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三十六章 刘良佐之死

第三十六章 刘良佐之死

<>
  
      “殿下,您看又攻上去了,这一次定能一举攻破淮安。”朱慈烺身边,赵德全看着大军在次攻上城墙,高兴的跳了起来,似乎比任何人都高兴。
  
      这次攻上去的是纪锋率领的山东军,除了第一日东门这里朱慈烺让京营单独上之外,后面为了尽快攻下淮安,山东军也加入攻城之战。与京营是第一次打仗不同,山东军由于处于北方,不管是跟李自成还是清军都有过交战,战力只比黄得功的庐州军稍低,跟高杰的陕西军是一个档次。
  
      “希望这次能够一举攻下淮安。”朱慈烺喃喃了一句,上天留给大明的时间不多了,他不能一直在淮安耗着。
  
      淮安城墙之上,攻上了城墙,大明士兵越战越勇,一时之间杀得城墙之上的淮安军溃不成军,往后溃逃,在城墙之上迅速清出了一大块地盘,源源不断的大军从云梯爬上来,不到片刻便上来了二十几人。
  
      “杀,把他们都杀下去,谁也不许后退,谁后退老子杀谁!”刘良佐刚从西门那边过来,黄得功的大军攻势最猛,让他不得不错另外三门各调了一千淮安军士兵过去支援,刚把黄得功的庐州军打下去,又听说东门这边告急,连忙带着心腹亲兵赶来。
  
      “谁再敢后退一步,格杀勿论。”刘良佐连续将两名往后溃逃的淮安军砍杀,死死的瞪着一名带头逃跑的参将,森然无比。
  
      那名参将身后跟在数人,接到刘良佐的眼神后,握紧手中的刀瞄向这名参将。
  
      “杀,杀回去!”这名参将冷汗一冒,想也不想便转头带着溃逃的淮安军朝那个缺口冲上去,拼了命的要将冲上城门的明军士兵杀去。
  
      这名参将心中不断咒骂刘良佐祖宗十八代,他是刘良佐的手下不假,可不代表他想跟刘良佐一同造反啊,这几日下来,他日日担惊受怕,生怕城破之后会被扣上同刘良佐一样的造反罪名而被朝廷诛灭九族。若不是刘良佐派了十几名亲兵时刻在他身边监视他,他早就想打开城门投降了。
  
      刘良佐为了怕手下掌兵的将来叛变,不仅给他们每一个得身边都安排了十几名他的亲兵‘保护’,还将他们的一家老小都集中在一起,一旦有人敢叛变,便诛杀那个人满门。
  
      如此威胁之下,效果自然相当明显,没有哪名掌兵将领敢冒着全家被诛的危险临阵脱逃或者叛变,刚才那名参将是第一个,要不是此刻明军已经攻上城墙,害怕影响军心,那名参将方才就被刘良佐给杀了。
  
      在淮安军将领拼死抵抗之下,冲上城门的明军士兵被打退。
  
      “可恶!就差一点!”奉朱慈烺命令率领山东军的纪锋看着被打下来的士兵,恼怒的一拳挥在虚空处,发泄心头的闷气。
  
      “快!快!快将滚木和石头搬上城墙。”淮安城墙,一名淮安军手持皮鞭威逼数名壮丁冒着投石车打上城墙的巨石和城外射上来的箭雨,将守城物资运上城墙。
  
      这几名壮丁其中一人扛着一块滚木,听着淮安军士兵的喝骂,神情隐忍到了极点,此人正是周曹,三天了,他目睹无数壮丁被淮安军威逼着在城墙上辅助守城,死伤无数,数次他自己也差点被巨石打中。
  
      咻!
  
      一支弓箭从周曹的脸上擦过,刺破了一层皮,火辣的疼痛让周曹愣了一下。
  
      “啪!发什么愣!快搬上去,城外大军又要攻上来了。”淮安军士兵一鞭狠狠的抽在周曹身上,这是周曹这三天第十几次被抽了。
  
      周曹被一肚子火气逼得猛烈喘息了几口气,面对如此欺辱,他忍不住了。
  
      “妈的,与其被你们逼死,老子先拿你们几个当垫背的。”愤怒之下,周曹将自己原先坑着的滚木猛地砸向那名抽打他的淮安军士兵。
  
      “啊---”那名淮安军士兵被周曹砸得翻滚在地,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你敢造反!找死!”旁边的淮安军下了一大跳,随即大怒,数名淮安军士兵同时举刀劈向周曹。
  
      “老子忍你们很久了,来吧!老子死也要拉你们几个垫背!”周曹豹眼圆瞪,猛地一个闪身,并快速从地上捡起一把死去淮安军士兵的大刀。
  
      嗤!
  
