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十章 话说清楚

第十章 话说清楚

    我在屋里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身子底下像是压着一把毛刷子,扎得一阵难受。
  
      狼皮示警!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抓住了褥子下面的刺刀。
  
      我的手刚一碰上刀柄,屋子外面就刮起了一阵旋风。带着呼啸的风声像是贴在窗户上从屋外急行而过似的,挂在墙上的窗户顿时被掀开了一角,接着又哐当一声落回了原处。
  
      胡匪绺子用的窗户,就是拿手脖子粗细的木头钉成一块板子,再用铁丝挂在窗户框上。
  
      这么干,一来是为了挡住风雪,二是为了挡住子弹。一旦绺子被围了,弄个纸糊的窗户,别说子弹了,就是手榴弹都能直接砸进屋里。
  
      绺子的窗户一扇都能有十来斤重,平时想打开都得拿带叉的木棍子支起来。外面得有多大的风力,才能把窗户掀开?
  
      十多斤的窗户落下来的动静不比有人拿棍子敲墙小上多少,屋里的人一下全都起来了,一个个仰着脑袋往窗口看时,屋外的旋风像是忽然调了个头,又刮了回来。木头窗户被风一下给掀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几圈之后才掉在地上。
  
      下一秒钟,我眼前就忽然一红----屋子外面就像是被人安了红灯泡似的,往哪儿看都是血红血红的一片,尤其是是地上,就像是被人用血给洗过一样,红得吓人。这时候,外面的旋风也忽然停了,整个绺子静得出奇。
  
      老拐子腾的一下从炕上跳了下来,往外一看,立刻炸了:“血月?张木,外面到底怎么回事儿?”
  
      “咋回事儿?就是血月呗,还能咋地?”张木坐在炕梢上,用被子蒙着脑袋,连头都没抬:“又不是没见过……”
  
      “放屁!看见血月,你还能活着来找我啊?你……”老拐子话说到一半忽然没动静了,憋着一口气,拖着铁拐慢慢地往炕沿边上蹭。
  
      他这一动,旁边的人一下全都反应过来了,手忙脚乱地往地上跳,一个个光着脚站在地上,动都不敢动一下。
  
      我抽出军刺,对着老拐子比了个手势,后者声音一沉:“哪山哪庙的大仙儿?有主还是没主?”
  
      “山神爷,土地庙,门口放米缸,房外不摆梁!”
  
      他一说话,我当时就愣了……
  
      老拐子问他是什么仙儿,他却说上黑话了----他说自己就是这个山上绺子里的人,说自己是房外柱,也就是专门给苦主送信,外带迎来送往的花舌子。按照现在的话讲,房外柱就是绺子里的公关部长。
  
      他说门口放米缸,是告诉我们:你们有人在我手里,我们准备好收钱了。
  
      老拐子反头看了我一眼,我立刻喊了一声:“点人数,看看少谁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结结巴巴地道:“老朱……他们没了。少了四个人……”
  
      老拐子低声说道:“你跟他盘两句,看看能问出什么不。”
  
      黑话,我能听明白,但是说不明白。老核桃觉得胡子早没了,教我黑话没有用。我们爷俩总不能一天到晚没事儿在家说黑话玩?
  
      老拐子看着我,我也不能不出声啊,只能硬着头皮来了一句:“外甥看舅,不空手,称点肉,抬点米,是个意思?”
  
      我跟他说,我也是干这行的,给点儿面子少要点。
  
      花舌子想都没想:“白肉两斤半,大米一担三!”他这是要二十块大洋,外加五百斤粮食。
  
      “棉靰鞡太厚,趟雪不跟脚!”我跟他说:你要的太多了,再说也不好往回运是不是?弄不好,我半道儿打你一下,你还得给我留点儿下来。
  
      “薄薄的削!”他是说:这价可以商量,但是少也少不了多少,赶紧凑钱!
  
