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四十一章 定立帝号

第四十一章 定立帝号

<>
  
      朱慈烺刚住进皇宫,后脚制衣局的主事便带着人来给他丈量身体,以改制龙袍。
  
      制衣局主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掌管南京制衣局已有近十年,手工精湛。
  
      制衣局主事给朱慈烺丈量好身体后,跪在小心的低声道:“殿下,由于龙袍做工过于精细,短时间内难以制出,时间紧迫,所以您三日后登基大典穿的龙袍只能在原先的龙袍上改制,完美程度上可能会有所欠缺,望殿下能够见谅。”
  
      朱慈烺皱了皱眉,想必原先的龙袍是给福王准备的,福王年过三十,而他只有十五岁,两人的身材相差自然是极大的,所以他的龙袍应该是在给福王的基础上改制的。
  
      “不过殿下放心,登基大典过后,奴婢带着制衣局的所有人定然日夜赶工,从新为陛下做出一件新的龙袍出来,陛下赎罪!”制衣局主事看到朱慈烺皱眉,还以为朱慈烺想治她的罪,赶忙冷汗一起,拜倒在地上,身体发颤。
  
      “起来吧,此事本太子能理解,不会怪罪于你,你做好自己的本份就是。”朱慈烺翻了个白眼,有些不满。这制衣局主事这个害怕的样子,搞得他好像是一个嗜杀残忍的昏君似的。
  
      “奴婢谢殿下恩典!奴婢先行告退了。”得到朱慈烺的谅解,制衣局主事心里猛然一松,起身后,连忙告退,像是害怕朱慈烺会反悔一般。
  
      也不怪制衣局主事这般害怕,实在是这些天被福王给吓的,福王生性本就残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阴冷,他住在皇宫里的时候,许多宫女太监只要一个小错就很可能被要了性命,整个皇宫早就人心惶惶了,制衣局身处皇宫的一角,又多次去给福王丈量身体,早就被吓得不轻,以为即将当皇帝的人都这么难伺候。
  
      朱慈烺虽然还有三天才继位,但在百官的要求下,已经开始行使皇帝的权利了,次日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要起来准备上早朝。
  
      兰香海棠两个贴身小宫女服侍朱慈烺穿衣,两双柔嫩白皙的小手在朱慈烺身上抚来抚去的,让人心头微微荡漾。
  
      “母后那里不用你们服侍了吗?”朱慈烺问道。
  
      “回殿下,皇后娘娘说,奴婢二人是殿下的人,不能老在她身边,应该回来好好服侍殿下才对。”两个小丫头声音柔柔的,让人听了心里痒痒,真想干点什么。
  
      扫了两个小丫头俏丽的脸蛋,朱慈烺微微摇了摇头,十四岁的小丫头虽然发育得不错,该凹的地方凹,该翘的地方翘,长得也极为俏丽可人,还是母后在北京城的时候就为他挑选好的‘通房’,母后巴不得他快些将她两收入房中,但两个小丫头毕竟还只是小丫头,实在让他不能提起那放面的兴趣,太有罪恶感了,还得过两年他才能下得去手。
  
      “殿下,多谢您能将奴婢二人来到南京城。”为朱慈烺穿好衣服后,兰香突然小声说道。
  
      “是你们在京城的时候将本太子服侍得好,况且你们可是母后专门给本太子挑选的贴身小丫头,算得上是本太子的人了,将你们带来南京城也是应该的。”朱慈烺淡然的说道。
  
      朱慈烺虽然不在意这件事,但兰香海棠两个小丫头却不这么认为,她们是实实在在的感激朱慈烺,毕竟东宫那么多宫女,许多还是看着朱慈烺长大的,可朱慈烺谁都没带,偏偏带了她两。
  
      不提两个小丫头的小心思,朱慈烺穿好衣服后便坐上銮驾前往金銮殿上早朝。
  
      此时的时间是寅时临近卯时的时候,大约是凌晨四点多的样子,天还没亮,一路上朱慈烺不得不感叹,朱元璋定的这个早朝时间简直是折磨人,太不人道了,他这个太子还好点,凌晨三点多起来就行了,许多大臣却刚过凌晨就要起来了,凌晨三点就要进午门进入皇宫,在金銮殿等候。
  
      “太子殿下驾到!”朱慈烺进入金銮殿。
  
      “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所有朝臣分成左右两列,全部叩拜在地。
  
      “免礼!”
  
