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二十七章 你是人是鬼

第二十七章 你是人是鬼

    我没想到,高大头这个粗人会在生死关头忽然义正言辞地训斥我。
  
      我知道高大头的话虽然可取,但是不可用。
  
      我伸手取出一卷绷带,把从张木那里弄来的银元贴在自己的眼睛上,又用纱布绕着脑袋缠了几圈,把银元固定在眼睛的位置上。缓解了一下眼睛的奇痒之后才淡淡回答了一句:“我说了,我做不到。”
  
      “怎么就做不到?”高大头一下站了起来:“你是盘山鹰,当年盘山鹰带着千把号人在深山老林里神出鬼没,外面才二十来人,你咋就带不了?”
  
      “那是绺子里的人听他的话。”
  
      师爷在绺子里有威信,除了一身过硬的本事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掌规矩,说白了,就跟刑堂堂主差不多。
  
      绺子里的小喽啰犯了事儿,是挖眼、剁手,还是砍头、扒皮,全都是师爷一句话的事儿,所以绺子里的人都怕他,进山之后,他说往东,没人往西。
  
      就算师爷不够强势,上面还有大当家的压着,令行禁止,绝对没有问题。
  
      外面的人,谁听我的?说不定遇上鬼魂,就一哄而散了。
  
      我故意跟他们分开,也是这个道理。
  
      但是高大头却不这么想:“咱们就出去帮他们一把!我保证他们都听你的!谁要不听话,我就一枪崩了他。”
  
      我摇头道:“你是我的东家,我只负责你的死活。”
  
      “你小小年纪心肠咋就这么硬呢?他们都是拖家带口、出力气过日子的人,他们死了,家里人谁管?”高大头面红耳赤:“我是你东家,我给你加钱!你要多少钱,说个数,我砸锅卖铁也给你!”
  
      我冷声道:“你还是留着给他们当安家费。”
  
      “你……”高大头被我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你真不救?我……我……”
  
      我冷眼看向高大头的工夫,附近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高哥高哥,你在哪儿啊?”
  
      “大兄弟你们在哪儿啊?出来!”
  
      “大兄弟,我们有眼无珠!我错啦,你救命啊!”
  
      “救命啊!我给你当牛做马……”
  
      高大头一听见有人连哭带喊地叫自己,立刻受不了了:“我……”
  
      我没等他出声,就抬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硬给按进了土坑里:“出声我就掐死你!”
  
      高大头两只眼睛差点儿没瞪出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只当没有看见,屏住呼吸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喊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喊得也一声比一声惨。外面的人每喊一声,高大头就忍不住颤抖一下,眼泪流得更凶了。
  
      没过多久,喊声渐渐往我们这边移动了过来,悬在我们头上飘来飘去。我虽然看不见外面,却觉得像是有人在我们头顶上蹲成了一圈,围着土坑,一声声地喊我们的名字。
  
      短短几秒钟之后,一股寒意忽然毫无征兆地从空中压了下来。我刚被寒气碰到,就像是被人往身上泼了一盆冷水,猛地打了个寒战,全身骨缝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得钻心。
  
      阴气!
  
      这个土坑里阴气很重,我们两个身上的阳气虽然被掩盖了一部分,但是鬼魂仍旧能感觉得到。现在阴气下沉,只不过是一个试探,如果我忍不住蹦起来,结果就是被鬼魂围杀。但是强忍下去的结果,却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被阴气侵蚀的时间过久,我的四肢必然会血气郁结、行动不便,再动手时肯定要吃大亏。
  
      动?还是不动?
  
      我咬着牙把手伸向腰间的飞刀。趁着我的手灵活性还在,八刀同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八刀之后,能干掉多少鬼魂?
  
      我捏在高大头脖子上的手掌使劲儿紧了两下,意思是让他自己小心。至于他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我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就在我准备翻身出刀时,我头上的喊声却在一瞬间戛然而止,仿佛是那些鬼魂对这片土坑失去了耐心,一下子全都飘到了别处。
  
      果然,片刻之后,鬼魂的呼喊声就出现在了远处;再过片刻,喊声就已经消失在了茫茫林海当中。
  
      我刚刚松了口气,高大头却一下站了起来:“你看看,你看看!那么多人全都死了。你要是肯伸伸手,说不定他们都能活!”
  
      “你故意装鬼,不光是为了坑姓杨的,对不对?你故意告诉他们桃木棍子可以打鬼,就是为了让他们送死,好给你争取时间,对不对?”
  
      “没错!”我直接点了头。
  
      “你……”高大头的眼睛红了:“那是人!那是人命,二十多条人命!”
  
      “闭嘴!”我终于被高大头给撩出了火气:“他们在绺子里孤立你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过义气?他们在林子里扔下你,跟张木走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过义气?讲义气,你也要分谁!”
  
      “谁不想活命?”高大头面红耳赤地吼道:“我要是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我说什么都得把他们留下!”
  
      “张木?”我针锋相对道:“他骗你们送死,你看不出来吗?人家叫你大头,真没屈了你!生死关头,你还菩萨心肠!”
  
      我指着高大头鼻尖吼道:“另外,我告诉你,我这回进来带着枪,杀了人,如果有人出去反咬我们一口,我们两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他们……能吗?”高大头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
  
      “能不能,你不会想吗?”我冷声道:“姓杨的为了自己的名声,都能让我们往死路上走,别人就干不出来一样的事儿吗?”
  
      “我……”高大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我正想安慰他两句,眼睛的余光忽然扫见一双绿幽幽的眼睛。
  
      狼!偷袭过我们的那只野狼又出来了!
  
      “追!”我拉起高大头,撒腿向野狼追了过去。
  
      一开始我还担心自己带着高大头追不上它,不过,我很快就发现,那匹狼就像是故意等我们一样,一直不紧不慢地跑在我们前面,有时甚至会停下来稍等一会儿,一旦发现我不走,还故意呜呜两声。
  
      高头大追了一会儿之后就毛了:“大侄子,咱们别追了,狼可不是一般玩意儿,他们会用计啊!说不定前面就有狼群等我们呢!”
  
      “别说话,快追。要是有狼群,咱们现在早就跑不了了。”
  
      我不停,高大头自然也不敢停,手里一直握着枪,半步不离地跟在我后面。没过多久,我就看见那匹狼在一座山洞前面停了下来。
  
      我开始还以为它是要引我进山洞,可是等我追到近前才发现,他压低身子,对着洞口不断低吼,看上去就像是洞里有什么威胁,让它不敢再往前了。
  
      有人?
  
      那匹狼不会无缘无故地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山洞里肯定有人。
  
      我把枪塞进高大头手里,自己往前走了两步。守在洞口的野狼悄然侧开身子给我让出了位置,一人一狼成犄角之势挡在了洞口。
  
      那时候,我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久前,我还跟那匹野狼还生死相搏,短短几个小时之后,我们两个竟然极有默契地形成了同盟之势。
  
      狼不会说话,只能我开口了:“谁在洞里?”
  
      “谁?谁在外面……”有人从山洞里探出来半个脑袋。
  
      “老拐子!”
  
      我看清那人的样子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在手指上沾了朱砂。
  
      “刚子!”
  
      张木也从山洞里冲了出来,直奔高大头跑了过来:“你没事儿?”
  
      “站住!”高大头举枪指向了张木的脑门:“你是人是鬼?”.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