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逆明1644 > 第七十一章 契机 上

第七十一章 契机 上

<>
  
      “皇上,皇上您醒醒------”
  
      皇宫,朱慈烺正在熟睡,太监总管赵德全突然前来叫醒朱慈烺。
  
      “发生了什么事吗?”朱慈烺睡意未散,不满的瞪了赵德全一眼,这个时候被叫起来,任谁也没有好脾气。
  
      “张魁山指挥使连夜进宫说有要事禀报皇上。”赵德全小心的说道。害怕因为打扰了皇上的美梦,被皇上责骂。
  
      朱慈烺眼角一跳,想到张魁山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必然有重大的事情禀报,顿时所有睡意被打散,急切的说道:“快让他进来。”
  
      片刻,张魁山走了进来。
  
      “臣锦衣卫指挥使----------”
  
      “行了行了,快说事。”朱慈烺催促道,哪里还有耐心等张魁山参拜。
  
      张魁山没有直言,而是看向左右守夜的宫女太监,意思很明确,事关重大,不能入第三人之耳。
  
      “你们都出去吧。”朱慈烺心里一沉,连忙清场。
  
      “奴婢遵命!”几个太监宫女行了个礼后连忙退了出去。
  
      “赵德全,你也出去吧,带人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朱慈烺看向赵德全。
  
      待所有人都被清出去后,张魁山才开始禀报道。
  
      “皇上,果然不出您所料,魏国公徐宏基三更半夜跑去找高宏图,两人确有密谋,而且很可能事情惊天,会威胁到皇上的安慰----”张魁山神情严肃,说到这里便顿住了。
  
      事情惊天?朱慈烺一愣,心里猛然一沉,看向张魁山沉声道:“继续说,不要有任何忌讳。”
  
      “是皇上!徐宏基和高宏图两人在屋内密谋的时候,臣派了一名身手矫健的锦衣卫暗中靠近聆听,虽然因为防守严密,不能太靠近,听不到多少东西,但依稀听清楚一些特别重要的字眼,‘劝说’‘不利’‘募位’!”
  
      “臣猜想,徐宏基可能是想对皇上不利,和高宏图密谋造反募位!”
  
      募位?造反!朱慈烺的手猛然一抖,一股凉意直冲脑门。徐宏基掌控京营和大半皇宫御林军的兵权,至少有七万大军,若真敢直接带兵杀进皇宫造反募位,他还真就危险了。
  
      朱慈烺无比阴沉的来回渡步,要说徐宏基朕想要造反募位,他是不怎么相信的,他觉得徐宏基还没有那样的胆子,但看其又是散播谣言,又是联合高宏图等人想要将小女儿送进宫里来当皇后,怕是有八成是想架空他这个皇帝,好和高宏图一同独霸朝堂,更甚一步便是学汉之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朱慈烺心中微颤,不管这是不是真的,徐宏基此人定然是生出了不该有的野心,无比危险,想要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唯有以雷霆之势将两方同时铲除。
  
      朱慈烺起了杀心,如今清兵已经入关,他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本来一开始的时候他是想等应龙军彻底成军之前才开始动手铲除东林党的,但徐宏基既然牵扯了进来,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如今应龙军只有三千余人,而且都是他从北京城一路来到南京城的时候顺带的,没有人能说什么,徐宏基等人怕是也没将这区区三千余人放在心上,可一旦他下令应龙军开始扩军就不同了,徐宏基和东林党都知道兵权意味着什么,以他们现在的谋划,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扩军的。
  
      “这件事情朕知道了,你回去之后让人密切注意徐宏基和高宏图的动向,一有情况立刻来报。”
  
      “臣遵命!”张魁山领命走了出去。
  
      朱慈烺又思虑的一会,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还没有想好稳妥之举之前,他暂时不能轻易动手。
  
      “是谁!”朱慈烺突然眼神如电,瞬间向左后方看去。
  
      “皇上。”从那里走出来的人竟然是依依,还有一直服侍依依的黄莺。
  
      “依依?你怎么出来了。”朱慈烺一愣,有些懊恼,他怎么忘了依依同他住在一个宫殿里,还有黄莺,因为一直照顾依依,和依依甚为相熟,两人在一起久了感情非常好,依依便主动要求让黄莺和她住在一起说话解闷,不用想,刚才他和张魁山说的话她们一定听见了。
  
      依依朱慈烺不担心,他相信依依不可能会出卖他,但黄莺----
  
      朱慈烺看向黄莺,神色莫名。
  
      黄莺心里猛然一颤,看出了朱慈烺神情里蕴含的意味,有些悲哀,也有些心酸,忍不住一双眼睛冒出了丝丝雾气,跪了下来,声音有些哽咽道:“皇上是不相信黄莺吗?黄莺的命都是皇上救的,黄莺绝不会出卖皇上,若是皇上还不相信,请杀了黄莺。”
  
      黄莺说得坚决,丝毫没有做作。
  
      “呃----不是,朕并没有怀疑你,你先起来吧。”黄莺眼眸中透出的伤心与决绝让朱慈烺看着有些愧疚,心里也生出了些许异样,感觉黄莺表露出来的悲哀与伤心有些怪异,虽然不是假的,但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虽然对黄莺表现出来的情绪有些异样,但朱慈烺的确没有在怀疑黄莺,黄莺是他诛灭刘泽清的时候,从刘泽清手上解救出来的一群歌姬之一,他也算是黄莺的恩人了,黄莺没有理由出卖他,而且黄莺来到南京之后一直跟依依一起住在这里,根本没有接触过什么人,又有谁能无声无息的收买她。
  
      “黄莺姐姐,走,我们睡觉去,不要理这个人。”依依怪异的看着默默流出泪水的黄莺,又看了眼朱慈烺,心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上前拉着黄莺的手,她听明白了朱慈烺和黄莺对话里蕴含的意思,知道朱慈烺在怀疑黄莺,当即不满的白了朱慈烺一眼,拉着黄莺的手留给朱慈烺一个背影后就走进了内殿。
  
      朱慈烺瞪了瞪眼睛,嘿,爷可是皇帝,你们怎么能这么对爷,一点礼貌也没有。然而,朱慈烺心里虽然这么喊,但神情里看不到半点恼怒,反而是享受。
  
      虽然他是皇帝,但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是希望能平等相待,他觉得这样才能让双方对彼此生出真正深厚的情感。
  
      ---------------
  
      ,m..”
  
      本作品的网友自行上传,请登陆浏览更多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