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章 节外生枝

第七章 节外生枝

    老核桃不高兴了:“他要是办不了,我更办不成!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没他强呢!我都九十多了,就算我给你面子,跟你上了山,能办得了什么事儿?我这身本事都教给他了,你要是信不着他,我也没招儿。”
  
      高大头还要说什么,就让那老头狠狠踹了一脚:“老哥说行,肯定行!走江湖的一口吐沫一个钉,还能唬弄你啊?”
  
      高大头想了半天才一咬牙:“行,那就请靠大侄子了!你收拾收拾,咱们明天就上山。”
  
      第二天一早,老核桃扔给我一个背包,告诉我,有用的东西全在里面,然后自己把门一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回屋搓核桃去了。
  
      我知道,他是不放心我,要不然他手里的核桃也不会搓得让人听着都牙酸。
  
      我在外面跟老核桃招呼了一声,就跟高大头走了。
  
      高大头是一个倒腾木材的包工头子,放在过去,应该叫山场把头。在山里往下放木头,近处的不用说了,随便一砍就能放下来;要是大规模的伐木就得往深山里去,深山里的木头成材的多,木质也好。但是,想进深山放木头,就得先建山场。
  
      在深山里放木头,一干就是一季,三五个月不出来也是常事儿。山场怎么建,有很多讲究,不是常年走山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的道道儿。
  
      高大头就是因为建山场的时候出了问题,才托人跑来找老核桃帮忙的。
  
      老核桃虽然把我推荐给了高大头,但是跟他来的那老头对我却不怎么放心,一路上一直都在套我的话:“小伙子,你是李哥的重孙?我怎么听说,他老人家一辈子都没结过婚呢?你怎么称呼?”
  
      “我叫李孽,孽障的孽。我是老核桃捡来的。”老核桃大名叫李子树,就让我跟了他的姓。
  
      我说自己是孤儿的时候,自己没当回事儿,那老头的态度却立刻不一样了,一路上嘘寒问暖的,比对亲孙子还亲,连带着高大头的态度也不一样了。
  
      后来我才知道,盘山鹰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本事只传徒弟,不传儿子。
  
      别看胡子都是亡命之徒,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能给自己留条根。胡子一旦有了孩子,也不会留在山寨里,多半是找个地方藏起来,一年偷摸着去看几回。盘山鹰不可能也不想让儿子继承本事,徒弟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而且越是从小养大的徒弟,得的本事就越多,这也算是他们的一种精神寄托。所以那老头才这么高兴。
  
      老头把我们送到山口就回去了,高大头带着我整整走了多半天,才到了他的山场。
  
      高大头一进山场就兴冲冲地喊道:“大哥,大哥,我找回来一个高人!大侄子,过来见见我大哥,他姓张,张木。你就叫张大叔就行。”
  
      高大头没看出来张木脸不对,我却看得清清楚楚,随便喊了一声“大叔”就不说话了。
  
      张木干咳了一声,往旁边指了指:“刚子,我和兴子也把人请回来了,你看这……”
  
      我转头往屋里看了一下,屋里果然坐着仨人。张木指的那个肯定是兴子,在山里没谁敢对大仙儿指手画脚的。兴子边上那老头嘴里嗤了一声,就把脑袋扭到别处,看都不看我一眼。
  
      坐在张木身边的那个老头倒是挺客气:“小伙子长得挺精神,身板也硬实。你有二十了?我孙子也像你这么大。”
  
      我瞅了那老头一眼,没吱声。这老头看着客气,其实是个笑面虎,一上来就拿我岁数说事儿,还不是提醒张木,我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老头看我没吱声,嘿嘿干笑了两下,也不说话了。
  
      张木脸上却挂不住了,老头是他请来的,我不给老头好脸,就是不给他面子,但是碍着高大头在这儿,他也不好直接训我:“刚子,你也是老把头了,应该知道山里请仙的规矩。你看你这大侄子……”
  
      高大头脸立刻挂不住了:“大哥,人是我请来的,你让我把人送回去,是要撕我的脸啊?”
  
