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八章 进山

第八章 进山

    我一根烟抽完,老杨也把罗盘给收了。随便找个地方往那一坐,也不说话。看样是在等我们两个动手。
  
      老拐子看了看我:“小伙儿,你先来。”
  
      我连眼皮都没抬:“我看过了,你来!”
  
      老拐子背着手在绕了两圈:“杨朋友,我这儿看完了,你先给咱们长长见识!”
  
      老杨清了清嗓子:“这片山场的风水还说的过去,财位稍偏……,这山场能挣着钱,但是钱存不住……”
  
      兴子听完直挑大拇指:“你老说的太准了……”
  
      山场里干活的,都知道今天有大仙儿斗法,全都出来看热闹,一个个让老杨唬的一愣愣的,都说那老小子有道行,乐得那老小子眼睛都眯成缝了。
  
      老拐子看他说完,随手往山场边上一指:“那地方埋过人。”话一说完,老拐子就不开口了。在场的人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块儿往张木那边身上看。
  
      “老拐子厉害!前两年有个没家的兄弟去了,就埋在那!”老拐子一语中的,张木也得觉得有面子:“大侄子,该你了。”
  
      兴子嗤了一声:“他懂个啥?一会儿照猫画虎说一遍,谁能说他不对?”
  
      高大头脸上真挂不住了:“我看你是欠抽了!”
  
      “咋地?”兴子没理那套:“自己带来的人没本事?没脸儿啦?他要是行事儿,让他说个子午卯酉,给咱们开开耳呗?”
  
      “你……”高大头脸憋得通红:“大侄子,你说。放心说,还有老叔呢!”
  
      我不紧不慢开口道:“我确实没看出来,这里风水怎么样?也没看出来那埋过人……”
  
      我话没说完,兴子就捂着肚子哈哈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行,小子,算你还要点脸。你那些不要脸的强多了,你放心,等你回去的时候,我给你五百块钱,不能让你白跑一趟,咱们山里有规矩,就是来条狗,也得扔块骨头。”
  
      兴子这一笑,整个山场都炸了,几十号人笑成一片,高大头脸涨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那些人笑声小了一点,我才找个了机会开口:“我……”
  
      我才说了一个字,兴子指着我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还你个jb啊!给老高留点脸!哈哈哈哈……”
  
      我后面的话,全都让他领着这帮人一阵笑给盖过去了,什么都没说出来,就算我现在想说,也得有人听才行。一个个都要笑抽了,谁能听我说话?
  
      高大头气得狠狠一跺脚:“大侄子,咱们走,我跟你一块走。”高大头转身的时候,气得眼泪直打转。
  
      “高哥,兄弟几个跟你一块儿走!”高大头一转身,差不多二十来人也个跟着要走。
  
      “行了!”张木这下真火了:“你们想干什么?兴子有你这么挤兑人的么?还不赶紧给老二赔不是。”
  
      兴子一撇嘴:“我也没说错。”
  
      张木当场就瞪了眼睛:“你没完了是不是?”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我说你们都老大不小了,急什么劲儿呢?”
  
      “小兔崽子,你说谁呢?”兴子的火一下冲着我就来了。
  
      我没理兴子:“我是没看出来风水,看出来死人。但是,我知道,你们这地方肯定不犯邪。你们要是因为这里的事儿,跑出去请人,就是卖孩子买猴儿。没事玩了。”
  
      我话一说完,张木看我的眼神马上不一样了。
  
      兴子一撇嘴:“这事儿,是高大头告诉你?”
  
      我抬眼看了看兴子:“我看了,你这人就这么大出息。你处处为难我,挤兑我,不就是想证明你闭高叔强么?就算你把高叔压下去又能怎么样?你要是真有本事,用不着跟这种把戏,自然有人服你。”
  
      “一天跟狗似的,咋咋呼呼的,也没看你混出个四五到六来!”我伸手往山场上一指:“这里兄弟多了,你问问谁看不出来你的那点狗心思?”
  
