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四十四章 朝政

第四十四章 朝政

<>
  
      乾清宫,朱慈烺正在批阅奏章。
  
      “皇上,请喝茶!”兰香白嫩的小手捧着刚沏好的热茶,小嘴吹温了之后递给朱慈烺道。
  
      没错,就是刚沏好的热茶,用嘴吹温了之后才给朱慈烺引用。说实话,不是朱慈烺成了皇帝之后就腐败了,而是皇宫里本身就有这样的规矩,朱慈烺还在北京城当太子的那一个月就知道有这样的规矩了。
  
      茶除了少许需要泡久的,大都是刚沏好不一会就饮用时味道最是清香,只不过茶水刚沏好没多久热气都没散,不好立即饮用,是以才有此规矩,虽然看上去的确太过腐败,但朱慈烺从来没想过多的破坏现已有的规矩,对于朱慈烺而言,他既然是皇帝,这样的规矩又能让他过得舒服,那他为什么他不能接受,又需要在意什么。
  
      话说,来到这个世界才两个月,朱慈烺就已经被腐朽得差不多了,生活习惯越来越像一个古代掌权者了。
  
      朱慈烺放下手中刚批注完的奏章,接过茶水美美的饮用了一口,不得不说这沾染了少女清香气息的茶水就是别有一番风味,太腐败了。
  
      “皇帝的工作果然不好做。”朱慈烺叹息的看着旁边还剩下的满满一堆的奏章,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已经批阅了整整两个时辰了,只批了不到一半。
  
      朱慈烺不得不感叹,还好这谢奏章只是相对平静的江南各地送来的奏章,就这些他都要批上个半天,想想他那个已经蒙难的崇祯皇帝老爹还在位的时候,要面对整个北方的乱局,奏章起码是朱慈烺现在的数倍往上,怪不得十几年下来每天平均只休息了大约两个时辰,明明三十来岁的人,却累得像是五十多岁的老头。
  
      朱慈烺眼睛不由得瞄向兰香海棠两个小宫女。
  
      “兰香海棠,你们是不是识字。”
  
      “回皇上,奴婢们以前在家都学过,大部分都认得。”两个小丫头回答道。
  
      “哦。”朱慈烺收回目光继续看奏章。
  
      本来朱慈烺是想着该培养培养这两个小丫头,让她两轮着帮自己读奏章,不过也只能是想想,毕竟这要是传出去,自己非得被朝臣骂成昏君,说不定还会害了两个小丫头。
  
      “左良玉?”
  
      突然,朱慈烺看着刚拿上手的这本奏章愣了愣,随即打开来看。
  
      “奶奶的,原来是要军饷的,二十万大军一年的军饷,真好意思开口啊,也不怕把自己给噎死!”朱慈烺咬牙切齿的道。
  
      左良玉这家伙从崇祯十六年开始就拥兵自重不听朝廷调遣,而且还私自将大军从八万的数额扩充到二十万,典型的头有反骨。
  
      朱慈烺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左良玉如今明着只是有二十万大军,暗地里指不定得有三四十万了。本来他左良玉要是肯听朝廷调遣,军饷也不是给不了,但他左良玉却拥兵自重,历史上还曾造过反,要不是半路他自己病死了,指不定就打到南京城下,这样一个人,若是朱慈烺给他军饷根本就与资敌无异,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朱慈烺才没那么蠢。
  
      “没有!”朱慈烺在左良玉的奏章写上两个大大的字。
  
      将左良玉的奏章扔到一边,朱慈烺继续批阅。
  
      又是两个时辰后,朱慈烺批完奏章,奏章送回内阁。
  
      “哎,胡闹胡闹啊,皇上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批阅奏章的方式还不够成熟。”高宏图看着奏章上面的批注,无奈叹气。
  
      高宏图其实是嫌朱慈烺的批注太过直接,半点婉转也没有,不够成熟,其实他也不为朱慈烺想想,朱慈烺刚刚当上皇帝,哪里知道批个奏章还需要费那么多心思,不过就算朱慈烺知道,朱慈烺也懒得弄那些弯弯角角的,毕竟他才是皇帝,大明的主宰,不需要迎合任何人,直接点可以省下很多时间。
  
      户部尚书姜曰广有意找到了左良玉的奏章,打开来看,看到两个大大的‘没有’也是眼角微跳,放到了一旁,等候明天早上的朝议。
  
      奏章一般是内阁挑选,各自负责自己的一块,写上自己的意见,然后送去给皇帝看过了之后,皇帝下了批注内阁再看,若是有不同的意见可私下找皇帝,或者在第二天早朝与百官和皇帝一起商议,又或者皇帝没有批注而是直接留了下来,召集内阁大臣进宫一起商议,不过无论如何,所有事情最终还得皇帝亲自拍板才能有效。
  
      次日早朝。
  
      “皇上驾到!”太监的声音传进金銮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朝臣们跪拜迎接朱慈烺。
  
      “诸位爱卿免礼!”朱慈烺坐在象征着天下最高权利的龙椅上,看着底下黑压压跪着的一片人影,心里悠然而生出一股威武与霸气,似乎整个人都不同了,果然当了皇帝感觉就是不一样。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跟往常一样的开场白。
  
      “启禀皇上,臣有本要奏!”
  
      一名小官出列禀奏道:“皇上,如今新朝建立,应今早完善内阁,确立首辅人选,以更好辅佐皇上治理天下。”
  
      朱慈烺点了点头问道:“诸位可有人选?”
  
      “启禀皇上,臣认为吏部尚书高宏图大人为官多年,又掌管吏部,兢兢业业,能力有目共睹,理应担任首辅之职!”还是那名小官出列禀奏。
  
      朱慈烺斜了此人一眼,不用想,这个小官肯定是东林党人,否则不会推举高宏图。此刻高宏图正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真是虚伪,朱慈烺心里腹诽道。
  
      “启禀皇上,臣有不同意见!”一名不希望高宏图当上首辅的官员出列道。
  
      “说!”
  
      “皇上,臣认为刑部尚书马士英大人比高宏图大人更适合当选内阁首辅之职!”
  
      “皇上,臣认为高宏图大人更合适!”
  
      “皇上!马士英大人合适!”
  
      朱慈烺还没发话,朝堂上便先争论了起来,朱慈烺不由得皱眉,好好的朝堂,现在搞得跟菜市场一样,朱慈烺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眼,毫无疑问,支持高宏图的东林党人数明显比支持马士英的人数多很多,几乎大半个朝堂都在支持高宏图,若不是有马士英这一边的少数一些人跟东林党对着干,朱慈烺真怀疑他的朝堂是不是已经全部被东林党占据了,成了东林党的一言堂了。
  
      “皇上,微臣要参奏刑部尚书马士英大人!”一个年轻的东林党御史突然大声呼喊道。
  
      一瞬间,朝堂立刻安静了下来,都看着这名御史。
  
      “皇上,臣参奏马士英勾结反贼,其身不正,罪该当诛!”那名御史参奏道,一出言便是石破天惊,吓得马士英一边的人心惊肉跳,差点给直接吓出心脏病出来。
  
      ------------
  
      最快更新..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