      那边的兴子嘟囔道:“哪能让你这么送回去,怎么也得管顿饭哪。缺钱,我就给他俩钱儿。”
  
      “你他么再说一遍!”高大头顿时火了:“我看你是皮子紧了,老子给你松松……”
  
      “干什么呢?挺大人了,还跟小孩似的,也不怕别人笑话。”张木赶紧打了圆场:“刚子,谁也没说让你把他送回去。大侄子既然有本事,就留下来,咱们按山里规矩来。”
  
      “可不是咋的!”兴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俗话说,多个猴儿,还多把力气呢!”
  
      “你他么找揍?”高大头又撸袖子了。
  
      “行了!”张木这下真火了:“兴子,你那臭嘴能不能少说两句?刚子,带大侄子先吃饭,明天咱们按规矩办!”
  
      高大头带着我吃饭的时候,一个劲儿在那喝闷酒,喝得眼珠子通红了,才大着舌头跟我说:“大侄子,你明天可得给叔争口气啊!兴子那鳖犊子就是没安好心……老大也是,明知道我出去喊人了,还自己张罗什么……”
  
      高大头一会儿骂兴子,一会儿说张木,我始终都在那儿听着,没吱声。
  
      要说,高大头的脑子确实不怎么够用。张木说山里的规矩,就是一个东家万一找来两个,或者更多的仙儿,要是没人愿意退出去,那俩大仙就得伸手试试水。赢了的,自然留下办事儿;输了的,也不能撵走,东家得客客气气把人留下,给赢了那方打下手,临走时,也一样要封个红包。但是,输的人将来肯定要被人压一头。所以,大仙儿之间能不走这场,最好不走,双方给个面子,退出去一方就算了。
  
      我在那俩人眼里,显然是不知道深浅。张木说按规矩来的时候,他们连个台阶都没给我,明显是憋着劲儿要给我一个难看。
  
      高大头的脑袋要是够用,就不该在这儿喝闷酒,而是应该先找人去摸摸那俩老头的底子,也好知己知彼不是?高大头都喝成这样了,我还怎么跟他说?
  
      好在高大头手下一个兄弟够激灵,帮我打听到了那两个老头的来历。
  
      兴子弄来的那个人叫老杨,是个风水先生,看风水挺有一套,在当地的名气不小。
  
      张木请来的那个老头只知道叫拐爷,别看一条腿不好使,走路有点儿瘸,却是正经八百的白派先生。
  
      东北这边除了跳大神的大仙之外,就是白派先生的天下了。这些人无门无派,手段也乱七八糟,道家、佛家的东西都会用两下,虽然看着不靠谱,但是挺实用,在东北这边也很有市场。
  
      我听完之后,就觉得笑面虎拐爷比老杨难对付。事实上……
  
      第二天老杨都拿着罗盘在山场里转悠了,拐爷还像是没事儿人似的站在院子里抽烟。等我走到近前,张木才告诉我,我没来之前,他们两个就把事儿都定好了,头一场比的就是看风水,一个人看风水,另外一个人挑毛病。
  
      领我来的高大头立刻不乐意了:“大哥,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说也得等大侄子来了再定事儿?”
  
      张木脸一红,正想说两句客气话,老杨那边早开口了:“他来不来能怎么着?一个毛孩子还能翻了天去?”
  
      “你逼逼什么呢?”高大头可没管老杨是不是大仙儿。
  
      “你给我闭嘴!”张木立刻火了:“怎么说话呢?那是大仙儿,知道不?瞎说什么?”
  
      高大头被张木骂得不敢吱声了。我也没拿老杨当回事儿,干脆跟拐爷一样点了根烟,坐在树墩子上看老杨在那儿瞎转悠。.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