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二十九章 巡山犬

第二十九章 巡山犬

    高大头举枪对准那人连扣了两下扳机,谁曾想,他手里的那把驳壳枪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卡壳了。高大头伸手去抽五发撸的时候,我却轻轻按住了他的手掌:“别紧张,他不是山神。”
  
      “不错!到了现在还能保持冷静,你很不错。”对方笑了两声之后:“你听说过青龙寨土匪的事情?”
  
      我点头道:“听过一些。”
  
      “那就好……”鬼魂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就是当年追青龙寨入山的捕快,朱维铮。”
  
      “你是巡山犬?”我眉头一挑:“你们当年不是走出去了吗?”
  
      “没有!”朱维铮摇头道:“不光是我们,就连当年追进最深山的两千多官兵,也一个都没走出去。”
  
      “嘶”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光绪年的清朝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但是皇朝气运还在,两千人马就算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轻易被鬼魂给陷落在山里。
  
      当年发生的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朱维铮继续说道:
  
      你应该听说过我们当时让总兵修庙的事情?
  
      当时,我们捕头徐烈从看见那些土匪被挖去双眼开始,就知道这片山林的事情没法善了。他当时告诉总兵修建庙宇,只不过是为了给他们一些安慰。人有了盼头,才不至于炸营,否则的话,不用什么妖魔鬼怪,光是两千多失去理智的官兵,就足够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了。
  
      一开始,修庙的事情还很顺利,没过多久,军营里就开始接二连三地死人,最多的一次,一天就死了一百多人。
  
      尸体就堆在营地里,清都清不出去,不管我们把尸体抬出去多远,第二天他们都会出现在军营里,住的还是他们原来的帐篷,睡的也还是原来的位置。那时候,很多人醒过来时,身边都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具满身是土的尸体,有些尸体上甚至还沾着吃人肉吃饱了的虫子。
  
      不管谁身边出现了死人,第二天死去的人肯定就是他。很多人整晚整晚地抱着刀不睡,但是只要他们一闭上眼睛,那些死人就会忽然出现在他们身边。
  
      我们兄弟四个一遍又一遍地试验怎么用法术解开眼前的死局,结果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我们越是想解开山神的秘密,就越找不到出路。没有多久,我们的粮草就耗尽了,士兵当中也已经隐隐出现了杀食同伴的苗头。
  
      总兵不得不出面弹压时,也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声:“要吃也得先吃那些土匪!”
  
      总兵可能也觉得这是一条出路,竟然默许了他们的想法。那些土匪被挖眼的山谷离我们并不远,可是等我们赶到的时候,那些土匪却已经全部消失了,甚至连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
  
      我们四个人在山谷里找了大半天,透过种种蛛丝马迹,最后终于认定了一件事儿那些土匪已经走出去了。
  
      我们装作若无其事地把这个事实给隐瞒了下来。没想到,第二天营地里就传出了谣言睁着眼睛的人走不出去,没了眼睛的人能走,是不是只有瞎子才能走出谷?
  
      山神只留眼睛,不留性命,谁要是把眼睛挖了,肯定能走出去。
  
      谣言一传出来,整个营地就充满了诡异的气氛,好像每个人都在盘算着试试这个办法可不可行。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仅仅一天之后,总兵就找了个理由,挖了五六个士兵的眼睛,赶着他们走出了营地。
  
      我看见那些满脸是血、边走边喊的士兵时,就知道这营人完了!他们已经被逼疯了,只要走出去的士兵没回来,不管他们究竟能不能成功逃命,都会有人不断地挖眼、杀人;最后活下来的人也会自剜双目,因为他们已经疯了。
  
      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押着那些瞎子走出去的人,不到晚上就出现在了营地里,但是回来的,却全都是死人。他们被人拖到营地门口,整整齐齐地摆成了一排,个个都是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那天晚上,营地里出奇的平静,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议论,就连山风吹动篝火的声音都能传出去好远。
  
      我们知道,士兵们不久之后就会哗变,立刻找捕头徐烈商量怎么才能脱困。当然,脱困的只有我们四个。
  
      可是,徐烈却说我们不能走,我们一走就没人能控制住山神,那时必然会是一场大劫。
  
      就在我们争执不下的时候,营地里忽然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惨叫声就一声跟着一声地传了过来。我冲出去一看,所有的士兵都在挖眼珠。心狠的,已经自己把自己的眼睛挖下来了;手软的,就找别人互相挖眼睛……
  
      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带着一双血肉模糊的眼睛,一点点地摸索着往外走。那情景实在太可怕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徐烈却在原地坐了下来,他说:“我们不用出去,只要坚持活下来就行。”
  
      我弄不清徐烈究竟想要干什么,就联合其他两个人一再逼问徐烈。最后他才告诉我们,根据他的推断,青龙寨的土匪肯定是在无意间打开了某种禁制,放出了一只极为恐怖的邪物。那只邪物不断杀人,只不过是为了恢复力量。一旦被它恢复,就会离开山林,为祸一方。
  
      徐烈故意让总兵修建一座庙宇,为的就是让邪物暂时安身。否则,这茫茫林海,我们要去哪儿找那只邪物?等到那些士兵死光,他就会进庙跟邪物决一死战。
  
      我听完,心里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同为捕快,他想到的是斩妖除魔,而我想到的只有逃命,说不惭愧那是假的。可我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毕竟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我还是有家有业的人。
  
      两天之后,徐烈毅然走向了山神庙。他临走之前,并没有要求我们跟他同行,唯一求我们做的,就是等他三天,三天之后,无论他回不回来,我们都可以走。
  
      我们仅仅等了两天,就等回了徐烈的鬼魂。他说自己用秘法“碧血丹心”封住了邪物,但是邪物却不许有人触碰,尤其不能被阴人触碰。一旦有人触及,禁制必毁,灾祸必至。
  
      你知道徐烈最后跟我们说了什么吗?
  
      他说,自己这些天之所以不动声地留在营地,其实是因为一直在对我们下咒,只要我们离开方圆百里,必死无疑。他要让我们守在这里,不让任何一个人接近山神庙。
  
      哈哈,徐烈舍身成仁,却把我们也拉了进来!我是应该佩服他呢,还是应该咒骂他?
  
      我们整整在这儿守了上百年,就算是死也没能离开。
  
      对方的话戛然而止,我却戒备到了极点。
  
      高大头举着枪吼道:“你说你们都死光了,那是谁传了青龙好被山鬼屠灭的消息?是谁在百年之后放出了藏宝图?又是谁把我们骗进了这座山林?既然邪物被封锁,山林外围的鬼魂又是怎么回事儿?我侄子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儿?”
  
      朱维铮答非所问地冷笑道:“小子,那个家伙问的那些话,也是你想问的?你自己怎么不开口?是不是怕我答不上来,恼羞成怒,暴起发难啊?”
  
      我迅速往高大头的方向挪了两步:“是又怎么样?”
  
      朱维铮的话里虽然有很多漏洞,但是我却明白了一件事儿:当年活下来的巡山犬最后的使命是看守山神庙,在山神庙外围被杀的人,全都是死在了他们手里。.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