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十三章 哑巴亏 上

第十三章 哑巴亏 上

    我顺着地面上的血迹跑出绺子之后,绺子附近忽然起了一阵大雾,几步之内都看不见树影。我试着往前趟了两步,鼻子立刻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我前脚还没站稳,就觉得头顶上落了一股热乎乎的东西。等我抬头看时,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双晃动的脚底。等我退开两步才看见,我头顶的树杈上吊着一个人。
  
      那人脸上血肉模糊的一片,根本看不清长相,上半身的衣服被人扒了个精光,肚皮上翻开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腔子里却是空空如也。
  
      “开膛破肚!”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胡子绑票、撕票,最多是砍人脑袋,像这种剜心剖肝、悬尸示众事儿,只有在苦主不仅不给钱,还得罪了胡子时才会发生。
  
      真是我两次送赎金的时候出了岔子,才弄得胡子杀人吗?我心里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了……
  
      就在我犹犹豫豫的当口,忽然听见背后嗖的一声。我赶紧下意识地一低脑袋,一支长箭就顺着我的头顶飞了过去,钉进树干几寸。
  
      弓箭**树干之后,我第一件事儿就是关了手电,一矮身子,贴在树干上,背对着大树转了个圈,绕到树干背后,探出脑袋往长箭射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山道上直到现在还是大雾弥漫,根本看不清哪是哪。射箭的人就算离我不远,我也找不出来,只能大致估计好他的位置,再想办法逼他出来。
  
      我悄悄摸起来一块石头,正准备往外扔时,忽然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赶紧屏住呼吸,缩回了脑袋。就在我刚刚稳住身子的当口,眼角的余光却忽然扫到了一条黑影。
  
      那人带着一只狗皮帽子,挡着半边脸蹲在我边上,手里按着一把上了锈的刺刀,刀尖就顶在我肋条骨上。虽然我练过外家铁布衫的功夫,但是也被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人冷森森地转过头来,从狗皮帽子里露出一只发白的眼珠,手上的刺刀也跟着往我身上推了过来。我往后一侧身子,脚蹬着地面躺在了地上,连着在地上滚了两圈才躲开了对方一刀。等我爬起来时,那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紧跟着再一次往大树上靠了过去。等我贴着树干站稳之后,刚才那种鬼魂临近的危机感陡然再次升起。我能感觉到树干后面有人拿着把刀蠢蠢欲动,却分不清他究竟是在左还是在右,只能缩着身子等着对方行动。
  
      片刻之后,一股棉布擦动树干的声音忽然在我左边响了起来,听上去就像是有人悄悄地往我身边递刀。
  
      我拔出匕首,后背轻轻离开树干,身子慢慢蹲了下去,一样拿着刀绕着树干往对面递了过去。如果我和对方都保持现在的姿势,那他的军刺应该是从我头顶上擦过去,而我的匕首正好能刺进他的下腹。
  
      等我一刀推过去时,衣服摩擦树干的动静还在我头顶上响,我的刀却扎了个空。我的头一个反应就是立刻回身,对方肯定是从我后背来了。
  
      我刚一回头,对方的刀尖就从我的眼前闪了过来,紧擦着我的鼻尖划落了过去。与此同时,我也反手一刀扎向了对方的肚子。八寸长的刀锋一瞬间没入对方的小腹时,那人就在我眼前炸成了一片磷火。
  
      墨绿的火光一瞬间从那袖口里喷了出来,失去了支撑的衣服顿时落了下来,被我的刀尖挑在了空中----那是鬼穿了死人衣服造成的结果。鬼魂被我一刀崩散了,他的衣服自然留了下来。
  
      我心里顿时犯起了嘀咕:鬼魂穿的衣服,绝大多数都是活认给烧过去的,一旦鬼魂被灭,衣服也会随之消失。顶着死人衣服出来的鬼并不多见。
  
      我伸手把衣服给卷成了一卷拎在手里,从地上站起来时,围在我附近的浓雾一下子全都散了,绺子那边也亮起了灯光。
  
      直到这时我才看见,进绺子的那条路已经变得跟我刚来时不一样了。
  
      我们晚上进绺子之前,山上只有一条路。现在,这条山道却变成了一条“人”字形的岔路口,分开的两条岔路,一左一右地顺着大门两边围住了半个绺子。
  
      “倒栽葱!”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白天时,我要是看见绺子门口有条倒栽葱的山路,根本就不会往里走。
  
      山路最忌讳的就是倒栽葱。常上山的人都知道,山路不管怎么弯、怎么扭,都不会出现两条平行的岔路,就算有,也不会在同一个高度上,肯定是一高一矮。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只能代表那是一条凶路。而且人字形越规整,就越不吉利。因为这种路看上去正好像是一个人大头朝下地栽倒在山坡子上,而且活人从山上栽下来,因为四肢都在挣扎,肯定不会是平着下来的,不是滚上几圈,就是偏了方向,只有死人才会一动不动地趴在山上不起来。要是人字形前面再短上一截就更糟了,那么一来,可就成了人字无头了。
  
      如果绺子的位置是座军营还能好些,军队主杀伐,站在无头死人后面,有杀敌制胜的意思。可是这地方却偏偏成了土匪窝,那不就成了个个断头了吗?
  
      我赶紧往绺子前面冲了几步,回头往山下看了过去。人字路果然是被山尖的投影给挡住了大半截,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给齐头抹掉了的人字。
  
      “糟糕!”
  
      我转身往回赶时,脑袋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老杨是不是已经看出这里是凶地了?
  
      我们三个人在没进门之前,只有他说了一句“这里是凶地”。他当时就看出了门道,怎么还敢往里进?
  
      我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已经走到了大门口,伸手往门上敲了两下,就有人从里面给我开了门。
  
      开门的猴子刚刚跟我对视了一眼,就“啊”了一声瘫在地上,手指头一个劲儿往我后面指,嘴里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这一喊,屋里的人立刻过来了七八个:“猴子,你咋了?”
  
      猴子这会儿才顺过口气儿来:“鬼!他背后有鬼!”
  
      “鬼?”那几个人一起往我身上看了过来,我却连头都没回。就算我身后真站了鬼,现在肯定也已经没有了。不然的话,那么多人,怎么只有猴子看见了?
  
      老杨和老拐子一前一后走了过来,老拐子低头问道:“猴子,你看见什么了?”
  
      猴子这才缓过一口气来:“他身后有条黑影,比他还高了半头。那人从他后面露出来半个脑袋,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现在没了。哥几个一出来,那黑影就没了。”
  
      那几个人被猴子说得心里直发毛,一个个的全都往后挪。老杨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全都别动!”
  
      老杨厉声喊道:“他后面的鬼没了,说不定藏谁身后面了!赶紧都出去,挨个儿敲门进来!”
  
      猴子脸都白了:“不用了……”
  
      “不用个屁!”老杨一把将猴子从地上拎了起来:“败家玩意儿!他自己刚说‘半夜不开门’,你也不问问外面是谁,就把门打开了!要是那东西进了屋,麻烦就大了!赶紧出去!”
  
      老杨明着是在说猴子,其实是在骂我。我冷声道:“你不用在那儿指桑骂槐。我后面跟没跟东西,我自己不知道吗?别以为就你能耐,有本事你也出去转一圈看看。”
  
      我说话之间,把手里的衣服给扔在了老杨脚下。
  
      “这是啥?死人衣服!”老杨跺脚骂道:“你疯了?把死人衣服拿回来干什么?你想把我们全都害死是不是?刚才门外那个鬼魂肯定是跟着衣服过来的!”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