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十六章 生死,义气

第十六章 生死,义气

    我和老拐子一块儿赶到绺子门口时,正好看见那人被树后面飞出来的一条绳子套住了脖子,像是牵羊一样地拽进大树后面。两三秒之后,树后面忽然咔嚓一声,那人的脑袋也紧跟着滚了出来。
  
      人头落地的那一瞬间,我竟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那棵树后面站了一个抱着鬼头刀的人,他杀人之后,在那儿等着再有人过去送死。
  
      我本能地想要过去看个究竟,却发现老拐子一直站在我边上没动,立刻又把脚给缩了回来。
  
      急三火四跑过来的老杨,看着地上的人头,狠狠一跺脚:“我说什么了?外面是死门,别往外走,别往外走!你们怎么就是不听?”
  
      “他自己要出去的,我们想拦都拦不住……老朱,你干嘛去?”
  
      刚才追人追到门外面的木工,自从那人被砍死之后,就瘫在了地上,我本来以为他歇歇就能缓过劲儿来,没曾想,他站起来之后,竟然也往外走。
  
      “老朱!你回来……”有人想往外追,却被老杨一嗓子给喊了回来:“别喊他!他死定了……”
  
      我眼看着老朱走到躺着尸体的树干边上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绺子的方向跪在了地上,抬起头来对着我们这边嘿嘿笑了两声之后,把脑袋一低,像是等死一样,不动了。
  
      忽然,一把大刀从树干背后闪了出来,把老朱的人头齐着肩膀给砍落在了地上。那颗脑袋连滚了几圈才停在了山道中间,无头尸体也跟着缓缓栽倒在了地上。树后的人仅仅挥了一刀,就把刀收了回去,我也只看到了一道刀影。
  
      “往后去!全都往后去!”老杨声嘶力竭地喊道:“都不许往大门边上走!从现在开始,不管看见谁出去了,都不许往出追!知道不?”
  
      老杨指着兴子手下人:“快点收拾东西!快点,死门往前推了!过一会儿,死门跟绺子挨上,想走都走不了了!”
  
      死门往前?
  
      我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低声道:“拐子,你说咱们现在是在局里,还是在局外?”
  
      “看不明白啊……”老拐子的眉头越皱越紧:“按照老杨的意思,咱们肯定是在局外。”
  
      我的意思是:如果是我们已经进了局,那么这个绺子就是一个布置好的阵法,我们已经从死门走进来了,想要出阵,就必须找到生门,要不然只能被活活困死在里面。阵法里的鬼魂说不定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杀我们,我们却没法儿跟他交手。
  
      如果是局外的话,那就是有人用阵法堵住了绺子的大门,我们只要出去,就会顺着死门走进鬼阵,那一样也是死。所谓的生门就是退路,只要我们能及时撤走,就不存在什么进不进死门了。
  
      那样一来,后面那条逃生的小道儿,肯定是生门;也只有我们没入局之前,死门才会被人为地移动,慢慢逼近绺子。刚才老杨喊的死门移位就是这个意思。
  
      我看了看老拐子:“你想选什么,下崖子还是出门?”
  
      老拐子摇头道:“我已经选不了了。我接的生意是保护张木,他要去哪儿,我就得去哪儿。你要还是有机会,就往自己觉得对的地方选!”
  
      老拐子也不太看好下崖子这回事儿,但是他得听张木的。真正的术士只要接了生意就不能反悔,这个无关乎什么信誉,而是术道上的规矩。
  
      本来我还想跟高大头说说利害,但是他却没给我这个机会,等我回去的时候,他都已经准备好要下崖子了。
  
      我走过去:“高叔,我觉得你还是再想想!不下去还只是对付鬼魂,下去之后变数太多,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儿。”
  
      高大头从猴子死了之后,就开始不信我了,我这一张嘴,他脸立刻变了。我看他那嘴型像是想要骂人,可是话到嘴边就又憋了回去,伸手把我推开之后,走到张木身边坐了下来,一句不说,就在那儿抽烟。
  
      我看他那样儿,肺都要气炸了,要不是他是我的雇主,我真想过去踹他两脚!这种不长脑子的人都能发财,还有他么天理了吗?
  
      张木看我脸不好,走上来劝道:“你别生刚子的气,他心情不好。刚才兴子那边有人说不让你下去,大头为了把你带上,跟兴子说了不少小话儿,还抽了自己两个嘴巴……”
  
      张木看我眼睛一厉,马上说道:“你可别冲动!兴子那边儿也有家伙,还不止一把,昨晚上是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才被你唬住了。现在动手,吃亏的是你。”
  
      张木这么一说,我对高大头的火气立刻消了一半儿,却对兴子生出了杀意。
  
      我走到高大头跟前:“高叔,你真要往下去?”
  
      高大头还没说话,跟着他的兄弟就先翻脸了:“你还说什么?这一路你惹了多少事儿?猴子都让你给害死了,你还想干什么?”
  
      “闭嘴!”我抬手把他推到了一边:“我没跟你说话。”
  
      “你干啥?”高大头一下站了起来:“又想动手咋地?想动手先冲我来!”
  
      我一愣神的工夫,被我推开的那人就吼上了:“高哥为了你,跟人家说了多少小话儿,我听着都替高哥屈得慌!你还不知道好歹?你家人怎么把你养这么大的?”
  
      “少说两句……”高大头可能觉得自己话说重了:“小李岁数小,你们容着点儿。”
  
      那人不说话了,我却被高大头给气了个半死:“你去哪儿,我跟你去哪儿,到时候你别后悔就行。”
  
      下崖,已经大势所趋,就算我再怎么反对,也于事无补了。现在就连高大头都不信我了,还有谁能听我的?
  
      心里憋着火出不来的感觉比什么都难受!我真想指着高大头骂一顿“傻逼”,但是我要真这么做了,就等于彻底跟他翻了脸。
  
      老核桃一早就给我立下了规矩----人活在世,什么都能丢,只有两样不能丢,一个是信义,一个是情义。
  
      我跟高大头之间谈不上什么深厚的情义,但是冲着信义,我必须把他带回去,要不然,我没法儿回去见老核桃。
  
      况且,我心里也在可怜高大头。他为了我去求老杨和兴子,肯定受了不少窝囊气,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耷拉着脑袋,谁都不看,在那儿等着最后一拨下山。
  
      等到山上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高大头才站起来:“咱俩一块儿下去,我先下,你自己把稳了,实在不行,就踩我一下,别掉下去。”
  
      高大头说完,也不问我答不答应,顺着绳子就滑了下去。等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落到崖子下面时,那附近除了高大头的几个兄弟,谁都没有了。
  
      高大头看着他们几个,头一句话就是:“彬子,别人都哪儿去了?”
  
      彬子没好气地道:“都走了。他们说了,不愿意跟灾星往一起走,就全都走了。”
  
      高大头咬了咬牙:“咱们也走。他们不是留下标记了么?跟着走就是了。”
  
      高大头说的标记就在树上,山里人给同伴留标记,一般都是拿斧子砍掉一块树皮,只要跟着树干上的白茬继续往前找,肯定能找着人。
  
      可我们走了半个小时之后,不但标记没了,就连回去的路都找不着了。高大头急得团团乱转:“彬子,你怎么带的路?”
  
      “我是跟着白茬走的啊!”彬子哭丧着脸指着我骂道:“都是你,肯定是他们不愿意让你跟着,才不留白茬了!没你,哪来那么多事儿?”
  
      “你傻逼了?”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