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三十章 该相信谁

第三十章 该相信谁

    我和高大头恰恰是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对我们来说,徐烈比山神庙里的邪物更为危险。
  
      我背对着高大头退到他身前的时候,朱维铮忽然开口道:“如果我告诉你,你刚才问的那些事儿,都是你身后那个人干的,你信吗?”
  
      “我信!”我话音一落,已经从垂在身边的右手上翻出了一枚桃木钉。我不等高大头反应过来,就回手一掌拍在了他肩上。
  
      我手中的桃木钉只有三寸多长,夹在手指之间拍在人身上,虽然要不了命,却足能把桃木钉给拍进肉里。
  
      “啊----”
  
      高大头的惨叫声刚起,我已经连续三掌拍向了对方四肢,等我收手时,高大头的四肢上已经各自被打进了一根桃木钉。高大头恶狠狠地盯着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把他附身了?”
  
      “高大头太笨,他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听出话里的漏洞!”我在跟附在高大头身上的鬼魂说话时,眼睛却始终盯在朱维铮的脸上。
  
      我往高大头身上拍桃木钉,其实是一种术士常用的手法。有很多鬼魂,死去之后还会常常回来找家人的麻烦。他们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也不是因为在阴间忍饥挨饿,回来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捣乱,就跟很多损人不利己的家伙一样,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心理。
  
      这样的鬼魂虽然让人不胜其烦,却不能轻易灭杀,毕竟他没有大恶,同样的也是事主的先人。所以术士接到这样的生意,要么是说和,要么就是拿桃木钉子钉进坟里,让鬼魂出不来,他们也就不找麻烦了。
  
      高明的术士用一枚钉子就能钉住鬼魂,差一点儿的用四枚、八枚的也有,有些蒙事儿的能像打栅栏一样,围着坟地钉一圈儿。我是吃不准对方的道行才用了四颗钉子,不然的话,一颗也就够了。
  
      我出手把高大头体内的鬼魂钉住,也能随时把他放出来,真正让我感到危险的,还是眼前的朱维铮。
  
      “反应不慢,不错!”朱维铮呵呵笑道:“你身后那个人叫赵良,也是我们当中的人。只不过,他干的事情,可跟我不一样。”
  
      “我们三个对徐烈的看法并不一样,有人佩服,有人恨他,还有人怀疑他。赵良就是恨他的人。当年我们发觉自己被徐烈困在这里之后,他就找了个机会返回了山神庙。”
  
      “他投靠了山神庙里的邪物,只要找到机会就会想方设法地放一只成了气候的黄皮子出去。只要黄皮子能通过我们的封锁,就能把人引过来。”
  
      我听到这儿,不由得一皱眉头。
  
      黄皮子会迷人,在东北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成了气候的黄皮子钻到死人肚子里,大模大样地进村弄吃的,也是常有的事儿。
  
      如果朱维铮说的是实话,出去的黄皮子只要随便钻哪个死人肚子里,都能操纵死人把消息放出去。从古到今,为了钱不要命的人有得是,青龙好的宝藏足够吸引人进山了。
  
      朱维铮继续说道:“你进来之前,还经过了一片能弄瞎眼睛的黑林子?那片林子里有啄目蛊。蛊虫分泌的毒液早就混在了泥土灰尘当中,只要被风迷了眼睛就会中毒,自己把眼珠子抠下来。瞎了眼睛的人,肯定会往山神庙的方向走!”
  
      我沉声问道:“为什么?”
  
      “不知道,我又没瞎过。”朱维铮笑道:“我的任务就是把走过来的人全都干掉。”
  
      “不对!”我追问道:“我曾经看到过那些中了毒的人,最后全都坐在树下一动不动。你怎么解释这一点?”
  
      朱维铮冷笑道:“既然是阻拦别人靠近山神庙,我就得把所有的东西都拦下来,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或者是鬼魂,都别想从我面前走过去。赵良能在树林里养蛊,我为什么不能加点儿别的东西?你明白了?”
  
      “别听他的!”
  
      被我封在高大头体内的赵良忽然开口道:“那个开禁制骗人进来的是他自己,他说这些是想骗你往山神庙里走。你怎么不想想,自己进了绺子之后,是怎么被人逼进林子的?”
  
      “山神庙里的邪物,只要吸足了三百人的血魂,就能破禁而出。他是想骗你进山神庙送死。你是个聪明人,还是好好想想!”
  
      朱维铮呵呵笑道:“我也套用赵良的那句话,你是聪明人,该怎么样,还是好好想想!”
  
      又来了!
  
      现在的情景就跟我头几天碰上的那些山魅子一模一样!每个人都扔出来一个足以让我相信的理由,每个理由又都似是而非,让人难以选择。
  
      我抱肩冷笑道:“你们给我讲这些是什么目的?”
  
      朱维铮叹息道:“我在这里守了上百年,杀过多少人,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我累了……无论是投胎也好,还是变成孤魂野鬼也罢,我都不想再守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了。我想出去,但是出去的前提却是杀掉山神庙里的邪物。我想让你出手。”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朱维铮的话,躺在地上的赵良已经哈哈笑道:“听到了小子,他就是想骗你进山神庙!”
  
      我头也没回地问道:“那你呢?你想让我干什么?”
  
      “带我出去!”赵良叫道:“我知道出山的办法,只要同意把我带出去,我就告诉你!”
  
      朱维铮立刻接口道:“他的话,你信吗?他给你指的路,究竟是通向外面,还是通向山神庙,你吃得准吗?”
  
      我手掌按在匕首上,对朱维铮说道:“你们之间的恩怨,我没兴趣。什么大仁大义的事情,我也没兴趣。我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所以,我信他!”
  
      赵良听完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很聪明。我保证,你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快点放我出去!”
  
      “蠢货!”朱维铮大怒道:“为什么能走到这儿的人,个个都是蠢货?明明放手一搏就有机会活命,却偏偏都相信那些骗子!你去死!”
  
      我冷声道:“你最好别动。我手里的飞刀可不是拿来修脚用的。”
  
      “噬魂飞刀!”朱维铮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像是认命一样,再也不开口说话了。
  
      我伸手抓起高大头的身子,把他横着抗在身上,大步走出了山洞:“往哪个方向走?”
  
      “往前!”
  
      “往前?”我一探手,把飞刀顶在了高大头身上。从我动手的位置上一刀下去,不会要了高大头的命,却能重伤甚至毁去赵良的魂魄。
  
      赵良一点儿没有害怕的意思:“你师父没跟你说过‘生路不一定是往回走’吗?有的时候,死路就是生路!”
  
      赵良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很多人撞邪之后,都是本能地往回跑,但是回头有时候恰恰才是取死之道。因为人对自己刚刚走过来的地方大致上都有一个印象,尤其是被鬼追得慌不择路的时候,甚至连路都不会去看,全凭印象往前。如果鬼魂稍稍挪动一下某些醒目的标致,最不济的在路上扔点儿东西,人就容易一脚踏空,死于非命。
  
      我故意推了推手里的飞刀:“信你一次。要是你敢骗我,小心我让你魂飞魄散。”
  
      “保证没事……”
  
      “没事儿就怪了!”朱维铮的声音陡然出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侧头看时,眼角正好扫见一道蹲在草丛里的黑影。
  
      朱维铮把两只手叉在胸前,低着头蹲在草丛里:“这个地方是个葫芦谷,你从葫芦嘴的地方进来,越往前去,走得越深。等到了葫芦底儿,你就是想回都回不来了。”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