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十九章 都是蒙事儿

第十九章 都是蒙事儿

    “嘿嘿……”小六子冷声笑道:“爱信不信,这里的山神爷见不得有人长眼睛。你自己挖了眼睛,跟山神爷赔了罪,他还能放你一条生路。要是等到他动手挖你眼睛,就一辈子别想往出走了!”
  
      “挖!没了眼睛还能换一条命,要不然,就得比死还惨。”
  
      “你们觉得我死了是不是?”小六子忽然哈哈笑道:“其实我没死,就算现在,也还活着!”
  
      我伸手碰了高大头一下,后者马上反应过来:“别他么胡说八道了!你要是没死,你走过来看看!你敢往有光的地方站吗?”
  
      “不敢!”小六子说道:“猴子在我身上呢!他不让我走,我就走不了。我挖了自己的眼珠子之后,他就爬我身上了,他让我往哪儿,我就往哪儿!他现在把我按在地上,不让我动,我就站不起来。”
  
      “他说了,你们挖了眼睛之后,他们就能爬你们身上,领着你们往外走,保证能把你们领出去。”
  
      “你胡说八道啥呢?”高大头厉内荏地喊了一声:“你身上不是有鬼吗?你让他出来给我看看!”
  
      高大头刚喊完,我就看见小六子的脑袋上露出来一个黑漆漆的眼眶,看上去就像是小六子的头顶上又长出来一个脑袋。那颗脑袋从树干背后往外侧了侧脸儿,露出一只绿幽幽的眼睛,往高大头脸上看了过来。
  
      高大头吓得连退了两步,不敢说话了。小六子却开口道:“我跟你们说的全是好话……”
  
      我不等他说完,就起身喊道:“你们山神爷是哪路大仙?”
  
      山神不会杀人,哪怕被人冒犯,也只会惩罚,不会要了人命。那个所谓的山神,说不定就是山魅子。
  
      “嘿嘿……”小六子笑了一声,再不说话了。树后面紧跟着传过来一阵脚踩树叶的动静,听上去就像是有人摸着路往前走;没过一会儿,脚步声却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高大头颤着声音道:“大侄子,咱们怎么办?”
  
      我想了想:“这片林子里鬼魂不少,等一会儿我先点一支引魂香,把鬼聚到一起,咱们再绕着鬼走。”
  
      “放屁!”彬子忽然指着我喊道:“老辈人都说,不能随便招惹鬼魂!你把他们弄出来,我们全都得死!你是想害死我们!”
  
      “我不能跟你在一块儿!跟你在一块儿早晚都得被你害死……”彬子连着退了几步之后,忽然一个转身,发疯似的往树林深处跑了过去。
  
      “彬子!”高大头第一个追了上去,我也跟在高大头后面追向了彬子的方向。
  
      彬子差不多跑出去两三百米之后,脚底下忽然一滑,顺着山坡栽了下去。我还没追到近前,就听见彬子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救命----救命啊----有死人拽我!”
  
      等我赶过去时,正看见彬子抓着山上的浮草,死命地往上爬。他身后就是一只拽着他裤管子不放的人手:“救命!我没死……”
  
      “稳住,别动!”我坐在山坡上顺势往彬子身边滑了几米,贴着彬子停下来,抬手扣住那人的腕子之后,五指稍一用力,那人立刻惨叫一声,松开了手掌:“我没死呀!”
  
      我抓着对方的手臂,使劲儿往外一拽,硬是把他从草稞子里给拽了出来:“老杨!”
  
      “小兄弟救命!救命!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老杨早就没了以前鼻孔看人的尿性,两只手抱着我的大腿,说什么都不松。
  
      我只能往头上喊一声:“扔条绳子下来!”
  
      高大头好不容易用绳子把我们两个拽上去之后,抓着老杨的头发把他提了起来,啪啪就是两个耳光:“你个鳖犊子玩意儿!要不是你,我们能下来吗?我现在就宰了你!”
  
