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三十一章 破绽

第三十一章 破绽

    “放屁!”赵良冷笑道:“谁不知道,葫芦嘴是开口的地方?他下来的地方明明就是葫芦底儿。”
  
      朱维铮反驳道:“从他下来的地方往东再走一里地,就能看见出口。你敢不敢让他背你往回走,咱们一起看看。”
  
      “都他么闭嘴!”我沉着声音道:“赵良,告诉我怎么走。”
  
      赵良得意一笑:“进林子之后一直往前就行。”
  
      我背着赵良大步走进了前面的树林。朱维铮蹲在我身后冷笑道:“你跟着他走,就等着被他身上那只黄皮子掏了肚子。等它吃光你的五脏六腑,就会顶着你的人皮到处跑,你家三亲六故一个都跑不了。”
  
      我装着没听见,撒腿直往前走。朱维铮却像是阴魂不散似的,一直跟在我附近:“你不信我的话是?你闻闻他呼出来的气儿有没有腥味。黄皮子能装人,但是掩盖不了嘴里的腥味。”
  
      “你闻不着是?那你伸手摸摸他的腿,看看有没有一层细毛,就跟……”
  
      “滚----”我一手按着赵良,一手拔枪对着草丛里连开了三枪。朱维铮总算是没了动静,我也撒腿往林子深处跑了过去。
  
      等我从林子里钻出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座用山石砌成的大庙。
  
      大庙谈不上漂亮,但是占地面积很大,院墙两边已经贴上了山壁,看上去就像是故意修在两山中间的边关要塞。可院套里面却只有一个正殿。如果不是正殿两边修成了庙宇的边角,没准就会有人把它给当成修在山里的农家院。
  
      更重要的是,这座庙宇修建得极为粗糙,不但没有人特意设计,甚至从手法上看,修庙的人里连一个合格的瓦匠都找不到。
  
      “山神庙。”我冷声道:“姓赵的,你说的活路就是山神庙?”
  
      赵良不慌不忙地说道:“你没看见山神庙就在葫芦口上吗?从山神庙里穿过去才是唯一的活路,否则,你走不出瞎眼谷。”
  
      “放屁!”我把赵良从身上给掀了下来:“当年官兵修庙的时候,会把自己给堵在山谷里?那个什么徐烈,会把葫芦底儿给当成外围?你蒙谁呢?”
  
      “你听我说……”
  
      “说个屁!”我手腕一翻,从包里拿出一双桃木筷子,直奔赵良中指上夹了过去。
  
      如果我内功到家,一掌就能把赵良从高大头身上给震出来。但是,我没到那个品级之前,就只能用桃木筷子夹人手指的办法,把附在人身上的鬼魂逼出体外。
  
      “你听我解释……”
  
      赵良还没喊完,他的鬼魂就已经从高大头的身上坐了起来,我沾满朱砂的鹰爪也跟着往他脸上抓了过去。两根手指直接从他的眼眶中穿进头颅,朱砂上的阳气在他体内爆开之后,赵良的脑袋顿时炸成了跳动的火星。
  
      我甩了两下沾着磷火的左手,从地上站了起来,大步往庙门里走了过去。
  
      从踏进院落大门开始,就感觉四周的气压像是陡然下降了几分。
  
      我每往前走一步,都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阻挡我前行,但是每当我想停下来时,似乎又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催促我前进。
  
      “往前,往前走才有生路!”
  
      “进庙,战鬼神!拼死一搏,才有一线生机,否则必死无疑。”
  
      等我踏出十步之后,已经看见了庙里的神台。
  
      神台上站着一尊白森森的枯骨,白骨的左手上挽着一只竹子编成的花篮,右手伸出两指立在胸前,身上穿着一件蓝灰的道袍。那件衣服不知道在他身上穿了多久,看上去仍然彩如新。
  
      道袍随风飘动之间,里面的紧身劲装清晰可见。如果我没看错,枯骨能在神台上站立不倒,完全是因为这件道袍的原因。
  
      鬼神?
  
