,大明气运未结。
  
      一瞬间,所有内阁大臣重新燃起对大明的希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将太子接来南京登基继位,至于原先的福王,早就被所有人抛到脑后,毕竟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福王无论如何也比不了手握传国玉玺的太子殿下。
  
      ------------
  
      ,..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