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四十九章 应龙军邹形

第四十九章 应龙军邹形

<>
  
      “废话朕就不多说了,从即日起,朕将会建立一支应龙军,何为应龙,霸者,龙之侧卫也,是为朕之亲军,将来会随着朕一同征战天下,剿灭贼寇,清虏,平定天下。”
  
      朱慈烺神情肃然无比的扫视底下所有将士,大声问道:“朕想知道,你们想不想成为朕的应龙亲军。”
  
      “想!”三千余将士一同呼喊,皇帝的亲军,谁不想当,特别是那些保护着朱慈烺从北京城南下的原东宫御林军们,他们本来就是朱慈烺的亲卫,朱慈烺要建立亲军怎么能少了他们。
  
      “呵呵,光想是不行的,朕告诉你们,朕的亲军不是那么好当的,非一支无敌之军没有资格。将来还要经历无数次大战,面对无数次生死的洗礼,只有不怕死的人才有可能活下来,你们当中若有怕死者,现在就可以滚了,朕发给你们路费,爱滚哪去滚哪去,有没有这样的人!”朱慈烺露出冷笑,冷冷在他们头上泼一盆冷水,大声问道。
  
      “没有!我们都不怕死!”三千余将士大喊,面露不服,似乎被侮辱了一般。
  
      “好,很好,既然你们都有此勇气,那朕就给你们一个成为应龙军一员的机会,朕已经给应龙军拟定好了一个训练计划,若是你们能够通过,朕欢迎你们成为朕的应龙亲军。”
  
      “纪锋,张魁山!”
  
      “末将在!”
  
      “将这些人全部打乱分成两个营,你们两各带一营,开始训练吧。”为了不让将来出现派系之分,朱慈烺打算把山东军和东宫御林军打乱重编。
  
      很快,三千余将士全部被打乱重编,纪锋和张魁山各领一营。
  
      第一天,由于刚开始训练,以及纪锋和张魁山各自带领的人数量众多,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三天后情况便有所好转,训练的效果也开始显露。
  
      纪锋和张魁山分别从中挑选做得好的士兵带队训练,除了有两组是四十四人外,其余的全部五十人一组,一共六十二队将士如火如荼的按照朱慈烺的规划展开训练。
  
      刚开始的时候许多士兵心里还暗暗不屑,认为所训练的项目都太小儿科,太简单了,只不过很快他们便不这么想了。
  
      “要命啊!”单单是第一天的第一个项目站军姿训练下来,就能让他们所有人心里暗暗叫苦,毕竟站军姿要求站着一动不动,半刻钟之内还行,但若是半个时辰,甚至一个两个时辰下来,铁人也难受,那简直就是折磨。
  
      好在这些所有将士都是曾上过战场的精英,东宫御林军甚至跟保卫着朱慈烺和周皇后一路奔袭南下,常常一整天的奔跑,还要跟贼军交战,早就练出了一身的耐力,再加上朱慈烺就是他们心目当中的神,做为朱慈烺的亲卫,应龙军的考核他们是一定要通过的。
  
      山东军以前在刘泽清的手下,有所懒散,虽然也经过几次大战的洗礼,加上他们都是张魁山从三万山东军当中挑选的,是山东军精英中的精英,但跟东宫御林军相比还有所差距。
  
      所以别看两千山东军的人数比东宫御林军多了将近一倍,但六十二队带队训练的队长却超过一半都出自原先的东宫御林军,这让原先的山东军许多都有所不甘。
  
      同时,那些原先的把总,旗总之类的将官,朱慈烺虽然都保留他们的品阶,但带队训练的却都不是他们,这些人更加不甘心,只不过他们表现不如人,怪得了谁,暗暗攀比之下,人人都憋着一口气,竟然一下子让训练事半功倍了起来。
  
      朱慈烺暗喜,为了让训练更加事半功倍,朱慈烺宣布一个月后,六十二队士兵将进行比试,前三名的队伍有奖励,第一名每人十五两银子,第二名十两银子,第三名五两银子,最低的第三名都相当于一个月的军饷,所有将士顿时更加卖命训练。
  
      朱慈烺给应龙军开出来的军饷是五两银子一个月,几乎相当于其他普通大明士兵的差不多三倍了,许多人养死士也才这么多银子,是极为可观的,引起所有将士的欢呼,也只有朱慈烺财大气粗的打算用三百万两的巨量银子来砸出一支区区三万人的军队才会这么干。
  
      朱慈烺一直奉行,兵贵在精而不再多,否则用三百万两银子若是只用来组建普通的大明军队,他可以组建十几二十万了,而不是设想中的区区三万。
  
      “保卫皇上,保卫大明!”
  
      这是朱慈烺专门为应龙军定的口号,是口号同时也是一种长期的心里暗示,也称‘洗脑’,应龙军的将士若是天天这样大喊几遍,久了他们的脑海中就会形成一种意识,一种忠心朱慈烺的意识。
  
      这日下早朝,百官们差不多出皇宫的时候,一名东林党官员隐隐听到皇宫东边的呼喊,细听之下,听到了应龙军大喊的口号。
  
      这名东林党官员走到高宏图旁边问道。
  
      “首辅大人,您听见那边传来的声音了吗?似乎呼喊的人数不少啊。”这名东林党人指着皇宫东面声音传来的地方一脸疑惑的问道。
  
      高宏图笑了笑道:“哦,那是皇上在皇宫校场操练侍卫,都是一些跟随皇上从北京城南下的东宫侍卫,皇上年纪还小,还有些胡闹,不必在意这些。”
  
      高宏图作为东林党首脑,自然有能力在皇宫安排几个眼线,朱慈烺训练应龙军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只不过因为人数不多,加上又都是跟随朱慈烺一路南下的,轮不到他管,所以便不是很在意。
  
      这名东林党官员听了,顿了顿后叹息的摇了摇头:“原来如此,果然皇上才十五岁的弱冠之龄就扛起了整个大明朝的江山,这可跟当年的正德皇帝和天启皇帝一般的年纪,只希望皇上千万不要如那两位才好啊。”
  
      高宏图心中微微一动,片刻不在意的笑了笑道:“不用担心,皇上每天批阅奏章,又没有沉迷酒色的迹象,虽然有时胡闹,但还在可接受的范围,等过段时间给皇上安排大婚,立了皇后就好了。”
  
      这些对话听着像是忧国忧民,一心为了大明着想的忠臣之言,但其实高宏图和东林党人之所以怕朱慈烺变得如同正德和天启那般,乃是因为那两位爷宠信的都是宦官,那两段日子绝对是东林清流官员流血牺牲的黑暗日子,东林党是害怕再有阉党崛起,残害他们东林党人。
  
      “不错,首辅大人真乃高见,如此说来,为皇上选妃的事情也要尽快提上日程才是,”这名东林党官员点了点头,又对着高宏图拱了拱手道:“往后还有劳首辅大人带领我们东林党辅佐皇上,引导皇上一直走在正途上了。”
  
      “应该的,应该的,这都是老夫的本份。”高宏图显得极为受用,笑眯眯的顺了顺胡子,仿佛他自己是什么圣人,要教导朱慈烺这个‘胡闹’的‘孩子’一般。
  
      ----------
  
      ,..”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