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二十三章 倒酒请鬼

第二十三章 倒酒请鬼

    人与人之间,如果没有信任,就很容易产生偏见。那些人对我的偏见,只怕从我出现时就已经产生了。
  
      在他们眼里,年轻就不值得信任;实话实说就是张狂不知道深浅;遇事儿站着不动,就是没有本事,动手又给他们找到了推卸责任的借口。
  
      老杨说我是鬼,我几乎没去反驳,就是等着那些人怎么选择。信我的人,我会全力去救;想死的人,我也不会去拦。
  
      老杨趁我沉默的工夫,大声喊道:“你们想死啊?还不赶紧过来!”
  
      原本站在我身后的人,呼啦一下全都跑到了张木那边。老杨没等他们混进人堆里,就急三火四地喊道:“都等等!谁拿手电往他们身上照一下……”
  
      人群里不少人都有手电,可是谁也不敢靠前,老杨干脆自己抢过一把手电:“一个个来,都别乱!其他人都看好了,谁有毛病赶紧动手!”
  
      “姓杨的,老子没空看你演戏!”我调转枪口指向了老杨的方向:“你别以为弄一群人挡在你前面,我就打不着你!你信不信我隔着三个人一样能把你脑袋掀了?”
  
      老杨的把戏被我揭穿,脸一下白了。我冷声道:“你不是想得瑟吗?老子让你得瑟个够。”
  
      老杨对我动了杀心,自己又怕死,才一拖再拖地给自己找机会。等一会儿他准备好了,我再想走就难了。现在才是我赌他心虚的最佳时机。
  
      我话音一落,几支枪立刻往我身上指了过来。我却面不改地盯着老杨道:“开枪试试!你们打死我之前,我肯定能要了他的命!没了大仙儿,你们就等着困死在林子里!”
  
      几个拿枪的人不约而同地放低了枪口,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先动手。
  
      老杨脸上的虚汗像是淌水一样流了下来:“你想干什么?”
  
      “杀你!”我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杀意。
  
      “等一下!”老拐子跨出一步:“你杀了他,自己也走不了。何必呢?你走你的,我保证没有人动你!把枪都给我放下!”
  
      “不能放!”老杨叫道:“他万一开枪怎么办?”
  
      老拐子冷声道:“他现在开枪,你一样得死。你再磨叽,就自己跟他说去,我不管了。”
  
      老杨被对方训斥了一顿之后,虽然不说话了,眼睛里的怨毒却又深了几分,要是给他机会,他保证会毫不犹豫地把我干掉。
  
      我侧身道:“高叔,你是跟我走,还是留下?”
  
      “我跟你走!”高大头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我呸!一帮忘恩负义的鳖犊子玩意儿,你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放你妈屁!跟他走,你死得更快!”原先跟着高大头的人立刻翻了脸。
  
      “草泥马的……”
  
      “走!”我一手按住暴跳如雷的高大头,一手拿枪指着老杨,慢慢往后退了过去:“高叔,你快点儿走,到远处等我,他们手里有长枪。”
  
      我早就瞄见了**的手下有人端着一把步枪。高大头的五发撸最多就能打出去二十米;距离远点儿,除了听响儿,一点儿用都没有。我的盒子炮有效射程虽然是五十到一百五十米,但是这枪实在太老了,能不能打出五十米都是问题。
  
      我背对的那片树林差不多离我一百米左右,等我退出五十米开枪,不一定能打准老杨,但是步枪肯定能打着我。
  
      高大头往人堆里瞄了一眼之后,转头就往树林里跑。我站在原地,等他跑进树林了,才开始慢慢往后退。
  
      三十米之后,对方的枪口忽然抬了起来。
  
      四十米,枪口从我头顶转向了前胸。
  
      五十米,我已经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眼里的杀机。他现在不动,只不过是想让我退得再远一些,等我威胁不到老杨的时候,对方必然会开枪。
  
