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十七章 鹰爪,飞刀

第十七章 鹰爪,飞刀

    我拿手指着,把七八个人挨个儿指了一圈:“不光你是傻逼,你们全都是傻逼!连张木和兴子联手坑你们都没看出来,现在还跟他感恩戴德!”
  
      高大头先火了:“你啥意思?”
  
      “你想听,我就给你讲讲!”
  
      我找了个石头坐了下来:“这两天,除了我晚上出去那趟,咱俩一直都在一块儿,我看见的,你也看见了。我们刚到绺子门口那会儿,老杨就说了,绺子是凶地,你听见了?”
  
      高大头点了点头:“这话,我是听见了。”
  
      “是凶地,他还往里进?”我反问道:“姓杨的是风水先生,看风水的眼力比我好,咱们都是从正门进来的,那是生门还是死门,他进来之前看不着吗?”
  
      高大头懵了:“他不是说,死门移位了么?”
  
      “移位个狗屁!你当这是摆阵啊?死门哪那么好移位?”
  
      我继续说道:“咱们的人丢了之后,胡子连着伤票、撕票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是什么地方弄错了。我刚刚才想明白,我一开始就错了!”
  
      “胡子之间说黑话没毛病,你见过胡子一上来就跟苦主说黑话的么?他说了,苦主能听懂么?花舌子找苦主,头一句话该是自报家门,可他却弄出一句黑话来,你就不觉得奇怪?”
  
      高大头没吱声,彬子一拍大腿:“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爷说他以前也见过胡子,那些人跟他说话哪像《智取威虎山》里面那样,都是说白话,只有胡子遇胡子才说黑话。”
  
      我没理彬子,反过去问了高大头一句:“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是谁让我探胡子的底儿?”
  
      “老拐子!”高大头这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老拐子当时是故意把你给推前面去了?他为啥这么干?”
  
      “为了让咱们下来!”我冷笑道:“老拐子和姓杨的早就准备让咱们往下边儿来了。你也是走山的人,能轻易下崖子么?”
  
      “不能!”高大头脸白了。
  
      走山的人,没有必要的时候,不会轻易往这种黑林子里钻。现在我们走的这片林子,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往里进了,地上积的树叶能没过腿肚子,上面的树叶都遮了天了,虽然没到阳光一点儿透不进来的程度,可能看见光的地方也不多。这种林子里的阴气重,说不定大白天都能撞邪,谁没事儿能进来?
  
      想让这些常往山里走的人下黑林子,要么,得把价钱给足了;要么,就是直接把人给逼进来。
  
      我抱着肩膀冷笑道:“鬼魂连着杀人,还不是为了吓唬你们,让你们觉得往外走没有活路,才不得不往黑林子里钻?”
  
      “你说的……是真的?”高大头到现在还抱着一线希望。
  
      “是不是真的,你不会想吗?”
  
      我差点儿没让他气死:“我们这么多人,能看出门道来的有几个?你要是一直信我的,说不定就能带人跟我一块儿走。只有你不信我,才会往下面来。鬼魂一次次伤票、杀人,为的不就是让你不信我么?你还真就遂人家愿了。”
  
      彬子接了一句:“可是猴子确实丢了。”
  
      “猴子是自己丢的!”我从身上抓出一把大洋扔了过去:“你们自己数数,跟当时放在院子里的数目一样不?你们再好好看看,那些大洋的新旧,是不是都差不多?猴子的大洋是哪儿来的?”
  
      “他不是说……”彬子说到一半儿就不说话了。
  
      要是带着大洋能辟邪,那肯定是一直都装着,而且他们这些人没事儿就爱显摆,猴子以前要是有大洋,常跟他混在一起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高大头掐着大洋,眼圈红了:“你是说,猴子的大洋是张木给的?”
  
      “你说呢?”我反问道:“当时,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猴子先去开门确实在情理之中。可是最先冲出来的,怎么不是你手下的人?他们在外屋是故意在堵着你,不让你出来?”
  
      “真是这么回事儿……”彬子说话没有顾忌:“当时我想往外冲,结果硬是让人给挤回来了。”
  
      高大头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猴子……跟我好几年了!他怎么……”
  
      “猴子跟你走得近,跟别人就不近吗?”我冷声道:“他只不过没想到,自己能把命给搭进去就是了。但是,他不死,你也不会彻底不相信我。”
  
      高大头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地问道:“坑我的是谁?是张木,还是兴子?”
  
      “都有可能。或者,他们一直是在联手办事儿。要我看的话,张木的可能性更大点儿。”我沉着声音道:“当时我要跟附在张木身上的鬼魂推手,结果,我刚碰着他,他身上的鬼魂就走了。他究竟被没被鬼魂附体,还不知道呢。”
  
      “他怎么这样……他怎么这样……”高大头一下失控了:“我这些年掏心掏肺地对他,把他当成亲哥!他怎么反过来害我?”
  