      “谢太子殿下!”所有大臣起身。
  
      朱慈烺看下去,一眼就看到史可法,高宏图,马士英三人,高宏图站在左边最前一个,马士英和史可法站在右边。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太监赵德全仰着鸭嗓子大喊道。
  
      “启禀太子殿下,臣有本要奏。”出来的是礼部尚书钱谦益。
  
      “殿下,如今登基大典临近,臣奏请殿下提早定好帝号,以免登基大殿之上无帝号可用。”钱谦益说道,其他大臣纷纷附议。
  
      朱慈烺点了点头,问道:“言之有理,诸位以为本太子登基后该用何帝号为好?”
  
      朝堂之上相互议论,好一会高宏图才出来试着说道:“殿下,就号‘弘光’如何?”
  
      朱慈烺微微一愣,弘光帝?这不是福王朱由崧的帝号吗?
  
      “弘光?这是你们给福王定的帝号吧?皇帝换了,帝号却懒得换了,这是何意?”朱慈烺皱着眉头,不满的道。
  
      说实在的,他根本不想用弘光这个帝号,毕竟历史上弘光朝可是一年多就灭亡了,这兆头太不吉利了,用在他头上让他怎么能够舒服。
  
      “这···”底下一片寂静,众朝臣支支吾吾的谁也说不出话来,以前支持福王登基的马士英更是头冒冷汗,害怕朱慈烺突然对他发难。
  
      “臣等惶恐!”马士英率先跪了下来,随即所有朝臣都跟着全部跪了下去。
  
      “行了,起来吧,有事说事,别动不动就跪倒。”看着黑压压跪倒一片的朝臣,朱慈烺甚是无语,看着非常别扭。
  
      马士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站了起来,闭口不言,决心先当一个隐形人。
  
      “不知殿下想用什么帝号?”史可法皱着眉头问道。
  
      朱慈烺想了想,毕竟是给自己用的,很可能跟随自己一辈子,不能草率,想了许久,最后才想到了一个,随即说了出来道。
  
      “就号‘中兴’如何?意寓中兴大明之意!”
  
      “谨遵太子殿下圣谕。”虽然觉得似乎老土了点,但朱慈烺刚才提到福王,这个时候人人害怕当出头鸟,反正是太子殿下自己用,想用什么帝号就用什么帝号吧。
  
      “殿下,臣觉得不妥!中兴之意乃象征天下安定,百姓丰衣足食之意,但如今天下大乱,李自成占据京城,并且随时有可能南下,百姓人心惶惶,如何可见中兴之象?”史可法竟然有不同意见,而且还明目张胆的这么说了出来,明显不给朱慈烺这个太子面子,不仅是不给面子,简直是打脸啊。
  
      朱慈烺黑着脸问道:“史阁老以为本太子要用什么帝号为好?”
  
      底下众臣心中暗笑,讽刺史可法不知好歹,太过耿直,竟然想到什么说什么,明显惹怒了太子殿下,将来定没有好果子吃。
  
      朱慈烺的确不怎么舒服,但接下来史可法给他定的年号更是让他差点吐血。
  
      “殿下,臣以为‘绍武’适合殿下。”
  
      “绍武!”朱慈烺语气都不顺了,弘光已经够衰的了,但好歹也活了一年多,而绍武却只有短短一个月,这不是诅咒他是个短命鬼吗?
  
      朱慈烺虽然知道史可法耿直,不会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但是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在朝堂,至少不适合兵部尚书这般高位,否则不被高宏图等人坑死,也要把他这个太子气死。
  
      “史阁老难道以为本太子不配用‘中兴’这个帝号?意或者觉得本太子没有能力中兴大明,还是诅咒大明不能中兴!”朱慈烺越说越严重,最后更是几顶大帽子扣下来。
  
      史可法已经,连忙拜倒在地:“殿下,微臣不敢!”
  
      “哼!”朱慈烺冷冷一笑:“本太子意已决,你等莫要多言,‘中兴’二字本太子用定了,大明中兴是为必然,本太子相信,天不亡我大明!”
  
      朱慈烺说完,甩袖离去,一路上,朱慈烺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把史可法提出朝堂,向史可法这样的人,其实并不适合朝廷上的勾心斗角,反而是做一省巡抚之类的最适合他,这不仅是他不想老是受史可法的气,最主要的是保护他,毕竟在朝堂之上,历来太过耿直的人往往很快就会被其他人坑死。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m..”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