      在我印象当中,山神即使有身穿道袍,也不会提着一只花篮。东北不产竹子,编筐织篓一般都用柳条。我正想仔细看看对方手里的竹篮,脚下的青石地面却忽然一沉……
  
      机关!等我反应过来时,山神手里的竹篮陡然传出一声巨响。我眼前火光爆闪之后,滚滚浓烟从竹篮里翻滚而出。我伸手捂住鼻子,连退了两步。
  
      山神手中的竹篮却忽然崩散,一阵利箭破风的声响从硝烟背后蓦然爆出。仅仅刹那之间,十几道形同竹条似的暗器就已经透过硝烟飞射而出。
  
      那些暗器来得太快,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打中了我的前胸。我在暗器的冲击之下,连翻两圈,扑倒在了地上。
  
      我倒下不久,就听见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对方先是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那人每走一步,都用铁器之类的东西在地上敲击两下,直到确定没有危险,才往神台上走了过去。
  
      那人也不知道在神台前面做了什么,没过一会儿,我就听见一阵骨骼落地的声响。那人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拆毁了骨架。
  
      紧接着对方又拆掉了神台,把神台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之后,才破口大骂道:“狗屁!全是狗屁!什么他么青龙宝藏,连屁都没有!白弄死那么些人了!”
  
      老拐子!
  
      从外面走进来的人,是老拐子!
  
      老拐子在庙里连转了两圈之后,才往我身前走了过来。先是抬手抓了两下我身上的背包,见背包拉不下来,干脆拿出刀来割断了背带,把包抓在手里;接着又用脚尖挑住我的腋下,猛一使劲儿,把我给翻了过来。
  
      等我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时,对方忽然惊呼了一声:“你装死!”
  
      “死!”
  
      我忽然暴起一掌,直奔对方膝盖打了过去。要是我这一掌打实了,对方的一条腿立刻就能断成两截。谁知道,老拐子却在千钧一发之间忽然错步,让开了右腿,反倒把左腿递了上来。我那一掌就拍在了他左腿胫骨上。
  
      老拐子的假肢被我拍飞了三米多远,他自己却单脚点着地面,退到了一边:“你怎么没事儿?”
  
      我伸手拔掉了插在胸前的暗器:“你躲在远处催命似的让我往前走,就没看见我悄悄往身上放大洋吗?你以为我没看出来,那只篮子有古怪?”
  
      盘山鹰虽然不善于盗墓,但是说到玩机关,却比一般造墓大匠还要高明。
  
      土匪啸聚山林,一般都会往绺子附近安设陷阱,多数陷阱都是猎户用的把戏,隐秘却不高明。但是老核桃却特别玩陷阱。他的爱好挺特别,闲下来的时候,就会琢磨陷阱、机关,年轻的时候还专门拜过机关高手为师,当年被他用陷阱坑死的高手不在少数。
  
      老拐子看着我点了点头:“好,好,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没想到,老子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到头来却让你个黄毛小子的给算计了。你让我死个明白,你是怎么看穿我的?”
  
      我笑道:“我虽然怀疑过你是个高手,却没在你身上发现破绽。破绽出现在那三只鬼魂身上。”
  
      “他们?”老拐子诧异道:“他们怎么了?”
  
      我冷声道:“青龙好的传说,他们只知道一半儿。当年,那四只巡山犬并没有陷在山里。准确点说,是走出去了三只。”
  
      老拐子脸一变:“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盘山鹰!”我沉声道:“盘山鹰和巡山犬,除非不见,见面就是不死不休。因为他们带人坑了青龙好。当年东北南七北六,十三绺子里的盘山鹰,能轻易放他们离开吗?十三绺子不敢碰官军,碰一碰半是江湖人的巡山犬,还是可以的。”篮ζζ.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