      “别……别……”老杨被他扇得满嘴是血,除了一个劲儿喊别,什么都说不出来。
  
      “别打了。”我站起来拦住高大头,又一伸手把老杨给拽了过来:“我现在问你什么,你说什么。敢说一句假话,我立刻弄死你!”
  
      “我说,我说……你想问什么?”老杨怯怯地看着我,就像是只鹌鹑一直抖个不停。
  
      我把老杨给放了下来:“你跟张木是不是一伙儿的?”
  
      “不是!真不是!”老杨诅咒发誓地说道:“谁跟那王八蛋一伙儿,谁遭天打五雷轰!”
  
      我沉着声音问道:“你不是早就看出来绺子是大凶之地了吗?”
  
      “谁看出来了……”老杨带着哭腔道:“我还不是想多骗两个钱儿吗?我要是知道能遇上这事儿,打死我也不进来!我看风水真不行。我是属叭哥的,能晃荡这么些年,全凭一张嘴……”
  
      “去你妈的!”我蹦起来就是一脚,把他踢出去一米多远:“你他么是叭哥?还他么说什么生门死门?”
  
      叭哥,不能说是谣门,但是也差不多,本身多少也懂一点儿道道儿,就是懂的不多。他们懂的那些全是从书上看过来的,稍微变个花样就不认识了;办事儿就跟叭哥似的,只会学舌,自己办不了事儿。
  
      老杨怕我再打他,赶紧爬起来:“我是叭哥,可我手里的罗盘是真的!我就是靠它看生门在哪儿的?”
  
      “罗盘拿来!”我伸手把老杨的罗盘给抢了过来。
  
      那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是不叫罗盘,叫生死针。一般的罗盘上面,八卦方位、天干地支样样齐全,生死针上面只有“生、死、吉、凶”四个字。
  
      这东西就跟摇大钱看正反一样,不是正面,就是背面,看着特别简单,作用就是给人一个大致的方位,剩下的事情就全看术士自己的了。
  
      制造生死针的手艺早就失传了,剩下来的生死针也不多,这东西要是真拿到术道上,能让人抢破脑袋。我拿在手里就觉得心里痒痒,总想往自己兜里揣。
  
      可是东西是人家的,我也不能真像胡子似的,看什么好就往自己窝里抢,只能恋恋不舍地把东西往老杨手里递了过去。
  
      老杨八成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小兄弟,只要你能把我带出去,这东西就给你了!”
  
      我也没客气,顺势就往自己身上一揣,脸跟着就是一沉:“既然你自己没那个本事,怎么想着把我弄走?”
  
      老杨苦着脸道:“还不是为了落个好名声吗?我一看绺子闹鬼,就想跑了。可是,你要是留下把事儿给办成了,我那名声不就毁了吗?我只能把你逼走……”
  
      “鳖犊子玩意儿!”高大头上去又是一脚,把他踹得嗷嗷叫了半天。
  
      我看高大头还要打,赶紧阻止道:“先别打!我还有话没问呢,别打死了。”
  
      我看老杨缓过一口气了:“你怎么不想着把老拐子一块儿弄走?”
  
      “他留着也屁用不顶!”老杨撇着嘴道:“你没看出来他就是个谣门啊?我前脚走,他后脚就得想办法一块儿走。要不,我们两个能事先不商量就联手办事儿吗?”
  
      “这都什么玩意儿啊!”我顿时被弄得哭笑不得。敢情来了三个人,结果就我一个人是正牌儿!
  
      我转念一想,又有什么地方不对:“你怎么知道老拐子是谣门?”
  
      老杨噗嗤一声乐了:“也就你不知道。你们是真有本事的人,遇上同行,不会先去盘对方的底子。可我们不是啊!遇上同行,肯定得先盘底儿!你没来之前,我们都商量好五五分账了。”
  
      我觉得自己不能再问了,再问容易被气死!合着我从开始就跟两个谣门骗子生了好几天的气:“你不是带着生死针吗,怎么还出事儿了?”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