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十一章 哪里不对

第十一章 哪里不对

    张木干咳了两声:“他们都是我新招来的,不懂这些个。这事儿,我事先也没说清楚,怨我了。”
  
      “那行!”我一指窗户外面:“那月亮是怎么回事儿?你当现在是他么古时候啊?只要有月全食,提前好几天新闻就报了,什么时候的看都知道。别他么跟我说,你们全都不看新闻!”
  
      血月,按照科学的解释,一般是发生月食的时候会出现的。这是因为浓厚的大气层把紫、蓝、绿、黄光都吸收掉了,只剩下红光可以穿透过来。
  
      但是,在术道上还有一种说法。大凶之地煞气蒸腾的时候,你站在凶地中间,只要赶上十五,就能看见血月。
  
      那是真正的大凶之兆!
  
      我话一说完,屋里人的脸可就全都变了,就连被我扎了一刀的兴子也挣扎着站了起来:“老大,我们兄弟大老远跟你进山,除了想要求财,还有一个义字在里头。你可别拿我们当猴耍啊……”
  
      张木横了我一眼,眼中的不满丝毫没有掩饰。
  
      事到如今,我可没有什么照顾他面子的意思了,他要是再不说实话,我肯定会动手。
  
      没想到,张木还没开口,高大头就一口吐沫吐到了兴子脸上:“去你妈的!大哥来之前就说清楚了,这地方闹邪,活儿不好干,还把工钱翻了三倍!你安家费都拿了,还逼逼个卵子?”
  
      兴子一抹脸上的吐沫,刚想动手,就看见我往前挪了一步,立刻改了口:“可他没说这是大凶之地!”
  
      “行了,都闭了……”张木叹了口气:“这事儿,怨我没说清楚……”
  
      “我这回进来,主要是为了找我兄弟。林子,你们都认识。他上个月接了一个大活儿,老板开的价格挺高,但是指明了要后面林子里的木头。林子图钱,带着兄弟就进来了,结果,来了就没回去……”
  
      “订货的老板找我赔违约金,我好说歹说,他才又宽限了一个月。我也知道这里闹邪门儿,可我不知道闹得这么邪乎!”
  
      后来,高大头跟我解释了之后,我才知道,张木的伐木队,是兄弟俩一块儿经营的,他赚了几年钱,就不怎么进山了,现在带人往山里跑的,是他亲弟弟**。
  
      **进山的时候,把伐木队的人全都带走了。张木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才找上了高大头和兴子,他们两个手里也有人。但是,不少人听说这里闹邪之后,就不敢来了。他们现在的人手,差不多都是通过关系,七拼八凑弄出来的。
  
      我紧盯着张木:“你能确定你弟弟就是在这儿进的山?你怎么知道这里闹邪?你是不是来过?”
  
      张木说道:“我弟不回来,我肯定得进来找他。我雇来领道的那个山爬子,走到外面山神庙那儿,说什么都不敢往里来了。他说这地方不能进,进去了就走不出来。”
  
      “我当时看见我弟的红腰带就挂在山神庙后面的大树上,打扣的手法也跟他一模一样,就知道,他肯定是从这里进的山。”
  
      “我本来是想雇几个当地人进来搜的,可这里人都说,这地方叫‘鬼岭子’,太邪乎了,不管我开多高的价,就是没人敢进来。所以,我才找了刚子和兴子。”
  
      我听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就没报过警?”
  
      “哈……”这下连高大头都乐了:“大侄子,你还是走江湖走得少。这是什么地方?是深山。想要在这儿搜一个人,不动部队绝对不行。我们有多大本事,能把部队拉过来?”
  
