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六十二章 亡国之臣

第六十二章 亡国之臣

<>
  
      李自成山海关大败的消息传到江南,无数东林党等朝臣欢声雀跃。
  
      “首辅大人,皇上若得知李自成贼军山海关大败的消息,定然非常高兴,我等应立刻去给皇上报喜。”
  
      “对对,闯逆大败,大明中兴在望了。”一群东林党人脸上均挂着无比的兴奋,相邀去往皇宫御书房向朱慈烺报喜。
  
      “咦,马阁老你们也进宫来找皇上?”高宏图等人来到御书房门口,见到马士英等人已经先一步来到这里,便开口说道。
  
      “首辅大人你们能来,我马士英为什么不能来。”马士英一脸不善的说道。
  
      自从高宏图当上首辅,马士英章宗义等人的日子非常不好过,别看六大阁臣,大家都是一边占三个,可东林党出身的官员实在太多了,整个朝堂上百名官员,至少有七十人是东林党,还有近十个是开国以来一直住在南京城的勋贵,如魏国公徐宏基等人,这些人一般以维护大明的统治为主,只要不是有人造反,他们向来是两不相帮的,所以说马士英一边的人其实只有二十个左右的样子,连自己掌控的兵部工部刑部三大部门都掌控不过来,时时都要防着被东林党架空了。
  
      同时,马士英还得到消息,魏国公徐宏基等勋贵似乎渐渐跟高宏图走得有些近,也不知道在密谋些什么,这太恐怖了,要知道,魏国公一门可是世代掌握着南京城京营的兵权,若是跟东林党一起密谋什么事,何人能阻挡。
  
      “既然如此,我们一同进去给皇上报喜吧。”高宏图说道,率先走了进去。
  
      “哼。”马士英冷哼了一声,一甩袖口跟着走了进去。
  
      朱慈烺正在批阅奏章,每日都是一些琐事,要不是他心里熟知一点历史,还以为大明朝如今风调雨顺,天下太平了。
  
      咦!竟然有一个参奏马士英的,说他一个月前在南京城郊建了一座豪华庄园,还养了几个歌姬,耗费了十几万两白银,这些银子定然全是贪污所得,奏请他这个皇帝查办马士英。
  
      “都不是好东西,也好意思把这些事说出来。”不用想,朱慈烺明白,参奏马士英的这个官员必然是东林党无疑,这些人就想着扳倒马士英好独霸朝堂呢。
  
      要说,这样的事情朱慈烺是绝对相信的,但他也清楚,满朝文武,又有哪个不像马士英这样的,真要查办起来,谁也跑不掉。或许满朝文武正是因为这样,觉得没有人敢把官员贪污这种事摆到明面上说,所以他们才肆无忌惮的贪污,毕竟法不责众,就算知道满朝文武全是贪污,他这个皇帝也不可能真把所有人都办了,真那样做了,朝廷还怎么运转。
  
      想到这些,朱慈烺头都有点大了,他是想把朝堂治理好了,但暂时还想不出该从什么地方着手。
  
      “皇上,首辅大人等人求见。”赵德全突然进来禀报道。
  
      “宣吧。”
  
      片刻,高宏图马士英等二十几人一起进入御书房。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官员一同参拜。
  
      “众爱卿平身。”
  
      二十几个官员一同跑来御书房,而且高宏图马士英等六部尚书阁老都在其中,看着他们面上的笑容,朱慈烺猜想,很可能是山海关大战的消息传来了,这些人知道李自成大败,来给他报喜来了。
  
      “皇上,日前,李自成逆贼率二十万贼军在山海关外被山海关总兵吴三桂连同清兵一同大败,如今已经退出京城,元气大伤。”果然,高宏图满面笑容的禀报道,一张老脸都快笑成花了,好似比他儿媳娶媳妇还喜庆。
  
      “这事朕知道了。”朱慈烺嗤之以鼻,面色平淡,半点惊喜的表情也没有,眸中深处反而带着一丝深深的忧虑。
  
      可不就是这样,李自成如今早已失去民心,根本不足为虑,就算给他一百年他也得不到天下。朱慈烺一直都是把多尔衮和满清当成大明的头号大敌,此刻清兵终于开始入关了,这说明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要知道,历史上清兵从入关那一天开始,短短一年时间便以势如破竹之势,席卷了大江南北,大顺灭李自成死,南京城破大明也宣告灭亡。
  
      多尔衮不同于李自成,他比李自成高明太多了。李自成在还没有得到天下的时候就放松了警惕,忘记起义的初衷,开始蹂躏百姓,这才导致失去民心,结果被满人捡了便宜。
  
      而多尔衮却很聪明,他前期极其会收买人心,招降了不知道多少汉人当他的马前卒,直至李自成死,南明灭,天下大势尽归其手,整个天下都没有了真正的敌手,他才开始露出凶残的獠牙,剃发易服,跑马圈地,占房逋逃,抓捕汉人为奴隶,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在汉人没了反抗实力的情况下才开始施行的,这何等高明,但对汉人却是滔天大难,数千万汉人因此丧生,被杀得几乎都失去了血性,这里面既有满人的功劳,但汉奸的功劳才是最大的,朱慈烺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汉奸。
  
      “皇上,这乃是大喜事啊,应立即发榜告知百姓,让百姓也一同庆贺,您为何不见高兴啊?”高宏图有些纳闷。
  
      按理说一个月多前流寇攻破北京城,让先皇蒙难,皇上自己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江南的,这都是拜李自成等流寇所赐,如今听到李自成大败,理应高兴才是,为何-----
  