      六十米……
  
      我忽然扣动了扳机,人也跟着侧身扑向了地面。我一枪打出之后,趁着人没落地,又向人群连开了三枪。与此同时,对方也一枪打了过来。步枪子弹从我身边擦飞之后,我也跟着扑倒在了地上。
  
      我最后那三枪,完全没有确定目标,只是为了扰乱对方,但是响过之后,却听见了一声惨叫。
  
      我连自己打中谁都没看上一眼,就立刻爬起来往树林里冲。我前脚刚刚踏进林子,就有人一枪掀飞了我身边的一块树皮。只要对方调整一下枪口,下一枪瞄准的就是我的后心。
  
      我当即飞身扑向地面,在地上连滚了两圈,躲到了树后。藏在不远处的高大头使劲挥手道:“快!快往树林里跑!”
  
      我和高大头一左一右地钻进林子时,身后的枪声已经响成了一片。大块的树皮在我们身边接连崩飞,被子弹震落的树叶像是下雪一样,铺天盖地地飘落下来……
  
      我和高大头在漫天落叶当中,绕着树木转了几圈,冲进了树林深处之后,身后的枪声也停了下来----那些人没有高手带队,不敢进树林。这才给了我们逃脱的机会。
  
      我俩冲到林子外面,高大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使劲儿咽了几下口水:“真是岁数大了,跑两步就喘得不行……大侄子,你那枪法真不是吹的,离着那么远还一枪碎了姓杨的一只耳朵……够那鳖犊子受的!”
  
      高大头说得眉飞舞,我却只笑了一下。我能打着姓杨的,纯属运气,要是我有老核桃那样百步穿杨的本事,他早就没命了。
  
      高大头灌了两口水:“大侄子,咱们现在咋办?”
  
      我沉声道:“找个人问问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啥?”高大头吓了一跳:“这他么荒山野岭的,你要找谁?”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坐了下来,扒开树叶,从地上挖出几块湿土,在手里搓了几下,捏出来三个小碗大的酒盅,又从高大头那里拿了酒壶,挨个倒满了酒之后,再用匕首挑开自己的食指,在每个酒盅里滴了三滴血。
  
      我在野地倒酒,是为了请鬼。
  
      用泥盅倒酒请鬼,实际上等于在求对方帮忙。泥土捏出来的东西,别说是存住酒,就算用水一浇也容易变成一堆烂泥。
  
      如果附近的鬼魂有意帮忙,倒进泥盅里的酒水只会渗进泥里,酒盅不会破裂。一旦就酒盅坏了,那就代表请鬼失败,需要另外再想办法。
  
      我割破食指往酒盅里滴血,是因为食指血可以联通饿鬼,甚至通过某种办法和恶鬼建立契约。
  
      如果说,世上哪种鬼最不怕死,除了饿鬼没有其他的鬼魂了。饿鬼为了血食,什么东西都敢招惹。这片山里的鬼魂,或许害怕所谓的山神,不敢出来,但是只要准备足够的血食,饿鬼就会言无不尽。
  
      老核桃出没山林的时候,没少召饿鬼出来帮忙,也差点儿死在饿鬼手里。
  
      从我倒完酒之后,就一直盯着三个酒盅看,没过多久,酒盅里的酒就打起了盘旋,像是漏水一样渗进了酒盅。
  
      “成了!”我站起身来一抱拳:“哪位大仙路过,请显圣一见。”
  
      我是请鬼,不是御鬼,说话必须得客气,也不能开鬼眼看对方,要不然惹得对方不高兴,转身走了,说不定还会转身回来找你麻烦。
  
      没过一会儿,离我不远的地方就现出了一个身穿马褂、扎着长辫的鬼魂:“还有酒么?”
  
      我从高大头手里接过酒壶:“管够!”
  
      鬼魂迫不及待地拔开酒壶,使劲儿闷了两口之后,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舒坦!已经百多年没喝过酒了,真是舒坦!说,你有什么事儿要求我!”篮ζζ.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