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六章 情无份,缘必孽

第六章 情无份,缘必孽

    那时候,我跟老核桃都是靠吃救济活着,家里连点儿余钱都没有,上哪儿弄学费?就在我到处张罗学费的时候,当初那老头又带着高大头找上门儿了。
  
      我趴在门外边听了好半天,隐隐约约听见他们说,好像是要请老核桃出山办一件事儿,只要事情成了,他们愿意给高价。
  
      老核桃说什么都不同意,急得我在外面直跺脚。
  
      那时候,我也是快急疯了,都恨不得出去给谁一闷棍,把学费给弄出来,心里一急,脑袋就发热,一推门直接闯进屋里:“这趟买卖我接了!”
  
      “放屁!”老核桃当场炸了锅:“你他娘长能耐了是不?给我滚出去!”
  
      “你就让我接!”我说着话,眼圈就红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委屈过,明明就在眼前的东西,老核桃为什么偏偏不让我伸手呢?
  
      老核桃看了我好半天,才叹了口气,跟高大头说:“你们先回去,最多三天,我就给你消息。”
  
      他们两个走了之后,老核桃就坐在炕沿上嗒嗒地抽烟,手里的楸子搓得嘎啦嘎啦直响。
  
      老核桃除了爱喝两口、爱抽两口,就喜欢搓核桃,一对核桃到他手里,只要半年就能搓得通红铮亮,老核桃的外号就是这么来的。
  
      老核桃平时搓核桃从来不出声,只有心里有事儿的时候才会搓出动静。
  
      我在一边儿也不出声,就等着他点头。
  
      老核桃把一袋烟抽完了才开口道:“你小子那驴脾气……我知道,我要是不把话说明白,就算把你捆了,你也能想办法跑出去接生意。”
  
      老核桃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头几天你为啥会撞邪?”
  
      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前几天撞邪的事情,我心里也一直都在犯合计。全村那么多人,山魅子为什么偏偏就来找我?还像是事先踩好了盘子一样,连狗子都给弄出来了。老核桃当时跟我说的时候就含含糊糊的,我总觉得老核桃好像是故意瞒了我什么事儿。
  
      没等我问,老核桃自己就说了:“你小子来得邪门儿呀!你不想想,这些年,我什么本事都教你了,就是不让你开鬼眼。是为了什么?就是怕你看见身边有山魅子,不知道深浅,上去跟他们比量,最后被人家骗进山里。”
  
      我当时就愣了:“我怎么就来得邪门儿了?”
  
      老核桃慢慢地说道:
  
      当年,我从雪地里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身上只包了一套寿衣,脸上还画着红。我翻来覆去地在寿衣上找了好几遍,才看见一句话:“缘无份,情必孽”。
  
      我这才给你起名叫李孽,为的就是将来能让你找着根儿。
  
      山魅子抱着死孩子,问人“他能不能活”,那是在借人的阳气。被问的那人说一句“能活”,死孩子就能借走那人的一口阳气,阳气多了就能变成小鬼儿,给山魅子卖命。
  
      要是换成人抱个死孩子这么问,那就是给孩子夺命啊。你生下来之后,肯定已经没命了,是有人用了邪法,硬把你从阎王手里给抢回来的。
  
      你的阳气是跟人借的,而且还不止借了一个人。帮你续命的人虽然让你活下来了,可是也给你埋下了祸根哪!
  
      山魅子借人阳气,就算术道上的人不收了他,老天爷也不能容他。但是,他们要是抢你的阳气,那可就名正言顺了,因为你的阳气不是正道儿上来的。
  
      这些年,我都不让你离我太远,就是为了帮你挡掉那些想要你命的鬼。只要等到你满二十四,把那些借来的阳气都融合了,我就不用看着你了。
  
      其实,当初答应收你当徒弟,也是因为我觉得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万一挺不到你二十四,你自己也能救自己。你现在想进山,那不是往山魅子嘴里送唐僧肉么?
  
      我听完之后眼睛一热,眼泪就要往下淌,老核桃却叹息了一声:“你想好,要是你想进山,我也不拦着你。学了本事,早晚要用,总不能让它烂在身上。你赶紧把那泡尿憋回去,我看着烦!”
  
      我使劲儿眨了眨眼睛,硬是把眼泪给憋了回去,心里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我早知道自己是弃婴,可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儿。沉默了好半天,我才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没听说,我当年借了谁的阳气?”
  
      老核桃抽了口烟:“我当初捡到你的时候,就觉着事情不对,还特意往一左一右的村子打听过,都说没人撞过邪门儿,这件事也就这么搁下了。”
  
      “前几天,我去小卖店打酒,听见一个歇脚的司机说,十多年前,有辆长途大客开着开着就没了影儿;后来,在一个乱坟岗子里找着了,车上的人全都死了。那些死人一个个全都坐在车上,脸都变了形了,一看就是吓死的。
  
      更邪门儿是,那些死人的眼睛瞪得溜圆,用手盖都盖不回去。当时,警察来了都没敢轻易往下搬人,后来还是找了高人过来,才算把那一车死人给处理了。
  
      我一听就觉得,这件事儿说不定就跟你有关,特意问了一下那乱坟岗子的位置,隔天就跑过去了,在附近一打听,还真有这么回事儿。当年帮着处理事儿的大仙儿也让我给找着了。
  
      他说那些人全都是让人给抽空了阳气才送了命,而且动手的肯定是人。那人的手法太霸道了,他要是只抽走那些人的一部分阳气,车上的人无非就是大病一场而已。可是他一点儿活气儿都没给人留,三十多条性命就这么给断送了。
  
      我就是因为这件事儿才耽误了时间,差点儿让几个山魅子钻了空子。”
  
      我听完之后,竟敢不知道该说什么。老核桃却替我说了:“你是觉得那人狠,还是觉得他为了救你,像母狼似的什么事儿都敢拼?”
  
      “都有!”我这是实话。
  
      老核桃脸一沉道:“我前几天教你的东西,看样儿你又忘了!我跟你说,干这件事儿的人,八成不会是你爸妈。要是亲爹妈想救你,我能理解。但是,那人借阳气的时候杀了人,那就是在害你!一条命一道坎儿啊,你就算活下来,那也是多灾多难。要不是恰好碰上了我,你现在说不定比死还惨。”
  
      “这……”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觉得老核桃的话,肯定是对的。如果没有老核桃,那我的结局,可就不一定怎么回事儿了。
  
      老核桃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些事儿,你先别想,将来若有机缘,肯定能解开。你还是合计合计到底进不进山!”
  
      我想了好半天,最后咬牙道:“进山!就算死,我也得拼一把!”
  
      “行!我给你刺上鹰,你就算出师了,想干什么都行。”老核桃这回真没拦我,反而从箱子底翻出来一盒子青墨,拿着钢针,在我身上刺了一只跟他一模一样的震天雕。
  
      我这么说着简单,可是当时老核桃却整整在我身上刺了两天。我身上疼出的冷汗,出了又干、干了再出,也不知道反反复复折腾了多少回,才算让老核桃给我弄完了那身刺青,又跟老核桃学着开了鬼眼。这一回,老核桃的本事,我才算全都学会了。
  
      我才在家里养了一天,那个老土匪就又带着高大头找过来了。老核桃想了好半天,才把他们两个让进我屋里,指着我道:“你的事儿,就他能办!”
  
      “他?”高大头说话挺直的:“李爷,你就别逗我了!他才多大?将将二十?他上去能办成什么事儿啊?”.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