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六十九章 暴风雨前夕 中

第六十九章 暴风雨前夕 中

<>
  
      “大人,所有可疑人等已全部清理。”
  
      “好!”锦衣卫千户所,十数名应龙军将三个人头带了回来后,张魁山看着这两名百户一名旗总的人头,森然一笑,让人再次聚集所有百户的旗总。
  
      彭程正纳闷,怎么张指挥使这么快又一次将他们召集了过来。
  
      “这就是对皇上不忠的下场!尔等若是有人胆敢再犯,本指挥使在此言明,绝不会是只杀一人了事,必满门遭劫!”张魁山也不废话,直接将三个血淋淋的人头扔了下去,冷厉的说道。
  
      为了尽快凝聚锦衣卫的人心,张魁山只能狠下心肠,以他们的全家做为威胁。
  
      彭程和所有百户旗总全部吓得脸色苍白,许多人看着地上滚圆的三个人头更是牙齿哆嗦,不敢再有任何小心思。
  
      “好,指挥使大人杀得好,敢对皇上不忠的人,就算指挥使大人不杀,本副指挥使也不会放过他。”彭程一面怒容的走了出来支持道。
  
      彭程虽然是被崇祯皇帝贬到这里的,但他做为皇帝鹰犬的心意半点没有变,一直引以为是自己的职责。
  
      张魁山暗暗点了点头,看得出这个彭程并没有被人收买,只不过他是不是可以委以重任,今后还有待考验。
  
      清除了锦衣卫里的隐患,张魁山开始按照朱慈烺吩咐的计划布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面对宫门外两百多名东林党官员的逼宫,朱慈烺半点不为所动,和依依一同吃过晚膳之后便开始睡觉,他倒要看看,高宏图等人能不能撑得到早上。
  
      “首辅大人,皇上似乎不为所动啊,这可如何是好啊。”姜曰广在高宏图旁边叹气道。
  
      虽然膝盖处垫了棉布,但几个时辰的跪下来,就是年轻人也撑不住,何况高宏图和姜曰广两个都是上了五十岁的人,此刻早已双腿发麻,满嘴发苦,想不到皇上小小年纪,竟然能顶得住他带领两百多名官员逼迫以及百姓舆论的压力,如今他骑虎难下,想要半途退缩都不可能
  
      不止高宏图和姜曰广,许多年纪上了的东林党官员也都撑不住了,有一部分不会在膝盖处垫棉布的人更是嘴唇发白,浑身颤抖,其中一人便是钱谦益。
  
      钱谦益虽然也如同高宏图和姜曰广一般是东林党三位大佬之一,但钱谦益多喜好书理儒学,很少管事,与高宏图姜曰广相比没有多少主见,这次跟随高宏图来逼宫,其实是受了高宏图哄骗,真的相信了所谓的徐月英乃马皇后转世,是天定的皇后,一心想让皇上为了大明江山遵从天意。
  
      又是一个时辰后,高宏图和姜曰广也还是脸色发白,饿了大半天了,他们也开始撑不住了,但为了面子,不得不勉强支撑。
  
      “姜大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高宏图说道。
  
      “不错,首辅大人您身子并不如年轻人硬朗,今后还要管理内阁和东林党事务,不能这般受罪,要不首辅大人先行回去休息,这里有老夫守在这里便可。”姜曰广说道。
  
      高宏图脸色黑了黑,他若是真敢如姜曰广所说的那样做了,往后还有什么在东林党和朝堂内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姜曰广难不成是想取代他的位置?想到这里,高宏图面色不善的看了一眼姜曰广。
  
      “要不姜大人先回去?本首辅在这里守着便是。”高宏图语气不善的说道。
  
      姜曰广尴尬的笑了笑,他虽然不想在这里受罪,可为了自己的名誉着想,也不敢真带头离去。
  
      姜曰广暗暗一叹,心里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只要了徐宏基二十万两银子就答应趟这浑水了,害得如今骑虎难下,还要在这里受罪。
  
      “钱大人,钱大人-----”这个时候,钱谦益突然支撑不住昏倒了。
  
      几个东林党官员赶紧上前扶住钱谦益。
  
      “首辅大人,钱大人昏倒了,为了钱大人的安慰,我等先送钱大人回去救治了。”十几个东林党官员抬着昏倒在地的钱谦益就这样走了。
  
      高宏图和姜曰广两人嘴角抽搐,真想破口大骂,他们知道钱谦益应该不是装的,但让他们气急的是,送一个钱谦益回去,竟然需要十几个人跟着,有几个甚至连钱谦益的衣服角都没摸到,也好意思跟着离开,明显是不想在这里受罪了,这些败类,妄为东林清流,高宏图和姜曰广二人心里同时骂道。
  
      虽然心里骂得厉害,但姜曰广看着昏迷了之后被人鞍前马后抬走的钱谦益,若有所思。
  
      又是一个时辰后,此刻已经进入亥时了,高宏图和姜曰广等人已经整整六个时辰没有进一滴米水了,这期间又有数个年纪上了的,不会在膝盖处垫棉布的东林党人昏倒在地,又是一大群人鞍前马后的将这几个昏倒的人抬走。
  
      姜曰广此刻饿得前胸贴后背,只觉得浑身无力,他无奈的看了看宫门,知道今天皇上是不可能妥协了,再在这里受罪就有些多余了,但就算自己想走,也不能失了颜面。
  
      姜曰广心思一转,突然老眼一翻,昏倒在地。
  
      “姜大人!姜大人昏倒了-----”这次足足有近三十个东林党官员冲上前来扶住姜曰广。
  
      “首辅大人,姜大人昏倒了,为了姜大人的安危着想,我等先送姜大人回去了。”近三十个东林党抬着姜曰广离去,其中只有十几个能抓到姜曰广的一角衣服,剩下的十几个为了掩饰,几个厚着脸皮在前面开路,剩下的几个则直接厚着脸皮跟在后面殿后。
  
      高宏图咬了咬牙,想吐血,这一幕可是被一些还在这里看热闹的百姓看了去,也不知道明天会传成什么样子,毫无疑问,他们这次逼宫算是彻底失败了,因为这些败类,让东林党成了笑话。
  
      高宏图看了一眼身后还剩下的几十个东林党官员,咬了咬牙,忍着丢脸,自己也双眼一番,假装昏倒在地。
  
      “首辅大人,首辅大人!”
  
      剩下的几十个东林党大半都冲上前来。
  
      “首辅大人昏倒了,为了首辅大人的安慰,我等应该将首辅大人送回去救治,在会来此跪拜。”有人说道,说得大义凛然,只是不知道他们回去之后还会不会如言回来继续跪拜。
  
      数十个东林党将高宏图抬走后,这里只剩下不到十个东林党了。
  
      “我东林党再也出不来如同万历清流五老这样的人了。”这不到十个东林党人看着被抬走了高宏图,失望的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后,转身离去,从后他们不会在以东林党自居了。
  
      万历后期,曾有国本之争,当时万历皇帝因为极度宠信郑贵妃,想废了原先的太子,改立于郑贵妃所生的福王为太子,但当时的东林党和万历皇帝为此争论了十五年,数次逼宫,前后五位东林党大佬生生跪死宫门,迫使万历皇帝不得不妥协,放弃改立太子的念头,这被东林党引为佳话,只不过当时的东林党是真正的清流,但经过了这数十年,如今的东林党早已经变质,已不负当年一心为国为民的本色了。
  
      --------------
  
      ,m..”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