      “你他么找死!”这回轮到兴子脸上挂不住了,上来就想要动手。
  
      “妈巴子的,给老子抄家伙……”高大头都快四十的人,火气一点不小,伸手从后腰上拔出一把刀来,奔着兴子就过去了。
  
      “住手!”张木上来一下挡在两个中间:“都干什么?想造反啊!老实儿都回去。谁再往前凑合,别怨老子手黑。”
  
      山场的人看见张木翻脸,顿时都不敢吭声了,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拎着家伙,站到了场子边上。
  
      张木压住场子之后,才冷着脸吼道:“全他么给我滚回屋里歇着去。”
  
      张木应该是想把人分来之后,再单独跟大头和兴子唠唠,高大头估计也明白他的意思,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了,一进屋就拍着我肩膀:“我就知道,李爷的孙子不白给。猴子,去弄两个菜,我请大侄子喝酒。”
  
      猴子那边还没弄来下酒菜,张木倒是先进来了。高大头一指桌子:“大哥,来的正好,咱们喝两口。”
  
      “不了,后面两场也不比了。”张木不等大头说话就借着说道:“赶紧收拾一下,咱们进山。老板那边催的急,让咱们赶紧把木头交了,这笔买卖早干完一天,他给多加一万。”
  
      “三位先生个个都有本事,硬让他们分高低,伤了和气不说,还跟钱过不去,到了地方再说!”
  
      “行,我马上收拾东西。”高大头一听说加钱,酒也不喝了,赶紧起来收拾了东西,带着我往山里走。
  
      我跟着他们走了大半天之后,远远看见山包子上盖了一座山神庙,小庙后面就是一棵扎着红绳的老杨树。
  
      常往山里都的人都知道,山神庙不光是供山神的地方,有时候还是个标记,意思是,再往后面去就是深山了,山神爷只能保佑你到现在这地方。
  
      尤其是,树上扎着红绳的山神庙,就等于加了双提示,后面的地方不好走,要是真想进去,事先最好留个标记,免得走丢了,巡山的人没地方找你。
  
      张木走上去给小庙上了三炷香,又从腰上解下来一条红裤带,在树上打了个结。拿着三块石头,在地上摆了一个头朝山里的品字,意思是,我们要从这地方进山,将来要是有人想找我们就顺着这条道往下找。
  
      张木刚要往前走,老拐子就开口道:“把头,你把摔碗酒在下去?”
  
      摔酒碗,其实也是问吉凶。
  
      山场把头进山之前,一般都摆三碗酒。念叨一阵子之后,拿最末尾的一碗酒往地上摔三碗酒,一碗敬天,一碗敬地,一碗敬鬼神。
  
      敬天地的酒不能动,只能摔那碗敬鬼神的酒,酒碗一落地,要是全被土给吸了,那就是大吉,是鬼神给你饭吃。
  
      要是酒顺地面淌出挺老远,那就是鬼神不喝你的酒,进山也得空手出来。
  
      要是一下摔下去,碗没碎,那就糟了。那是大凶之兆,进山保证得死人,鬼神那是故意给你留个空碗,给自己装棺头饭呢!
  
      据说,最凶的是酒落地化血,不管进山多少人,都得死在里面。
  
      张木看了老拐子一会儿:“不摔了,死活都得进去。问不问的,都一个样儿。”
  
      老拐子也没多说什么:“你是把头,听你的。”
  
      张木又带着我们走了半天,直到天傍黑了,才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像是山场的地方。
  
      我往那上面打了一眼:“这地方是以前是个绺子?”
  
      我还没说话,走在前面的张木就转头说道:“好眼力。咱们暂时就住这儿,等准备好了,咱们再往里走走。”
  
      高大头愣了,看我的眼睛瞪得溜圆:“你咋看出来的?”.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