      我沉声道:“这个只能问张木了。”
  
      有人赶紧冲过去按住发疯的高大头:“高哥,你先冷静冷静,说不定,冒坏水的是兴子呢!当时,是姓杨的一个劲儿地挤兑小李子,也是他把小李带回来的衣服给烧了的!要我说,不见得就是张哥下的手!”
  
      高大头被人一劝,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彬子却在一边儿跺脚道:“我说兄弟,你既然已经看明白了,怎么不早说啊?”
  
      “我没下来之前,也没看明白。”我摇着头道:“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奇怪,并没往张木他们身上怀疑。我一直让你们别下来,也是因为觉得进黑林子太危险。”
  
      “等我们迷路之后,我才发现这片林子被人给做了手脚,有些事情也就一下想通了。”
  
      我叹了口气道:“就算我在上面想明白了又能怎么样?不跟他们分开,我根本没机会说。你们身上带着家伙,张木他们身上就没有?真要是动了手,说不定,咱们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再说,也得有人信我才行啊。”
  
      我练过铁布衫是不假,但是那东西挡不住子弹。他们手里要是也有几把枪,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况且,老拐子一直都没有出过手,他手底下有多大道行,我也吃不准。
  
      高大头到了这会儿才红着眼睛道:“大侄子,叔对不住你……从现在开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彬子也帮腔道:“大侄子,咱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继续走呗!还能坐着等死啊?”
  
      我无奈道:“事到如今,我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既然已经迷路了,再想找回下来的悬崖,希望非常渺茫,就只能继续再往前走了,找着张木他们再说。”
  
      “还往前走?”别看这群木工平时一个个脾气火爆,弄不好就动手揍人的,但是真正让他们面对鬼神的时候,却比常人还要胆小。这些人都是听着鬼神的传说长大的,凶神恶鬼早就在他们心里根深蒂固了,指望他们帮忙,还不如自己想想办法。
  
      我也懒得搭理那些人,自己从背包里抽出一副筷子一截红绳,用红绳绑在筷子中间,另一头系在自己右手食指上,把筷子给悬在半空,看着它在空中打转儿。
  
      我悬筷子是为了指路。按理说,在这种地方,用罗盘或者仙人指路更好;但是,盘山鹰干活讲究的就是就地取材、动手要快。
  
      按老核桃的话讲,电视里面那些老道开坛做法的事儿,有一半是假的。真正的高手用不着开坛,就算开坛也是给人看的。高手在开坛之前已经把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只是你不给雇主摆个场面,他就不相信你已经把鬼弄走了。
  
      盘山鹰办事儿不需要那些花哨。胡子常年走山,说不定什么时候鬼魂就能从你边上冒出来,等你开坛做法,人都已经死透了。再说,一个人上山能背多少东西上去?想在恶鬼手里活命,你就得有什么用什么。
  
      拿筷子指路就是老核桃教我的本事。老式的筷子前圆后方,就是指天圆地方,本身就有辟邪的意思。而且,东北这边敬神,通常都会先拜上一双筷子。把筷子悬起来,或者直接放在水里,就有敬神的意思;筷子尾指向什么地方,怎么碰都不动了,就说明有鬼神按筷子了。
  
      我把筷子悬起来之后,看看差不多稳当了,就开口道:“跟我往前走。”
  
      高大头他们不知道什么意思,干脆跟着我一直往前面走。我一边走,一边晃一下筷子,看看它究竟动不动。等我差不多走出去半个小时之后,我手里的筷子忽然就不动了,筷子尾慢慢翘了起来,筷子头斜着指向了地面,看上去就像是有人拿着筷子想要夹菜了。
  
      谁是菜?
  
      这里只有几个活人,拿着筷子的人肯定是看上我们当中谁了。
  
      没过一会儿,筷子就慢慢转了半圈,往我身上指了过来,我立刻憋住了一口气,整个人像是木桩子一样站在了原地。转过来的筷子仅仅在我身上停顿了一下,就往我身后指了过去,正好指在了一个木工身上。
  
      “筷子咋指我啊?”那人吓得脸一白,当时就跪在了地上。
  
      我擎着筷子,悄悄打开了鬼眼,果然看见有一个人影攥着筷子站在我眼前。
  
      虽然我们两个近在咫尺,但是那人好像是没看见我一样,一直抓着筷子盯着那个木工,一下下地咽着口水,看样子像是想吃还不敢吃。
  
      我鼓起腮帮子,往那人脸上轻轻吹了口气,盯着木工的鬼影这才转过了头来。
  
      我跟他四目相交的一刹那间,看到的却是两个黑漆漆的窟窿----他的眼珠子不知道怎么没了,光剩了两个眼眶。
  
      瞎子?
  