      “沾个星子!”我告诉他:你要能多让点儿,我也给你点好处。
  
      花舌子把手缩到袖子里伸了过来,意思是要跟我推两手,谈个价格。
  
      我把手伸出去的时候,也给老拐子递了一个眼神,那意思是告诉他见机行事。
  
      我手刚跟那花舌子搭在一块儿,手指尖就轻轻往他脉门上碰了一下。张木的脉搏还在,说明人没死,就是让鬼给附体了。
  
      我正合计着用不用再跟花舌子套两句话,张木却忽然打了个哆嗦,整个人往我身上扑了过来。我赶紧一抬手把人推到了炕上。等我再看的时候,张木已经两眼翻白地躺在炕上不动了。
  
      “掐人中!”老拐子喊了一声之后,侧身就往门外跑。
  
      我一回身,把准备往出追的高大头给挡在了后面:“别过去!”
  
      高大头还不服:“老大的魂儿要是掉了咋办?”
  
      “那是老拐子的事儿,你过去也是添乱!”
  
      我不让高大头往出追,那是因为道上的规矩就是:谁的东家,谁看着。高大头要是真追出去,出了点什么事儿,老拐子肯定不会管,因为他不是老拐子的东家。
  
      这时候张木已经被掐醒了。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看见他眼珠子还能跟着我的手动,就知道他肯定没让鬼把魂儿带走。要不然,他的眼睛应该是直的,就跟没法儿聚焦差不多。
  
      我看高大头急得够呛,才开口道:“你们谁有姜,给他熬一碗姜汤。”人被鬼附身之后,阴气入体,一时半会儿就跟染了风寒差不多,喝点儿热乎姜水拔拔寒气才是正经事儿。
  
      屋里人看了半天,都直摇头,看样儿谁身上都没带生姜。我只能从包里拿出一块姜,给他们扔了过去。他们这边才把锅给架上,老拐子就回来了:“没追上,让他跑了。”
  
      我脸一沉:“鬼跑了不要紧,咱们是不是得好好唠唠?”
  
      张木脸有点儿不太自然:“我身上冷得邪乎,咱们明儿个再唠……”
  
      “不行!”我一点儿没给张木面子:“有话必须说明白!”
  
      我一指屋里的人:“他们是赶山子吗?我看不像!”
  
      “我跟兴子动手,他们不喊号子、不吆喝也就算了;外面风刮得那么大,还大半夜往出跑!不知道‘天黑不往外屋去,风响不开门’啊?”
  
      “再说了,一帮赶山子能连块生姜都不带?他们都哪儿来的?”
  
      我说的这些都是山里的规矩。
  
      山把头之间只要动了手,肯定有人喊号、叫好,一个是给自己人助威,另外就是表示自己忠心不二,不论打输打赢,自己将来都跟着自己的头儿。
  
      “天黑不往外屋去”,叫个山里人都知道。外屋就是厨房,东北的厨房和卧室紧挨着,火炕跟灶台也只不过隔着一道墙,这道墙肯定贴着灶王,而且离里屋门也不会太远。
  
      这里贴灶王是有讲究的。头道门的门神只拦外鬼,不拦自己人。走山的死在外面那是常有的事儿,回来找吃的、找亲戚也很正常。但是他们走到外屋就会被灶王拦下来,最多在外面敲锅、敲盆地给里屋提个醒儿。若是里屋人在外屋坐着,那可就直接看见了。至于,看见死人的后果是什么……我不说,你们也能猜到……
  
      “风响不开门”差不多也是一个道理。只要外面有风响,尤其是能把门窗吹得来回乱响的时候,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能开门。风吹门响,说不定就是外面有什么东西想要进来,你一开门,就等于让他们进屋了,说不准就能放进什么来。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凡是往深山里赶的人,身上都得带两块生姜,除非是天黑以前能回家的才不带。山里阴气重,晚上喝两口生姜水,那是为了驱寒,要不然一觉睡下去,说不定第二天早上就全身疼得起不来。
  
      最起码的一点常识,竟没有一个人懂。我想不怀疑都不行!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