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十八章 挖眼

第十八章 挖眼

    我顺着鬼魂退走的方向追出去差不多五十米之后,果然看见远处的大树下面有个人影。
  
      离远了看,那人就像是在树下打坐,双腿盘在地上,两只手交叠着放在腹部的位置,只不过脑袋一直垂在身前。他的脖子要是没断,肯定不会垂成这种角度。
  
      高大头小声问道:“那边有人,咱们是不是过去看看?”
  
      “等我看看还有没有别人再说……”我稍稍往旁边偏了一下脑袋,就看见另外一棵树干后面露出来半个身子,看样子也像是在树下打坐……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个又一个半隐半现的人影接二连三地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就好像每棵树后面都坐了这么一个人。
  
      “这是咋回事?”高大头一下就懵了:“咱们别往前走了,赶紧回去……”
  
      “不行!你们往后点儿,聚在一起,万一出什么事儿也好有个照应……”
  
      我刚往前走了一步,就被高大头拉住了胳膊:“大侄子,我知道你本事大,可你看得住这么多人吗?咱们真别往前走了,回去!回头找找那绳子,说不定还能从崖子爬回去。”
  
      我刚要开口,就听身后有人细声细气地说了一句:“走得回去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这叫瞎眼林。”
  
      “谁?谁说话?”
  
      我和高大头猛一回头,就看见他手下一个木工背对着我们,脸冲着一颗大树蹲在地上,两只手好像一直在搓眼睛。
  
      高大头嗷的一声:“小六子,你瞎逼逼什么呢?你知道个屁!”
  
      小六子像是没听见高大头说话一样:“你没听过瞎眼林哪?这个地方,你睁着眼睛肯定走不出去;把眼睛挖了,伸手往出摸,就能摸出去了。”
  
      “草泥马的!你……”
  
      高大头撸开袖子就要揍人,我却伸手把他拽了回来:“别动,听他说!”
  
      “你信他?”
  
      “摸瞎胡。”我说了三个字儿,高大头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摸瞎胡,是小孩之间玩的一个游戏,就是一个孩子把眼睛蒙上,去抓屋里的小伙伴儿,摸的人不能偷看,躲的人不能出屋,很多人小时候都玩过,
  
      其实,这种游戏,最早的时候不是给小孩玩的,而是大仙儿请鬼的手段,叫“摸吓唬”,所谓的“吓唬”就是鬼。
  
      有些鬼魂本身并没有杀人的手段,但是为了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往往会跟在人身后,找机会吓唬他一下。尤其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要是总感觉屋里有人,或者忽然扫到一个人影,那就是有鬼吓唬人。
  
      这时候,要是把屋里的东西搬空了,蒙着眼睛在屋里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摸到一个人。
  
      要是摸着人了,赶紧退出来,千万不能睁眼睛看。出来之后,烧纸摆供也好,上香放鞭也罢,把那位弄出去才是上上策。要是睁眼看了,会有什么后果,那可就难说了。
  
      “摸吓唬”这种法子,有一段时间很多人都在用,后来出的事儿太多,也就没人敢用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小孩的游戏。
  
      高大头不一定知道摸瞎胡的来历,但是小时候肯定被大人警告过不能在空屋里玩,阴气重的地方容易摸出鬼来。
  
      我的话说完之后,小六子嘿嘿笑道:“他说得对。瞎眼林就是个专门摸瞎胡的地方,只不过,你们摸的是生路。”
  
      我跟小六子说话的时候,已经悄悄打开了鬼眼,没看见他身上有阴气,这就说明,跟我们说话的还是他自己。我立刻沉着声音问道:“你听谁说瞎着眼睛能摸出去?”
  
      “猴子告诉我的,他刚才来了!”小六子说道:“他不光跟我说瞎了眼睛能出去,还在我眼睛上摸了一把,他摸完之后,我眼睛就刺挠得受不了。”
  
      我试探着说了一句:“转过来,把手放下。”
  
      小六子把手放下之后,我身边的人吓得一齐往后退了两步----小六子的两只眼珠子已经让他给搓得通红,眼皮底下连血都已经淌出来了,但是他却像不知道似的,还在那儿使劲儿往眼睛上揉。
  
      “你把手给我放下!”高大头上前两步,把小六子的手硬给按了下来:“大侄子,怎么办?”
  
      “拿酒给他洗洗。”
  
      “啥?”高大头懵了:“拿酒往眼珠子里灌,那不瞎了吗?”
  
      “那也没办法,酒能杀毒,也能除阴气。赶紧洗完,再拿水冲,说不定还能保住眼珠子。”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手头上除了酒,也没有别的东西,总不能把核桃塞他眼睛里?
  
      高大头一咬牙:“那就试一回,总比他自己把眼珠子给搓出来的好。你们按着他,我动手。”
  
      高大头让人按住小六子的胳膊,强行把他脑袋给抬了起来,自己拿着酒壶往他眼睛里倒了进去。酒水刚一倒进小六子的眼睛,他眼珠子上就冒出了一股白烟,两只眼球像是被开水烫了的鱼眼似的,顿时蒙上了一层白膜。
  
      “啊----”小六子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之后,一下把按着他的两个人给甩到了一边,伸手就往自己眼睛上抠下去,硬是把两个眼珠子给挖了出来。
  
      小六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挖了自己的眼珠子,无论谁见了,都觉得全身发冷,就连我也一样。
  
      我仅仅迟疑了一下,小六子就猛地窜了出去,趴在林子的黑影里满地乱摸:“我的眼睛呢?我的眼珠子哪儿去了?谁看见了……”
  
      “别说话!”
  
      “你眼珠子在你手里……”
  
      我和高大头几乎在同一时间喊出了声儿来。
  
      刚才还背对着我们的小六子腾的站了起来,两只手在空中摸着往高大头这边走了过来。他脸上、手上到处是血,半边衣服都被染成了红,嗓子里发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尖:“我眼珠子呢?我眼珠子哪儿去了?”
  
      这回高大头再也不敢说话了,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我推开高大头,往前跨了一步,正对着小六子站在了他前面,一只手按住了腿上的飞刀。
  
      小六子快要走到我跟前的时候,忽然转了一个弯,从我旁边绕过去,奔向了高大头的方向:“谁看见我眼珠子了?”
  
      高大头吓得直往后躲:“我没看见,我没看见……”
  
      “你站着别动,看他想要干什么!”
  
      我喊了一声之后,高大头才勉强站了下来。小六子伸手就往高大头脸上抓了过去,动作之快,就像是能看见他站在什么地方一样。
  
      我一看小六子动手,立刻出手往他腕子上抓了过去。我们两个人的肢体撞在一起时,他手腕上立刻升起了一股青烟,人肉烧焦的味道也从他腕子上冒了出来。等我把手一松,小六子的手腕上顿时露出了四条像是被烙铁烫过似的黑印。
  
      我仅仅看了一眼之后,立刻抬起一脚踹向小六子的肚子,把他踢得连滚了几圈才停下来。还没等我走过去,小六子忽然一下站了起来,伸手往前摸了两下之后,抱着一棵大树,转到树干后面不动了。
  
      我低声道:“高叔,你跟他说话。”
  
      “说啥?”
  
      我压低了声音:“说什么都行,看看他回不回你的话。”
  
      “小六子,小六子啊!你怎么啦?你说话啊……”高大头带着哭腔连喊了几声之后,小六子的声音才从大树背后传了过来。
  
      “把眼睛挖了,长着眼睛的人走不去!你们把眼睛挖了之后就往东走,说不定还能有条活路。”
  
      “放屁!”彬子急了。篮ζζ.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