      我立刻愣了一下。对鬼魂来讲,无所谓瞎与不瞎,就算他生前是瞎子,死后也一样又能看见,肉身上的伤确实牵扯不到魂魄。没有眼珠子的鬼,只有一种解释,他临死前肯定是被人挖去眼珠,之后用某种法术把他的眼球给封了起来,活人死后找不着眼珠,自然就成了瞎子。
  
      仅仅这一刹那的工夫,我就看见那只鬼魂使劲儿吸了两下鼻子,顺着我呼气的方向,往我脸上贴了过来。我屏住呼吸,轻轻把脑袋往后仰了过去。
  
      我跟鬼魂在不到一尺的距离上,一个向前一个往后地慢慢移动着,就是为了仔细看看眼睛是怎么回事儿。
  
      可是在高大头他们眼里,我却是在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往后倒仰身子,看上去应该就跟被掰断了的树杈差不多,除了膝盖是弯的,其他地方全都保持着笔直。高大头立刻慌了:“大侄子,你这是咋啦?你别吓唬我……”
  
      他一开口,那个鬼魂马上就猜到了对面有人,伸手就往我脸上抓了过来。
  
      “滚----”
  
      我怒吼之间,左手猛然向鬼魂手上迎了过去。等我出手时,五指变得通红一片,跟鬼魂的手臂稍一碰撞,手指就像是着火一样,红光爆闪;对面的鬼手却像是被烧着了的黄纸,忽的一下窜起来几寸高的火苗。火光一起,立刻顺着鬼魂的手臂向肩头暴卷而去,如果没有人阻止,只要眨眼的工夫,那只鬼魂就能被烧成青烟。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只鬼魂忽然冒出来一股野狼似的狠劲,伸手一下把点着了的胳膊给拽了下来,自己惨叫着往后飞了出去。
  
      “给我死----”
  
      我右手一按腿外,从腿上拔出一把飞刀,扬手打了过去。已经飞出五六米远的鬼魂,被我一刀钉在树上,爆成了一团磷火。
  
      我躲避鬼魂的时候,左手一直都背在身后,手心里攥着朱砂。从仰头开始,左手五指就依次在手心里点了一遍,把手拿出来,手指尖肯定全是红的。
  
      我跟老核桃学了十年大力鹰爪功,虽然暂时做不到真气离手的程度,但是一般人的刀剑也伤不到我的手掌。
  
      老核桃说过,法术、武术不分家,功夫练好了一样能打鬼。内力是什么?就是人的精气神!内功强到一定程度,直接能把鬼魂身上的阴气打散,跟灵符差不多一个作用,只不过那样的高手太少了。
  
      内力不足,就得想办法补,他用的办法就是手指头浸朱砂。朱砂能辟邪,道家画符、驱鬼少不了朱砂。老核桃的师祖琢磨出来一套调和朱砂的办法,调完的朱砂就跟印泥差不多,手指头往上一放就能沾上来。
  
      我刚刚偷偷蘸朱砂就是为了跟鬼动手,高大头那一声,只不过是让我提前动了而已。
  
      “大侄子,你没事儿?”高大头直到我把鬼杀了才跑过来,离着我三米远,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侄子,你是大侄子不?”
  
      我哭笑不得地道:“不是我还能谁?”
  
      高大头一听我说话的声音没变,知道我没被鬼魂上身,才松了口气:“大侄子,你下回动手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啊?这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哎,你的刀怎么那么厉害啊?上面是不是抹什么了?”
  
      我不动声地把刀收了起来:“这刀杀过人,有煞气,能镇住鬼。”
  
      我那么说,完全是在敷衍高大头。
  
      老核桃压箱底的绝活有三样,除了鹰爪功,再一个就是飞刀。他搓核桃打鬼的本事,最多只能算是个玩意儿,真正碰上成了气候的山鬼,核桃就不管用了,能斩鬼屠神的,还在他的飞刀上。
  
      说到飞刀,很多人都会想起小李飞刀。老核桃的飞刀没有那么神,也做不到例不虚发,论长短还跟匕首差不多,我量过,从刀尖到刀柄足有十八厘米,宽度差不多两指。飞刀没安刀把,就是用红布给缠了一圈,刀身不仅黯淡无光,还留着一层像是血迹似的花纹,乍看上去就跟一把黑铁的旧刀差不多。
  
      老核桃的飞刀一共有三十六把,是师门一代代传下来的,也不知道传了多少年头了,杀过的人、斩过的鬼,也已经不计其数了,就算上面没有符文,一样煞气逼人。
  
      老核桃能全都藏在身上,别人肯定看不出来,不管是当成暗器,还是忽然抽出来近战都行。而我就只能藏十八把,多了就容易就被人看穿了。
  
      老核桃平时从来不让我动他的飞刀,这回要不是我自己上山,他也不会把飞刀分出一半给我。
  
      这些事儿,我肯定不能跟高大头说,他要是知道我身上还有飞刀,说不定就会开口让我借他一把。我要是借了他,剩下那些人怎么办?所以我干脆直接给他敷衍过去了。
  
      我不等高大头再问我话,就赶紧往鬼魂退走的方向追了过去。没进阴曹地府的鬼魂一旦受了伤,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躲回棺材或者是尸体里面养伤。我刚才故意没一下把那只鬼魂给干掉,就是想看看他究竟是往哪个方向飞,跟过去说不定就能找着什么线索。篮ζζ.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