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章 跪不跪

第五章 跪不跪

    我一下停住了,倒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那声音太熟悉了----是老核桃,绝对是老核桃!他的声音我听了十几年,绝对不会听错!
  
      可是那声音明明是从门口传过来的。要是老核桃在门口,那我身上背的是谁?
  
      我刚想回头,老核桃的一只手掌就压在了我脑袋上:“不许停,继续走!”
  
      他的声音里明显带着一丝阴寒的杀意。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压在我头上的手掌往里收了一下,五指的指甲同时按在了我的头皮上,那架势就像是准备抓穿我的脑袋。
  
      门口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不用怕他,他不敢杀你!等会儿他从你身上抬腿,你就把他掀下来!”
  
      我身上的老核桃明显动了一下:“你回头看看跟你说话的是谁。”
  
      我稍稍转了下头,却没看见庙门口有人,等我目光往上一抬,才看见门框上挂着一个纸扎的小孩儿。纸人我看过不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纸扎的小孩让我觉得异常熟悉,就好像自己在哪儿见过一样。
  
      老核桃阴声道:“看见了?跟你说话的是鬼。”
  
      “他自己才是鬼!”纸人厉声道:“前天晚上,他趁我不注意夺了我的肉身,我才附在了纸人上。你没听见他说话的动静不一样吗?”
  
      纸人不等别人说话就飞快地道:“他要踩着你上神台,你要是被他踩到脑瓜顶,必死无疑!你不能再往前走了!”
  
      老核桃冷声道:“你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像我?还觉得他有些熟悉对不对?他就是当年借走你一口阳气的那个死孩子!你仔细想想……”
  
      “他有你一口阳气在,你做什么他都知道,别信他的。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只带回来一个女人的尸首,没找到那个死孩子。那就是他!他有你一口阳气,你想什么他全都知道。上不上当,全看你了!”
  
      老核桃最后一句话的语气确实很像他本人。他说话从来就没有重复第三遍的时候,什么话最多说两遍,两遍之后,你爱信不信。
  
      纸人冷笑道:“你背的人要是我,我会让你这么上山么?你自己想!”
  
      我到底该相信谁?
  
      我在原地站了两三分钟,见他们两个谁也没有再出声,最后一咬牙,往神台的方向走了过去,在神台下面慢慢跪了下来。
  
      老核桃冷笑一声,松开缠在我腰上的双腿,一只脚尖踩着我的脊梁慢慢站起来,第二脚也紧跟着往我头上落了下来。
  
      他的脚掌刚要碰到我的发梢时,我忽然一下挺身而起,把老核桃整个给掀了出去,紧跟着一转身,从兜里掏出两颗铁核桃,朝纸人打了过去。
  
      核桃本身就属阳木,加上人手不断盘搓,融入了人体气血,核桃表层一旦发红就是至阳之物,用来打鬼,无往不利;有些上品核桃投进阴气当中,甚至会发出像是鞭炮似的爆炸。老核桃没事就在那儿搓楸子(东北核桃),实际上是在制作法器。
  
      我不太喜欢楸子,更喜欢搓铁核桃,不管什么时候,我身上都会带着一堆铁核桃。给老核桃送葬,我怕冲了阴灵,身上没带什么趁手的家什儿,就只能用核桃打鬼了。
  
      那两颗核桃从我手里飞出去之后,就在空气中带起了一阵红芒,乍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飞在空中的火炭,直奔纸人飞了过去----我的核桃能在空气中擦出火光,可见小庙里已经汇聚了多少阴气。
  
      纸人万万没想到,我往他这边冲过来,不是为了逃命,而是为了杀他,仅仅一愣的功夫,两颗核桃就已经一前一后地逼近了纸人的面门。
  
      后者猛一缩头,第一个核桃紧擦着他头顶飞掠而过,虽然没伤到头颅,却在他头上带起了一道火烧似的痕迹。纸人本能地挺身时,第二个核桃也继踵而至,不偏不斜地打进了他的脑袋。
  
      纸人的脑袋在核桃的撞击下炸得四分五裂,一股绿的磷光从他脖子里喷射而出。眨眼之间,整个纸人就烧成了一个人形的火团。
  
      我仍旧去势不减地往纸人身上撞过去。就在我快要跑到庙门口的刹那间,忽然觉得身后似乎冒出了五六个人。我虽然没来得及回头去看身后的动静,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些人从四面八方往我身后冲过来……
  
      我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就直奔着燃烧的纸人撞了过去。等我带着一身火星闯出庙门时,远处忽然晃出来一道人影----老核桃?
  
      现在,我已经不敢相信对面的人究竟是不是老核桃了。
  
      “低头!”老核桃仅仅喊了一声之后,七八个核桃就从他手里像是打枪一样接二连三地飞了出来。我本能地把头一低,身后也跟着传出来一阵鬼哭声。
  
      等我回头再看的时候,小庙里除了四件被打出窟窿的寿衣,就剩下一具干巴巴的尸体了。我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见过那具尸体生前的模样,可他怎么会找上我呢?
  
      老核桃大步走了过来,对着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我教你的那些玩意儿,你都就饭吃了是不?是不是活人给你送的信,你看不出来?屋里坐的人是死是活,你分不清楚?电话打到阴间还是打到阳间,你也弄不明白?我就不该救你,让你死了,还能少给我丢点儿脸!”
  
      “你什么都知道啊?”我一下懵了。
  
      “你个鳖犊子回村我就知道了!”老核桃气得不行:“山魅子进了咱家,我也清楚。我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把事儿办明白!”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从我在县里接到通知,一直到我上山,确实有很多我该看却没看出来的地方。如果换个人,我恐怕早就把对方的把戏拆穿了。可是,鬼魂装成老核桃,却把我的脑袋搅得一团糟,除了哭,什么都看不明白了……
  
      老核桃看我垂着脑袋不说话,心也软了:“小子,我什么都教你了,就是一条你没学明白:盘山鹰出手,六亲不认!你一看见我死了就慌了神儿,这可不行啊。我跟你说几件事儿,你必须记清楚了……”
  
      “第一,我死,不会让你看见,你也不需要给我送终!”老核桃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没人能看见自己老死的震天雕。”
  
      老核桃不等我说话就跟了一句:“第二,就算是你的兄弟、朋友、亲人,只要他一旦变成了鬼魂,就不要完全相信他。鬼其实比人更好操纵。”
  
      老核桃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你的事儿,他们怎么会知道?那是鬼魂说的!赖在咱们村里不走的那几个死鬼,哪个你没见过?哪个没吃过你的饭?可是,只要有更厉害的鬼压住他们,他们就能把你全都卖了。”
  
      “山魅子会骗人,他们骗人的前提就是必须了解你。他们没法儿跟活人打听的事儿,只要找到鬼魂,就能知道个一清二楚。这事儿也怨我,我一直没下狠手把村里那几个孤魂野鬼全灭了。”
  
      老核桃深吸了一口气道:“山魅子知道你学过法,怕硬磕硬不是你的对手,才想出这招来骗你。要不是中途插进来一个打野食儿的山魅子,你还未必就能完全反应过来?”
  
      我点了点头:“对!后来我想明白了,你要是没了,无论如何都不会害我;更不可能钻进纸人肚子里,你丢不起那个人。”
  
      “你这孩子……”老核桃狠狠瞪了我一眼,也不去管地上的尸体,转身就走了。
  
      我知道他还在生我的气。他教了我这么多年,我却差点儿栽在山魅子那种只会骗人的小鬼手里,肯定是把他气得不轻。
  
      他就那么绷着脸,一直到我的录取通知书下来,才算跟我说了话。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