      高宏图转念一想,下意识的认为肯定是刚才一说到李自成,便让皇上想到了先皇的死,以及自己所受的苦难,所以一时心有悲伤,这才不见高兴。
  
      “首辅大人说得对呀,微臣启禀皇上,微臣觉得,我们不仅要发榜让百姓同乐,还应做些什么,最好能一举将李自成等逆贼灭亡。”一个六部的侍郎说道。
  
      朱慈烺心中一动,微微一笑,看向高宏图等人说道:“你们觉得朕应该在这个时候做些什么,有什么意见都说出吧,朕都参考参考。”
  
      众人相互看了看,还是那个侍郎开口说道。
  
      “皇上,臣认为我们应该立刻下旨给山海关总兵吴三桂,让吴三桂继续跟满人合作,追杀李自成,如此一来,我大明将可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剿灭李自成。”
  
      听完这个侍郎的意见,高宏图等人眼睛一亮,高宏图立刻赞同道:“好!太好了!皇上,微臣赞同陆侍郎的建议,满清数次入关都是劫掠而归,这说明他们并不是有意我大明江山,不过是喜好财物,只要我们能满足满人的财物所求,击败李自成轻而易举。”
  
      “首辅大人所言不错,满人要的是财物,我们可以让吴三桂试着询问满人到底许多多少财物才能帮我们大明剿灭李自成,依臣猜想,最多数百万两便可打动满人,超不过朝廷一年的军费,只要剿灭李自成,这完全都是值得的。”姜曰广说道。
  
      “对对,皇上,李自成罪大恶极,必须趁此机会一举消灭。”一帮东林党人议论纷纷,无非就是想着雇佣满人帮忙剿灭李自成。
  
      要说李自成攻破北京城之前,百官畏惧满人如同虎狼,但自从李自成占据北京城之后的所作所为传到他们耳朵里,他们对李自成的恐惧瞬间就超过了满清,以至于为了能借满清的手灭掉李自成,竟然甘愿送出数百万两之巨的军费,这是何等荒唐。
  
      百官们其实并不是怕李自成打下江南,他们最怕的是李自成打下江南之后会逼他们交出全部的家产,就如同京城的那些投降的大臣和勋贵们一样,听说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因为承受不住李自成的酷刑而惨死,剩下没死的,家产也已经全部被没收。
  
      没收全部的财产啊,这可比挖他们的祖坟还惨。
  
      “呵呵。”朱慈烺被他们的言论给彻底气乐了,朱慈烺似笑非笑的看向马士英问道:“马士英,你也这么看吗?认为朝廷应送数百万两银子给满清,借满清的手灭亡李自成?”
  
      马士英没有注意到朱慈烺隐藏在眸光深处的情绪,便没有多想的点了点头说道:“皇上,微臣也赞同这借满清的手灭亡李自成的策略,只不过臣认为姜大人设想的银子多了些,不应超过一百万两。”
  
      马士英等人也是对李自成占据北京城之后的所作所为无比恐惧,要说做一个亡国之臣他还能接受,但若是被没收全部家财,上街乞讨,他宁愿直接一头撞死,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李自成必须要死!
  
      马士英等人和高宏图等人平时虽然恨不得扳倒对方,但这一次在不惜一切代价借满清的手剿灭李自成这件事上,却出奇的一致。
  
      “这么说马士英你也赞同他们所说的言论?”朱慈烺看着底下这些文武大臣们,不由得笑了出来,笑得有些悲哀,忍不住流泪,连马士英也这么想,原来这就是帮助他治理天下的朝臣们,一个个尽是鼠目寸光,懦弱无能之辈,连一点血性都没有,数百万两银子啊,一两句话就打算送给满清了。
  
      朱慈烺此刻终于理解到了崇祯皇帝自缢之前说的那句话的含义了:朕非亡国之君,臣尽是亡国之臣。
  
      崇祯皇帝或许有错,识人不明,但满朝文武,确实是无一可用之人,全都沽名钓誉软弱无能之辈,就算圣明的皇帝,若是手下没有能臣相助,又如何治理得天下。
  
      “滚,你们都给朕滚出去。”朱慈烺大怒的猛的一扫案面,数十本原先堆着的奏章被扫飞下去。
  
      “皇上----”
  
      “滚出去!”
  
      “一群鼠目寸光的软弱之辈,李自成是我大明的敌人,难道满清就不是了吗,想我堂堂大明百万大军,难道尽是一群无能的猪!灭亡区区流寇,竟然还要花数百万两银子求满清出手。嘿嘿,你等倒是好盘算啊,可又怎么敢确定满清灭亡了李自成之后不会调转过来继续攻打我大明?”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李自成再该死,好歹是我汉人,如今他早已失去民心,根本不足为惧,满清才是我大明真正的大敌,想用我大明百姓的血汗钱去资敌,你等对得起朕吗,对得起我大明数千万百姓吗!”
  
      朱慈烺铁青着脸,杀机毕露,真恨不得将这群大明的蛀虫全部掐死,怪不得历史上满清灭亡李自成后,不用一个月就从山东一路打到江南,攻破了南京城,看来定然也有这群蛀虫的功劳。
  
      众人被朱慈烺的突然发怒下了一大跳,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在朱慈烺愤怒的瞪视之下,还是识趣的先退了出去。
  
      朱慈烺瘫坐在龙椅之上,有些茫然,连剩下的奏章也不想批了,都是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一点关于治理天下,整军备武的意见也没有,还看着有什么用。
  
      片刻,朱慈烺狠狠的抓了抓拳头,眼中闪着厉色,看来他不能再等下去,必须尽快清理了朝堂上的蛀虫,只有万众一心,令行禁止,大明才有中兴的希望。
  
      -------------------
  
      ,..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