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鬼妻 > 947 旧友
    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我脑袋里一下子短路了,之前我可是没想过会有这个可能性,自然而然的把我们两个排除在外了。
  
      真的像他说的那般,连我自己都有可能是那个被附身的人。这不符合常理,我总觉得不可能鬼上了自己的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自己也完全感觉不到哪里不舒服。
  
      通常鬼上身之后,人的灵魂会本能的排斥外来鬼魂,身体或多或少都会出现一些轻微的不适感。
  
      我回想了一下,这两天身体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应该不是我被上身了。
  
      吴非看我好像挺紧张的,他告诉我:“你也别多想,只要它不行动,对人体是无害的,不过我们说的话它有可能会听到!”
  
      这番话又一次让我震惊,我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女鬼接近我们,不一定是来寻仇的,我们是得罪了它,可它受人摆布,先不说有没有自主意识,就是时间它都没办法自己安排。
  
      只有一种可能性,是石一凡安排它来到我们身边的,他的目的不用说也能想到,一定是想偷听我们说话。
  
      我们只是小人物,早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不杀我们,已经烧高香了,我想不出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要安排一个女鬼来监视我们?
  
      这是我的猜测,是否正确我不敢说,只是把这种可能性告诉了吴非,我想听听他怎么说。
  
      吴非思忖片刻,开口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果真被你猜对了,那就说明我们对他还有利用价值!”
  
      我俩正在讨论关于石一凡的动机,忽然有人按门铃,我过去开门,却从猫眼里看到了一张让我感到意外的脸。
  
      住酒店我习惯性看猫眼,酒店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谁敢保证开门的一定是好人。这一眼望过去,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没想到来的人会是他!
  
      这人正是我一直想找而找不到的,张应天,那个利用我,欺骗友谊的那个死党!
  
      我一直想找到他,问问他为什么要欺骗我!
  
      犹豫了片刻,我打开了那扇门,再次看到他,我心里只有怒火,很想痛骂他一番,可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觉得没这个必要。
  
      我把他迎了进来,吴非看到他之后同样感到震惊,他立刻挺直了身子,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我招呼他坐下来,问他:“找我什么事?”
  
      昔日的好友,再次见面却没有了曾经的熟悉感,我受不了别人欺骗我,尤其是他干了那么多怪事,居然还跟石一凡有来往!
  
      他看起来很紧张,似乎有话想跟我说,但是犹豫了半天也没说出口。我告诉他:“有什么话你就说,反正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我这次来是告别的,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一直以来我很自私,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残害他人,出卖朋友,到头来才发现自己错了!”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错在哪里,说来听听?”我尽量让自己语气平和一些,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动手打他。不是我小气,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以交了这样的朋友感到耻辱!
  
      张应天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这次来我也没打算得到大家的原谅,只是来道歉,顺便道别的。”
  
      说实话,我并不是多恨他,只是很生气而已,看到他诚心悔过,也不是不能原谅。怕的就是他又玩什么花样,防人之心不可无,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应该没有人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刚才他提到,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先听听他怎么说。
  
      通过询问,我得知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张应天告诉我们,他的确跟石一凡有来往,确切的说,他是石一凡的老板,但只是生意上的老板,他提供钱财,石一凡负责帮他办事。
  
      也是这时我才知道,张应天的背景很大,他居然在国外开了几家公司,内地也有几家上市公司!
  
      他跟我年龄差不多大,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怎么可能拥有好几家上市公司?
  
      不止是我感到震惊,吴非也表示这不可能,先不说他有没有庞大的背景,就算有,未成年人要管理上市公司,理论上是不大可能的。
  
      吴非的观点也正是我想提问的,首先要确保他有睿智的头脑,就算他有,庞大的人脉也是必不可少的,发展人脉需要时间,据我所知,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学校里。商场如战场,信任不可或缺,信任的前提是建立在时间和好处上面的,他缺少的恰恰是时间。
  
      等他开口解释,这下我真的哑口无言了,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我认为他可能是受了刺激,导致大脑不清醒,又或者是根本是来愚弄我们的。
  
      他说他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岁了,身份换过两次,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一个人活到一百多岁,还像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一样年轻,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每隔几十年就换一个身份。
  
      我正想问他这次来到底是为什么,这些话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很多问题想问,还没想好先问什么,门铃又响了。
  
      这次是小蝶回来了,她不认识张应天,我给她做了简单的介绍,照顾她坐下来,让张应天继续说下去,我需要了解更多,才能分析他有没有说谎。
  
      他继续跟我们说,不止是他活了一百多岁,石一凡也是,他们很早就已经认识了。而且石一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是他安排张应天接近我,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引我上当,因为苏晴是决定石一凡成败的关键!
  
      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已经不能再受刺激了,这些真相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我以为石一凡抓走苏晴,只是碰巧罢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没等他说完,孟兰和颜如玉回来了,她们带了饭菜回来,谈话到这里被迫终止,看来我们需要单独谈谈,以免被石一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