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九章 一刀

第九章 一刀

    我能看出来那地方原先是绺子,完全是因为老核桃的原因。
  
      胡匪可能是这世上搭盖房子时唯一不讲风水的存在了,讲的是易守难攻、隐秘退路。绺子附近最好有一个能容身的山洞。山里风大雪大,遇上过山风,雪能积一米多深,一旦房门被雪堆住了,屋里的人连门都出不去,弄个山洞就为了猫冬。
  
      张木带我们过来的地方,这些东西全都有,不是老绺子都怪了。
  
      我刚要开口,老杨却先翻脸了:“兴子,你找我之前怎么不说要来大凶之地?你是故意耍我的?”
  
      “看您老说的……我哪敢啊!”兴子陪着笑脸:“我要是有您老的本事,还用得着请您老出山么?自己不就解决了?我就知道这地方闹邪门儿,真不知道什么大凶之地啊……”
  
      老杨的脸这才好看了一点儿。兴子不等他说话,就把人拉到了一边,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我看他俩来回比划手,估计是要重新讲价。
  
      我偷眼看了一下拐爷,却看见他神态自若地站在张木旁边,看样子是早就知道今天要来什么地方了。
  
      张木干咳了两声:“今天先歇着,明天开工!都自己找地方休息。”
  
      那个不知道已经荒废了多少年的绺子,事先好像是被人打扫过,房子里面挺干净的,也能住人。要是我没猜错,这个绺子就是当初把张木他们挡回来的地方。
  
      那绺子里面大部分是通铺,只有几个单间,估计是给掌柜和四梁八柱用的。张木他们没去单间,跟我们一块儿挤在通铺里。
  
      我看他们收拾得差不多了,就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狼皮褥子铺在炕上,刚要躺下,就听老杨喊了一声:“等会儿!小子,你那褥子卖给我,开个价。”
  
      我想都没想:“不卖!”
  
      狼皮褥子可是好东西,除了胡匪师爷,一般人弄不到这个。狼皮褥子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示警,只要附近有人动了杀气,狼毛就会竖起来,把睡觉的人扎醒,或者给主人提个醒。狼皮褥子的两只前爪下面全藏着家伙,谁被狼毛扎着,就赶紧抄家伙,准没错。
  
      胡匪里的大掌柜都想弄个狼皮褥子,但是能弄着的人却不多。狼皮褥子难弄,不是因为东北狼少,而是能存住灵气的狼皮难遇。
  
      能做成狼皮褥子的,必须是老狼。只有遇上那些奄奄一息的狼,把它救回来,养到老狼把你当成主人,在给他送终之后剥下来的狼皮,才能有用。
  
      狼这种东西宁死不屈,越老的狼还越滑,想遇上一匹老狼,再把狼养熟,实在太难。老核桃这张狼皮褥子就是他自己弄出来的,他用了半辈子才传给我,我还认了老狼当干哥哥,绝对不可能往出卖。
  
      兴子可没管这些:“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差钱直接说,想要多少,开个价!”
  
      高大头这会儿没在屋里,张木插了一句:“兴子,别欺负小孩儿。”
  
      兴子咧嘴一笑:“我又不是不给钱,还多给,怎么能算欺负小孩呢?”
  
      张木不说话了,我扫了对方一眼:“你不聋?没听见我说不卖吗?”
  
      “小逼崽子!你就欠收拾……”兴子抬手对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
  
      我没等他手抽到地方,抬手一下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子,右手从腿上抽出一把匕首,噗嗤一声扎进兴子大腿一半,再把刀往后一抽,顺势架到了兴子脖子上:“大把头,你这手下人要是没调教好,我就替你调教调教。”
  
      兴子被我扎了一刀之后,腿肚子一软,立刻跪在了我前面,鬼哭狼嚎地叫开了:“大哥,大哥----救我,救我呀!”
  
      张木扑棱一下从炕上蹦了下来:“你干什么?把人放了!”
  
