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一章 土匪师爷 上

第一章 土匪师爷 上

    我是老核桃养大的,从我懂事儿开始,就是觉得他挺邪门儿。
  
      老核桃都已经七老八十了,还整天搓着两颗核桃往山里跑,有时候一去就是几天几夜不见人影。我问他去山里干什么,他说找人唠嗑。
  
      山上除了一个埋着好几十号人的胡子坟,方圆十多里就没有一户人家。他找那些死人唠嗑?
  
      别看他自己一天神神秘秘的哪儿都跑,却给我立了两条规矩:一不许上山,二不许下河。农村孩子有不上山,不下河的么?我憋不住跟别的孩子去玩,他却总能把我抓回来,看得死死的。
  
      我那时候觉得他肯定是魔障了。村里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能都躲着他么?我是被他领养的,想躲也躲不开,要不,我也躲得远远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我才知道,老核桃确实邪门儿。
  
      那天,我正陪着老核桃在山坡子上下棋,就看村头来了好几辆轿车,车里下来那帮人,像是请祖宗似的请下来一个老头。
  
      没一会儿,那老头就端着个罗盘往我们这边走来。给他领路的那人我认识,是村里有名的老板高大头。那人平时看人,鼻孔都往天上去,这会儿在那老头面前,却比孙子还恭敬:“葛大师,我说的就是那地方……”
  
      高大头指着离我不太远的一块空地:“去年,我亲眼看见,一条胳膊粗的乌头蛇跟一只大野鸡在那儿打架争地盘,乌头打赢之后,哧溜一下就钻那地窟窿里……”
  
      葛大师忽然快走了两步,拍着手乐道:“黑龙宝**,黑龙宝**啊!我看了这么多年风水,见过最好的墓地都赶不上这块!”
  
      高大头乐得差点儿没跪下,赶紧往那葛大师手里塞红包。
  
      这事儿,本来跟我们不挨着,谁曾想,老核桃噗嗤一下乐了:“jb的黑龙宝**!那地方要是敢埋人,不出事儿才怪呢!”
  
      老核桃说话的声儿不大,可是人堆里却有耳朵尖的,当时就有人指着老核桃骂开了:“你逼逼什么呢?”
  
      老核桃横了对方一眼,没吱声。那人反倒来劲儿了,奔着老核桃就走了过来。我当时只有十一岁,比那人还矮了半截,可我也不能眼看着老核桃吃亏啊,所以立刻从地上捡了块石头,挡在了老核桃前面:“你想干啥?”
  
      “吓唬老子?你毛儿长齐了吗……”那人话说到一半儿就不吱声了。
  
      我还正纳闷呢,老核桃却从后边儿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人家自己愿意找死,咱们也不能拦着。”
  
      我这时候才看见,老核桃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敞了怀,他胸口刺着的震天雕从衣服里面露出来一半;原先在他手里的那两颗铁核桃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只是他手指头缝里却沾着核桃壳。
  
      我当时就想:铁核桃不能被他捏碎了?那玩意儿,拿锤子砸都费劲呢!
  
      老核桃也不管我怎么想,背着手就往山下走。我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生怕有人追上来。高大头那伙人里还真有人不服,原先要打老核桃那人死活拽着他,不让他过来。后来实在拉不住了,才来了一句:“你找死啊?那老头是老胡子!”
  
      我听完也吓了一跳,胡子就是东北的土匪。要是按老核桃的岁数往回推,他在建国之前土匪闹得最凶的那会儿,也就是三十多岁,说不定真当过胡子。
  
      但是这事儿,我回去也没问。老核桃那人就这样,他不想说的事儿,你磨叽几天,他都不吱声。
  
      本来,我以为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高大头迁完坟才没几天,就有人找上门了。
  
      来的那人岁数也挺大,见了老核桃就是一拱手:“蘑菇,想娘家人了,来看看孩子他舅。”
  
      老核桃一撇嘴:“都他妈什么年月了,还玩这个?有屁快放!”
  
      那老头也不生气:“老哥哥是托天梁?”
  
