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三章 拜石入门

第三章 拜石入门

    老核桃的话,我当然不信:“你瞎扯啥呢?老辈人都说‘鬼怕恶人’。胡子不狠不凶,那还叫胡子?”
  
      “滚你爹的!”老核桃张嘴就骂开了:“胡子再厉害也只能跟人横,跟鬼神行吗?”
  
      “你在山外都能撞邪,胡子那可是常年活在深山老林里,个把月都不下山一回的;遇上官兵围剿,还得往更深的林子里钻,躲上三五个月那是常事儿,撞邪那也是常事儿!”
  
      “解放前那会儿,是个人都知道,越深的林子里,怪事儿就越多,越往深山里去,出来的机会就越少。胡子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买卖,谁手上没沾过人血?杀过人的人,比常人更容易撞邪。一个绺子里,要是没个能跟鬼神打交道的人,进一次深山就别想再出来。要是没有能镇住鬼神的本事,师爷凭什么坐绺子里第二把交椅?”
  
      我这一听,眼睛就亮了,死活缠着老核桃,要跟他学盘山鹰的本事。
  
      其实,我那个时候还真没想太多,也就是个孩子心气,遇上觉得好玩的事情,就想跟着学。
  
      “你想给我当徒弟?”老核桃看了我半天,才点了点头:“还行,有胆子、有义气,命也够硬,还没什么牵挂,做我徒弟倒是不错。可是,我有仇人,将来要是遇上了……”
  
      老核桃想了半天,最后咧嘴一笑:“现在哪儿还有胡子了,拿江湖道道吓唬你干啥?我这点本事,要是带棺材里了,还真有点儿可惜……走,我带你去拜山。”
  
      老核桃从家里翻出一捆子黄香、黄纸、一壶酒,又弄了只活鸡,就带着我往村头那边儿走。
  
      我走了两步才问老核桃:“咱们这是去哪儿?”
  
      老核桃头都没回:“去砍头坡。”
  
      我让老核桃吓了一跳----那可是一个闹邪门儿的地方!
  
      砍头坡,不是真用来砍人脑袋的地方。起这个名儿,全是因为坡下面有块石头,那块石头就像是一个被倒捆着双手、跪在地上往前栽倒的人;人脖子的位置正好搭在河边上,河水正好在石头前面推出来一个坑。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被拉到河边砍了脑袋的尸体。
  
      更怪的是,不管下多大的雪,都埋不住那块石头的“后脊梁”。大雪天去看石头,就跟让雪埋了半截的尸体似的,还腾腾冒白气儿。
  
      当地人宁可多走二里地出去,也从来不顺着砍头坡上山下山。他们都说,要是踩了那块“没脑袋”的石头,一准撞邪。
  
      老核桃领着我去那儿干嘛?
  
      等到了地方,老核桃才把东西对着死人石摆到地上:“一会儿,你就给那石头磕头,我不说停,你就别停。”
  
      我一下愣了:“咱们不是得拜祖师爷吗?”
  
      “盘山鹰,不拜祖师爷,就拜断头台。”
  
      胡子不是没有祖师爷,东北胡子拜的祖师爷是达摩老祖。这事儿听起来挺奇怪,但确实是真事儿。达摩老祖是十八罗汉之一,十八罗汉劫富济贫,胡子为了标榜自己是义匪,才拜的达摩老祖。
  
      老核桃絮絮叨叨的道:“干胡子的,十有**逃不过脑袋上那一刀,不是被官府剁了,就是死在别人手里,拜断头台才是正经事儿。”
  
      “这里有个现成的砍头坡,那是好事儿。要是没有,咱们就得砍颗树,放倒了之后,把树冠砍下来,当没脑袋的死人用。”
  
      老核桃点了香,自己拎着公鸡站到了死人石后面:“跪下磕头。”
  
      我刚一跪下,老核桃就把公鸡的脑袋给拧了下来,手一松,把没了脑袋的公鸡扔在了死人石上。
  
      我也不敢多看,赶紧低下脑袋磕头。等我第一次起身的时候,正好看见,没了脑袋的公鸡顺着死人石往前跑,腔子里的血喷得满地都是。
  
      我刚磕了三个头,就听老核桃喊了一声:“行了!”
  
