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三十三章 马士英

第三十三章 马士英

<>
  
      兔子急了还咬人,刘家兄弟被朱慈烺逼到这个程度也发狠了,真正打起了造反的心思,打算密谋李自成立刻派兵攻打江南,他们好里应外合。
  
      当即,刘良佐兄弟派了一个绝对信得过的心腹秘密出城去找马士英。
  
      马士英接到刘良佐的求救信,犹豫片刻,便决定一定要救刘良佐,不能让刘良佐顶着造反的罪名被诛杀,毕竟刘良佐始终是他保举上淮安总兵的位置的,若是刘良佐真被扣上造反的罪名,他马士英也逃脱不了干系,必然被牵连,到时候别说跟高宏图竞争首辅的位置了,现在的位置能不能保得住还是一回事。
  
      “回去告诉你家主人,本阁老会想办法救他的,让他安心等待消息就是。”马士英随即送走了刘良佐派来送信的这个心腹。
  
      送走此人之后,马士英便立刻去找朱慈烺,一路上想着该怎么帮到刘良佐。
  
      马士英不知道的是,刘良佐给马士英送求救信的同时,还给远在北京城的李自成也送去了一份盟书,差点把马士英给活活坑死。
  
      “殿下,马阁老求见。”朱慈烺大帐,赵德全进来说道。
  
      “宣。”
  
      “臣马士英参见太子殿下!”一进来,马士英便跪拜行李。
  
      “免礼!”
  
      “马阁老一路舟车劳顿从南京赶到这里,不好好休息,便急着来找本太子,可有何要紧的事情?”朱慈烺淡淡的说道,没有多余的表情。
  
      其实不用多想,朱慈烺便猜得出来马士英是来干什么的,毕竟刘良佐可算是马士英的门人,此番必是已经求到马士英,马士英是来给刘良佐说情的。
  
      “启禀殿下,老臣急着来见殿下,乃是心中有一事不明,想让殿下予以解惑。”果然,马士英就是来给刘良佐说情的。
  
      “哦?不知马阁老有何事不明,但说无妨,本太子一定为马阁老解惑。”朱慈烺一脸温和的笑着说道。
  
      马士英朝朱慈烺拱手道:“殿下此番调集各路大军汇聚淮安以淮安总兵刘良佐意图刺杀太子殿下,密谋造反为名,要讨伐淮安总兵刘良佐,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如何确定此事的。刘总兵毕竟是大明手握数万兵马的一方大将,在此北方李自成贼寇和可能近期攻打江南的情形下,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刘总兵确实密谋造反,便讨伐他,于理于法都不合,还请殿下三思。”
  
      朱慈烺冷冷一笑:“马阁老有所不知,刘良佐不是意图刺杀本太子,而是已经派了死士刺杀本太子。就在前日,本太子就在淮安城外十里处遭遇了三百黑衣死士的伏击,本太子差点丧命,若不是依依姑娘拼死为本太子当下致命一刀,马阁老或许已经见不到本太子了。”
  
      “殿下何以认定死士就是刘良佐派去的?”马士英倒是还想为刘良佐辩解。
  
      朱慈烺冷哼一声:“本太子自然已经有了证据,要不然马阁老以为本太子为何没有进去淮安,其实便是刘良佐发现事情败露才将本太子拒之城外,意图佣兵抵抗。”
  
      朱慈烺睁着眼睛说瞎话,不管怎么样,事情到了这个时候,诛杀刘良佐已是必然,而要想名正言顺,造反的帽子就必须要扣在刘良佐头上,反正他是太子,他说出来的话没人敢反驳,况且他被刺杀一事本就是事实,刘良佐把他拒之城外也是事实,刘良佐百口莫辩,造反的帽子戴定了。
  
      “什么?太子殿下日前竟遭遇了一场刺杀?”马士英大吃一惊,他刚到此时间不久,还未曾听闻朱慈烺被刺杀一事,此刻朱慈烺亲口说出来,自然吃惊。
  
      “不管如何,本太子在淮安被刺杀一事时事实,事后刘良佐大逆不道将本太子拒之城外,如此行径岂不是很可疑,与造反何异?”朱慈烺煞气外露,认定刘良佐就是造反,必须要诛杀!
  
      马士英张了张嘴,不知道还要如何辩解。
  
      “报---”纪锋突然跑了进来。
  
      “殿下,末将方才无意中截获刘良佐从城内派出来几名心腹,从他们身上搜出刘良佐通敌密谋的信件。”纪锋手捧一封信件,将其呈给朱慈烺。
  
      朱慈烺眼角一跳,接过之后,立刻打开来看,的确是刘良佐密谋李自成的信件。
  
      砰!
  
      朱慈烺狠狠将这封信件拍在案台上,大怒道:“好你个刘良佐,果然通敌谋反,本太子必诛你九族!”
  
      朱慈烺满含杀机的话将马士英给狠狠吓了一跳。
  
      “殿下,可否让微臣也看一看。”马士英有些颤抖的说道。
  
      朱慈烺将刘良佐密谋通敌的信件扔给马士英。
  
      马士英看完之后,手都抖了,差点被气得当场吐血。心中暗恨,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刘良佐竟然一面向他求救,一面派人密谋反贼李自成,把他当猴耍,这是要坑死他的节奏啊。
  
      “马阁老可还有什么话要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马阁老若是在为刘良佐辩解,本太子可真要怀疑马阁老是否同刘良佐是同党了。”朱慈烺阴恻恻的说道,语气极度冰寒。心里冷笑,刘良佐果然蠢笨,竟然在这个时候给李自成送去通敌的信件,还被纪锋给当场擒获,这是自己找死啊。
  
      马士英冷汗瞬间就下来了,霍然跪在地上,颤抖的说道:“殿下,微臣不敢。”
  
      “殿下,刘良佐乃是微臣一手提拔上去的,想不到他竟然背弃大明,微臣失察,深受此等逆贼蒙骗,是老臣老眼昏花了,已没有资格列于朝堂,望殿下降罪,准许微臣告老还乡。”
  
      马士英身躯颤抖,心如死灰,瞬间起了退出朝政归隐的心思,毕竟出了这等事,他不被连累就算好的了,如何还敢妄想继续占据高位,列于朝堂,为了保全名节,自动归隐是最好的选择。
  
      “阁老不必如此,快快请起。”朱慈烺上前将马士英扶起道:“阁老乃我大明肋骨之臣,如今年不过五十,阁老又不是圣人,难免有一时失察的过错,本太子是可以理解的,况且大明此刻正直多事之秋,本太子去到南京后,许多事情还要仰仗阁老,阁老如何轻言告老,此事莫要再提。”
  
      朱慈烺自然不可能将马士英放走,马士英可是南京朝堂之上唯一能和高宏图等东林党抗衡的人,若是走了,朝堂岂不是成了东林党的一言堂?若是如此,那他登基之后想要施行改革,一旦不合东林党心意,必然受到重重阻碍,难以实现,所以朱慈烺不仅不会治马士英的罪,将来还会重用他。
  
      “臣谢太子殿下恩典!”马士英眼角含泪,拜谢道。
  
      -----------------
  
      .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