      老核桃就没给对方面子:“托天梁算个卵子。”
  
      我一听,不好,这不是找打架么?没想到,那人眼睛一亮:“老哥,俺遇上难处了,你老哥可得伸伸手啊……”
  
      老核桃扭头跟我说:“小子,出去打壶酒。我要跟这个兄弟喝两口。”
  
      那人挺有眼力见的,直接往我兜里塞了酒钱。我知道,他们两个说事儿,不想让我听。
  
      不听就不听!我听不着,还看不着么?
  
      老核桃晚上出去的时候,我就悄悄跟着他出了门儿。我看见老核桃一路往高家坟地那边走,等到了老高家新坟之后,就躲在坟头后面,伸手往出掏东西,没多一会儿,就在旁边堆了一堆土。
  
      我离老核桃太远,根本看不清他在后面鼓捣什么。直到他走了,我才慢慢靠过去,拿手电往坟堆子上照了一下。
  
      也不知道老核桃是怎么想的,在坟堆后面掏了一个窟窿不说,就连里面的棺材都让他掏了个眼儿,隔着棺材都能看见死人的脑瓜壳子。最奇怪的是,老核桃还在窟窿上架了三块青石板,看着就像是给坟堆子开了一个后门。
  
      我刚往前凑了凑,就唧一声踩了一脚稀泥。我低头一看,就见地上多了一滩子黑水。那水好像是从坟里淌出来的,还带着一股臭味,熏得我差点儿呕出来。
  
      我穿的可是新鞋!从买回来就天天擦,沾上点儿泥我都心疼,更别说沾了这么一块像屎一样的玩意儿!
  
      我那时候数岁不大,脾气却挺急,完全没去想坟里怎么就能淌出水来,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我手里要是有把锄头,当时就能把坟刨了!
  
      我手里头虽然没有家什,兜里却揣着一个麻雷子。
  
      走山的人,一般都会带个鞭炮、二踢脚啥的,万一要是在山上遇上啥事儿,点着了扔过去,一是能吓吓对方,二是能传个动静,等着附近的人来救。
  
      我把从老核桃那儿偷来的烟卷点上一颗,对着了麻雷子,伸手就扔坟窟窿里了。
  
      坟里“哐”的炸了一声之后,我就听见坟里鬼哭狼嚎的叫起来了。我没听清那声儿喊的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人的动静。人再怎么喊,也喊不出那么尖的声儿。
  
      我这才知道害怕了,撒腿就往山下跑。
  
      我本来是想直接跑回家的,可是跑着跑着,就不知道自己跑到哪儿去了,除了知道自己是在林子里,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等我好不容易跑到一个开阔点儿的地方,却彻底懵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我从小就爱往山上跑,李家沟附近的沟沟岔岔,我差不多都跑遍了。可是这地方,我却从来没来过。
  
      我拿着手电往四周照了几下,就看见远处有一堆白花花的东西。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照到了一个挂着黑布的雪堆子。可是仔细一想,不对呀!现在大夏天的,哪儿来的雪?
  
      那是一个人!是个穿着一身白衣服,蹲在地上的女人!被我当成黑布的东西,就是她的头发……可是,谁会大半夜的蹲在荒山野岭上?
  
      我头一个反应就是往回跑。谁曾想,我一转身,就看见那女人跑到我后头来了。她把两只手抱在怀里,低着脑袋蹲道当间,把山路都给堵死了。
  
      我下意识的拿手电往两边照了几下,想看看能不能换条路跑。可山路两边全是黑漆漆一片,手电光照过去就是一个白道儿,什么都看不清,只有我前面那女的,不用手电照着,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等我再往她身上看的时候,那女的不知道怎么就一下贴到我前面了,脑瓜顶差点儿没碰着我的肚子。我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那女人一下从怀里举出来一个用寿衣包着的孩子。那孩子脸上煞白一片,只有脸蛋像是被红纸染过似的,画着两团子红印。
  
      死孩子!
  
      我们这边有个规矩,夭折的孩子,都得往脸上画两团子腮红,弄得跟纸扎的童男童女差不多,为的就是让他们找个“老仙儿”,先伺候着,等他们父母下去了,再领回来;要不然,小鬼儿进了阴间的母子河,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那女的拿寿衣包孩子,不是抱着一个死孩子,还能是什么?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