      周曹一刀将其中一名淮安军士兵砍死,飞溅的鲜血染红他的面目,凭空为他增添了几许狰狞,几名淮安军士兵被这一幕吓得微微一愣。
  
      趁此时机,周曹挥刀猛砍,再次砍杀两名淮安军士兵,一时之间如同一个杀神,越战越勇,一身隐藏的巨力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周曹舔了舔留到嘴角的鲜血,满嘴的腥甜让他脑海中充满着无穷的嗜血之意,不管不顾,如同发疯了的野兽一般,沿着城内的登城石阶一路狂杀上城墙,在他身后,数十名原先在城下看管壮丁的淮安军士兵沿着石阶追着发疯的周曹上城墙。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石阶上的淮安军士兵正在全力抵抗城外大军的进攻,根本没有注意城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一个壮丁发疯了,一路从城内石阶杀上了城墙。
  
      刘良佐此刻正在城墙之上指挥巡视,正走到下城墙的石阶口,突然,这里冲出一名手拿大刀,一脸狰狞浑身是血的壮丁。
  
      刘良佐瞬间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周曹也愣住了一个呼吸,却瞬间反应过来,几日来回在城墙上运送守城物资,他自然认得刘良佐。他恨死刘良佐了,他父母双亡,本来正在家里照顾年迈的爷爷和年幼的妹妹,却不想被刘良佐抓来此地当壮丁,朝不保夕,家里的妹妹和爷爷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吗的,老天有眼,扔他在此刻碰到刘良佐,无论如何,死前他一定要把刘良佐这个罪魁祸首拉来垫背。
  
      周曹二话不说,猛地挥刀向刘良佐砍去。
  
      “大人小心。”一名亲兵为刘良佐格挡住了这一刀,顿时数名亲兵得以拦在刘良佐身前保护住刘良佐。
  
      锵!锵!锵!
  
      数次交击,周曹便凭着巨力砍杀了其中一名刘良佐亲兵。然而这时身后传来数十道喊杀之声,却是身后追击的数十名淮安军临近。
  
      双拳难敌数十双手,若是真被前后夹击,周曹必死无疑,要想拉刘良佐当垫背的更加不可能。
  
      “吼---”
  
      周曹赤红着眼睛大吼了一声,如同猛虎,为了死前能拉刘良佐来垫背,周曹拼着以伤换伤的代价,浑身都被染成红色,腹部,左臂等多处受伤,然而这却更加激发了他心里的嗜血,瞬间连续砍杀数名挡在刘良佐身前的亲兵,杀到刘良佐身前。
  
      刘良佐被恐惧吓住了,本来也有点勇力的刘良佐想了不想便转身就要逃跑。然而,周曹拼死杀到眼前,如何还能容许刘良佐这个垫背的逃掉。
  
      “噗!”
  
      刘良佐刚转身,背后就被猛然砍中了一刀,差点被腰斩。
  
      “不---”
  
      “哈哈哈哈!”砍倒刘良佐,周曹疯狂大笑,瞬间扑在刘良佐身上,一手抓着刘良佐的头发,一手把刀架在刘良佐的脖子上,咔嚓几刀之下,活生生将刘良佐的脑袋割了下来。
  
      刘良佐惨叫数声,直至周曹割断他大半个脖子,最后割断他的喉管才让他断气。一道温热的鲜血从刘良佐被割断的脖子处喷射而出,射在临近在周围的淮安军士兵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周曹一手抓着刘良佐的脑残,一手握着滴血钢刀,一屁股直接坐在刘良佐的尸体之上疯狂的大笑,这一幕森然无比,令人恐怖万分。
  
      “啊--啊--”
  
      “魔鬼!魔鬼来了,魔鬼把刘良佐给杀了!”刘良佐死不瞑目的脑袋在周曹的手上摇晃,而周曹却在疯狂大笑,周围的淮安军士兵都被这一幕吓得精神崩溃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挥刀砍向近在咫尺的周曹,直接丢掉手中刀剑便猛地四散逃开,一路逃一路大喊刘良佐被魔鬼杀了。
  
      “刘良佐死了!刘良佐死了!”听到这个消息,东门处的淮安军士兵终于全部崩溃了,城外大军在此攻上城墙。
  
      城外,朱慈烺原本看着攻上城墙的数十名士兵再次被杀下来,本来心情很是失望,却忽然看见淮安城墙上淮安军不知为何变得一片混乱,甚至有人扔了手中的弓箭向后逃开,让他的攻城大军再次攻上城墙,而且越来越多,没有一个淮安军士兵再来抵挡,朱慈烺知道,淮安城终于被攻破了。
  
      “杀!”成千上万攻城大军沿着城楼往城下杀去,打开城门放大军进来。
  
      有士兵路过周曹身旁,看见此人此刻正提着一个淮安军将来的人头坐在一具淮安军将领的身上,这诡异的一幕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愣住了。
  
      “是刘良佐的人头,刘良佐是被此人杀死的!”有人认出了刘良佐的身份。
  
      “此人竟能如此杀死刘良佐,真乃猛士!壮哉啊!”一名带领士兵冲到此处的把总发出感叹,所有人均露出敬意。
  
      --------
  
      .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