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二十八章 你是谁

第二十八章 你是谁

    “刚子!”张木使劲儿跺了跺脚:“我没事儿,我没事儿!你听,我跺脚都有声儿。”
  
      “去你妈的!”高大头抓着张木的衣领把枪顶在了他的脑门儿上:“说!你是不是故意害我?你把我们骗进林子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高大头拿枪顶着张木的时候,我一直都在盯着老拐子。他给我的感觉绝不像是老杨说的那样是个谣门,我不敢掉以轻心。
  
      张木叫道:“你放开,先听我说!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林子吗?”
  
      “**?**怎么了?”高大头的语气明显缓和了一点。
  
      张木说道:“你也知道,林子那个人平时就爱鼓捣个文玩、古董什么的。前一阵子,也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了一张藏宝图,我当时还笑话他想发财想疯了。
  
      谁知道,林子弄来那张藏宝图之后,就像是魔障了一样,天天跑图书馆,跑档案馆。回来之后就跟我说,他又发现什么什么玩意儿了,一口咬定说他弄来的那张宝图就是真的。
  
      到了后来,他还特意组织了一伙人,非要上山寻宝,结果那一走就没回来。你说他丢了,我能不带人找吗?我一开始说是上山干活,就是怕找不来人。”
  
      “这样啊……”高大头的语气缓了下来。
  
      “他没说实话!”我盯着老拐子,背对高大头说道:“既然就是找人那么简单,他非要找术士做什么?还有,他自己说过,他弟弟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山上的绺子。**他们既然没回来过,是谁告诉他,**失踪在绺子里了?”
  
      “对啊!”高大头恍然大悟:“你现在还不说实话?你是想死了!”
  
      “是鬼告诉我的!”张木急忙叫道:“于强回来过一次!”
  
      我回头问了一声:“于强是谁?”
  
      “**的跟班,身手不错。”高大头回答了我一声之后又厉声喝道:“接着说!”
  
      张木颤着声音说道:“那天晚上,我正在睡觉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上发冷,我想伸手拿被子,谁曾想一伸手摸着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我当时就吓醒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就见有个人蹲在我床边上,从床沿下面露出来半个脑袋,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当时想喊我老婆,结果伸手一推,发现我老婆身上冰凉冰凉的,胳膊像是死人一样硬邦邦的,我都没敢去看她。
  
      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见鬼了,吓得跪在床上一个劲儿磕头,求他别抓我。
  
      他一说话,我才听出来那是于强的声音。
  
      他说,他们上山以后就见鬼了,林子被困在山里出不来,他自己已经死了,才能回来给我报信。他还告诉我,他们找着了土匪绺子,让我带人去绺子里救林子。
  
      于强说完就没了,我吓得当场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床头上就放了一张地图。我问我老婆她昨晚怎么了,她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是睡了一宿觉。
  
      鬼给我送信,我也害怕啊!可我总不能看着林子死在山上不管?我思来想去,实在没有办法才想到了你们。”
  
      高大头这回不敢轻易相信张木了:“大侄子,你说怎么办?”
  
      我不动声道:“既然你是上山找人的,应该是带着**的东西?拿来给我!”
  
      “有,有……都在这儿了。”张木从背包里掏出来两件衣服和一把缠着头发的木梳。
  
      想要让大仙儿找人,衣服、头发这类的东西肯定不能少,要不然大仙儿撒下人马也一样是大海捞针。张木能拿出东西不奇怪,他要是拿不出来,我立刻就会动手。
  
      我背对着高大头慢慢退了几步,站到了高大头身边之后,才低头看了一眼张木拿出来的衣服:“给我报一下**的生辰八字。”
  
      “他的八字是……”
  
      张木话说到一半儿,我就厉声喝止道:“我没问你!高叔你说。”
  
      高大头跟张木兄弟俩是把兄弟,肯定知道**的八字。等他把八字说完,我就在地上捡了一片树叶,从梳子上抽出几根头发缠在树叶上,用手指肚托着树叶念了一个寻人咒。
  
      那片叶子立刻在我手指头上滴溜溜地转了起来,没过一会儿树叶就停了,树叶杆儿正好指在了张木脸上:“你是**?”
  
      张木顿时一愣:“你瞎说啥呢?我怎么能是林子!”
  
      “我看看就知道了!”我说话之间,伸手就往张木脸上抓了过去。对方猛地一下挣开高大头的手掌,转身就跑。我上前一步,再一次往张木的脑后抓了过去,五指扣住张木的脑皮,使劲儿往下一扯,刺啦一声把他的头皮给撕下来一块。
  
      张木被我扯下来的头皮下面,立刻露出了一片白花花的脑瓜皮,看上去就像是被剃秃了的头顶。
  
      “**!**是秃子!”高大头惊叫之中,抬手就是两枪。我眼看着驳壳枪的子弹在**身上钻出来两个窟窿,却半点儿血迹都没流出来。
  
      等我再想出手去抓**,他已经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七窍当中也跟着冒出了磷光。
  
      打死了……
  
      我用的子弹被老核桃特意处理过,可以拿来打鬼。高大头两枪全打在了**的要害上,他还能不死?
  
      还没等我冲过去,一直守在远处的野狼却先一步扑在了**身上,伸出爪子扒开了**的脸皮之后,向我呜呜叫了两声,好像是要告诉我,**只不过是穿了一张人皮的尸首。
  
      高大头颤着声音道:“咱们被死人诓了?”
  
      我翻开手里的人皮看了一眼,上面的血迹还没全干,就是说,这张人皮刚剥下来不久。张木肯定是跟我们失散之后,才被鬼剥了皮。
  
      这时我的目标一下转向了老拐子。张木死了,他还能完好无损?
  
      “老拐子,你不想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吗?”我对着他连喊了两声,都不见对方有任何反应,干脆往他身边走了过去。直到我走到近前才看见,从山洞里探出头的老拐子已经散了瞳孔。一直趴在洞口的,只不过是个死人。
  
      我用手轻轻一碰,老拐子的尸体立刻栽了下来。守在我旁边的野狼趁我低头的工夫,嗖的一下钻进了洞里。
  
      老拐子已经死了,刚才威胁野狼的是**?
  
      这个念头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之后,我忽然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我使劲儿吸了两下鼻子,顺着味道传来的方向找了过去,却在山洞附近的树林里找到了一堆尸体。
  
      最后剩下的那些木工已经全都死在了这片山林里,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被钝器击碎了头颅,有些尸体手里的桃木棍上,甚至还沾着满是脑浆的头发他们曾经在这里发生过互殴,很多人都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我粗略翻动了几具尸体,才打着手电摸进了山洞。
  
      等我走进洞底,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三具盘膝而坐的尸体,从他们的服饰上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都是古代的捕快。刚才引我过来的那匹野狼,正爬在其中一具尸体身边呼呼大睡。
  
      我伸手扣住飞刀:“刚才,你们谁附在那头狼身上?”
  
      “眼力不错!”一具尸体嘴唇没动,身上就传出了声音:“附体野狼的是我,引你过来的也是我!”
  
      我看到那头昏睡的野狼时才反应过来,难怪它那么聪明,原来它是被人驯养出来的异类。
  
      “你是谁?”我说话之间看似平静,手掌却已经悄悄按上了自己的飞刀。
  
      “我是山神!”
  
      鬼魂话音一落,高大头差点儿跳了起来。.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