      等我抬头看时,那只鸡已经趴在死人石上面,鸡脖子正好压在石头的断口上,鸡血顺着石头一直往下淌;离老远一看,真跟刚被砍了脑袋的人一样。
  
      老核桃踩在石头上,一脚把公鸡给踢进了河里,隔着河沟蹦到我前面:“你天生就是做盘山鹰的材料!咱们回家!”
  
      老核桃告诉我,让公鸡跑断头台就是看祖师爷收不收我。公鸡像刚才那样停在石头正当中的,就代表石头替我挡了一条命,将来我肯定能躲过一次断头之祸。
  
      公鸡没停正中间,他也一样收我,但是将来遇上大祸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么好运道了,不死也得落个残疾。
  
      公鸡跑偏了,从石头上掉下来,那就是祖师爷不收我,老核桃说什么也不能传我本事。
  
      可拜师没几天,我就后悔了……盘山鹰那套功夫简直就不是人练的!术门的功夫得学,杀人的功夫也得学,江湖规矩得学,就连木匠、炉匠这样的小手艺,他也教我。
  
      我问过老核桃,怎么学这么多?
  
      他说了,谁让盘山鹰是胡子呢?
  
      要是光吃大仙儿这碗饭,学个请神看事儿什么的就够了。但是,当胡子不行!
  
      胡子得有拔刀立腕的本事。真要上了阵,谁管你是不是师爷,见着了抡刀就砍、拔枪就崩;指着别人过来救你,脑袋都得让人拎走当尿壶。功夫就是保命用的。
  
      “教你小手艺,那是盘山鹰的规矩。谁也当不了一辈子胡子,早晚有金盆洗手的时候。胡子不知道存钱,不在绺子里了,早晚得饿死,小手艺是为你安身立命用的。有时候踩盘子也能用上,好好学。”
  
      我不好好学行么?
  
      老核桃教人比鬼还狠,学不好就真踹人,我差点儿没让他踹死。一开始我天天哭,时间长了,也就不觉得累了。
  
      我总问他,我什么时候能不学?
  
      老核桃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在我胸口上纹上一只鹰,我什么时候就能出师。
  
      胡子纹身有讲究----胡子纹身只有龙、虎、鹰、狼。
  
      只有掌柜的,才有资格纹龙、纹虎;绺子里最能打的纹狼;师爷只能纹鹰。一般绺子里的师爷,还没资格纹鹰。瞎往身上画花的,让人看见了,把你人皮揭下来一块都算是轻的,弄不好就得没命。
  
      我知道老核桃也就是这么一说,他心里想让我继续上学,不会真给我纹身。那东西一上身,将来哪个大学敢收我?
  
      我跟老核桃在一起住了十七八年,他除了不告诉我绺子里的事儿,一身本事一点儿没落的让我学了个遍。
  
      本来的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直到那年我高考完……
  
      我刚从考场出来的那天晚上就接到村里的电话,说是老核桃要不行了。
  
      我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连招呼都没跟别人打,就一路往回跑。老核桃都已经九十多岁的人了,年轻时还受过暗伤,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撑到再见我一面,路上一点儿没敢耽搁。等我到家时,天也快亮了。
  
      我一进家门,就看见老核桃穿着一身寿衣,盘着腿坐在炕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门口,像是专门在等我。
  
      “你不是快……”我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谁他么没事儿跟我开这种玩笑?
  
      老核桃慢慢悠悠地开口道:“我昨晚上就死啦,你这是在跟死人说话呢。”
  
      我当时就一个激灵。老核桃要是不想走,确实有拖上一天半天再走的本事。他说的不能是真的?
  
      老核桃开口道:“我等你回来,就是怕你把我给烧了。记得,给我弄口棺材,亲手把我埋了,明白不?”
  
      我刚一点头,老核桃立刻直挺挺地倒在炕上,没气儿了。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