      我后来想想,当初问那句话确实挺幼稚。那时候刚有“大哥大”,大多数人用的还是bp机。在山里,除非你背一个军用电台,要不然,跟外面根本就联系不上。
  
      地方警察能撒出多少人过来搜救,一千还是两千?没有飞机、没有电台,就算他们勉强进来了,说不定得先把自己给弄丢了。
  
      张木挨着个儿看了看屋里的人,最后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这地方这么邪性……大伙要是不愿意跟我干,明天天亮就回!留下的,我再加工钱。”
  
      高大头横了兴子一眼:“老大,我不管别人,只要你不走,我就不走!大侄子,你怎么说?”
  
      “你是东家,有你在,我还能跑了?”
  
      老核桃打我小时候就跟我说,别看大部分胡子不是东西,但是有两条必须守住了:第一个是,答应了别人的事儿,脑袋掉地上,也得给尽心办;第二个就是,命能丢,义气不能丢。
  
      我愿意留下,就是这个原因。
  
      兴子一句没说,就挪到了炕梢上。他的意思已经够明白了,明天一早就带人走。
  
      高大头抡起斧子,咔嚓一下劈进炕沿上一半儿,手一松,就让斧子立在炕沿上。他的意思也很清楚:“愿意过去的都过去,但是从今往后,咱们谁也不认识谁!”
  
      我跟着高大头坐到张木对面之后,老拐子才开了口:“小兄弟,胡子的事儿,你比我清楚。咱们怎么着也得把人从他们手里弄回来?”
  
      “他们要大洋,要粮食……”我低头想了想道:“带着烟的,把烟盒都给拆了,把里面的锡纸全都给我!”
  
      我要锡纸是为了叠元宝。早些年的殡葬用品没有现在这么全和,上坟烧的元宝全都是用烟盒里的锡纸叠出来的。
  
      我把金锡纸全都挑了出来,揣在身上,用银锡纸叠了二十多个元宝;又从吃剩下的饭里挖出一碗大米来,用香灰在里面搅合了两下,端到门口;在地上画一个圈,把元宝烧了,还特意留出两个扔到了圈外面;又把白饭扣在地上,点了个炮仗扔到远处。
  
      炮仗响了没一会儿,院子里就刮起来一阵旋风,把地上的纸灰给卷了个一干二净。
  
      老拐子低声道:“鬼魂把钱收了,咱们怎么办?”
  
      “回屋里等着,看看明儿早上人能回来不。”
  
      我刚才那一套,都是跟胡匪换人票的套路。胡匪一般还人票都不跟苦主直接碰头,把地方给苦主指好了,苦主把钱货放好,点一个炮仗扔出去,告诉胡子“我来了”,然后马上调头往回走,中间不许回头,也不许偷看,要不然对方马上就撕票。
  
      只要放下的钱货数目没错,被绑的人第二天准能回来。苦主只要房前屋后找找,或者干脆坐家里等着就行。
  
      我回屋躺下没一会儿,就听见门口嗒一声,赶紧跳起来开门一看,门口被人扔了一个带血的舌头。那舌头还在滴答着血不说,用手一摸还是热乎的。
  
      “糟了,胡子伤票了!”
  
      胡子绑票,一般都是先让花舌子带一条猪舌头给苦主,意思就是个警告:你们的人在我手里,别玩花样,要不然就送真的过来。
  
      只要苦主三天不给钱,就送一只耳朵过来;六天钱不到,送的就是一只手;九天之后,肯定送脑袋。这一步步逼着苦主拿钱的过程,就叫伤票。
  
      被扔在门口的分明就是一条人舌头。胡子真把其中一个肉票的舌头给割了?我把舌头翻过来一看,上面留着两个钳子印,断口虽然有点儿歪,却非常整齐,一看就知道是用钳子把舌头拔出来一半,一刀给割下来的。
  
      高大头当时就急了:“不是都给钱了吗,怎么还送人舌头?还讲不讲点儿信用?”
  
      “别吱声!胡子说不定就在暗处听着,你骂一次,他们就会伤一次票。”我喊住了高大头,但是自己心里也在犯嘀咕,这事儿肯定不对劲儿啊!手法倒是胡子的手法,可是明显不和胡子的规矩!篮ζζ.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