      我冷眼看着张木:“他欺负人的时候,你干什么呢?就你这个熊样儿,还他么有脸当把头?我呸----我要是你们山场的人,明天就跟你方台子争把头!心偏成这样,还想服众?你够格当把头么?”
  
      张木被我说得面红耳赤,干脆不接腔了,直接喊了一声:“把人给我放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使劲儿一拧兴子的手腕子,把他的手给转了小半圈,虽然没给他拧断了,也让兴子疼得直冒冷汗。张木还想说什么,却被他身边的拐爷抬手给拦了下来:“那小子炼过鹰爪功,真把他逼急了,要掰断兴子的手,也就是一眨眼的事儿。去找大头过来。”
  
      拐爷还真没说错,胡子里面真正的武林高手没有几个,练过内家拳脚的就更少了,练过武的人大部分练的都是外家功。老核桃教我的就是鹰爪功、铁布衫一类的拳脚功夫。
  
      这就一会儿工夫,高大头已经急三火四地跑过来了:“大侄子,这是怎么话说的?”
  
      我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高大头立刻火了:“打得好!我就是没在,我要在就先抽死他!他么什么玩意儿?”
  
      “刚子,你怎么说话呢?”张木的火气也上来了:“都是自己兄弟,你想干什么?”
  
      高大头这回没给张木面子:“李爷对我有恩,要不是李爷,我家早就死绝了。李爷的孙子就是我亲侄子!你们嫌他岁数小,我不说啥;想欺负他,就不行!你们都能耐,这地方容不下我,我明天就走!”
  
      张木傻了,他没想到高大头来了以后,不但没帮忙,还越帮越忙。
  
      拐爷干咳了一声:“小伙儿,师承哪一派?说不定,咱们老辈儿上还有交情。你爷爷岁数跟我差不多?咱们唠唠,说不准,还能攀上把兄弟呢!”
  
      “拉倒!”高大头直接替我说了:“你也当过胡子啊?李爷那是正经八百的托天大梁,盘山鹰!跟你有个屁交情!”
  
      我没想到高大头嘴这么快,直接把老核桃的底儿给揭了,我想拦着都来不及。
  
      拐爷脸当时一变,看我的眼神也马上不一样了:“我说小兄弟身手怎么这么好,原来是盘山鹰!失敬了,失敬了……这事儿是我们不对,我马上安排人摆酒赔罪。你先把人放了怎么样?”
  
      盘山鹰就是术道上的亡命徒。拐爷估计也知道,把我逼急了真敢杀人,马上就配上了笑脸。
  
      老核桃横了一辈子,但是总告诉我:凡事留一线。拐子都已经七老八十了,上来给我赔笑脸,我也不能真把人家的脸给卷回去,手一松,把兴子给扔到了一边儿:“拐爷,今天这面子我给您老,摆酒赔罪就不用了,我受不起。高叔说了,我们明天就走,今天借你们的地方睡一宿,明天咱们互不相欠。”
  
      “好,好……那你歇着……”拐爷给张木使了一个眼神,后者一挥手,让手下人把地方给我让出来,自己跟着拐爷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张木就招手让高大头出去。三个人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什么,还一个劲儿往我这边指。
  
      老核桃教过我看人口型,我虽然学得不太精,但是他们说什么我大致还能看出来。张木和拐爷都在劝高大头想办法把我留下,说盘山鹰的路数跟他们不一样,这事儿,要是有个盘山鹰在,起码能成一半儿。
  
      高大头一开始不松口,后来被张木说得动了心思,说是过来试试能不能说得通。
  
      我看差不多了,干脆往狼皮褥子上一躺,装着在那儿睡觉,高大头进来我也没搭理。
  
      我的想法很简单,老杨能跟你们论价儿,我为啥就不能?既然你们想求我留下,那我就先晾你们一晚上,等明天早上再跟你们讨价还价。篮ζζ.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