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三十二章 当年秘辛 上

第三十二章 当年秘辛 上

    如果换上一个人,或许不会知道当年的隐秘,但是老核桃的师父却是参与围杀巡山犬的十二盘山鹰之一。
  
      按照老核桃的话说,当年那场大战,虽然没杀到天昏地暗的程度,但是说飞沙走石也绝不为过。十三绺子除了被灭掉的青龙好之外,其余的人全都动了手。
  
      十二盘山鹰以四对一,仍然是大半战死,活下来的人,也是各个重伤。这也正是为什么后期的盘山鹰人才凋零的原因。
  
      我师祖一直都在怀疑,当时跟他们交手的不是巡山犬。就算是当时的犬王出手,也未必能有以一对四还能杀敌大半的神通。况且,这样的高手一下就出现了三个……师祖终其一生也没找到答案。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当年巡山犬死在了山外。那个什么朱维铮,一开口就露出了破绽。
  
      老拐子冷声道:“没想到,老子栽在了这上面。”
  
      我沉声道:“既然我发现朱维铮是假的,自然会往回看,你们露出来的破绽也就越来越多。从我们在绺子里第一次撞鬼开始,就是你一手策划的骗局。”
  
      “你不仅在骗我,还在骗那个姓杨的。”我冷视着老拐子:“你会养鬼,还不只养了一只。”
  
      “张木在我眼皮底下被鬼魂附体,我却丝毫没有察觉,就是你捣的鬼。老杨没有本事,而且贪财、善嫉,你就故意让鬼魂跟我说黑话,把我推到了前面,让我抢了老杨的风头。他受不了一个毛头小子压在自己头上,你再简单地挑拨几句,老杨就会想办法算计我。”
  
      “猴子是你的人?”我的声音又冷了几分:“老杨怕死,如果你事先没告诉他自己的戏路,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轻易把我逼走的。”
  
      “没错!”老拐子一口应了下来:“猴子是我故意安排出去的。包括那几个半夜出去的人,也是我一手安排的。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其中一个人,已经被我的鬼仆人附体了而已。”
  
      “朱维铮是不是猴子?你迫不及待地让赵良附身高大头,就是怕他听出猴子的声音对不对?”我看老拐子点了头,才沉声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活人能在你的摆布下,心甘情愿地去死?”
  
      “为钱,为仇!”老拐子指了指外面的高大头:“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吗?高大头蹲监狱的时候,有一个拜把子兄弟,他们出来之后,又一起进山干起了山场把头。后来,高大头发了,那个人却死了。那个人就是猴子的亲哥。”
  
      “谁都以为那人死于一场意外,但是猴子却不这么认为。这些年,他一直跟在高大头身边,就是为了查证他大哥的死因。前一段时间,猴子被查出了癌症……我这么说,你能明白?”
  
      “混账东西!”我骂的是猴子。高头大如果真是凶手,绝对不会让猴子活到现在,他没那个城府。
  
      我又继续说道:“山谷里的鬼魂实力并不强,你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把我们骗下来?”
  
      老拐子笑道:“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瞒你的了。这个葫芦谷里的鬼魂的确不强,都是一些只会骗人的山魅子。但是他们数量太多,没有十个八个好手,根本走不到庙里。”
  
      我们这边的人,把山里的鬼怪叫成山魅子,意思就是他们会骗人。常进山的人,不仅体魄强壮、血气旺盛,而且身上都带着辟邪救命的东西,普通鬼魂正面杀人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们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吓唬进山者,让他们失去理性,自己走上绝路;或者,干脆活活吓疯,困死在山里。
  
      我从山上下来之后,一直没跟鬼魂像模像样地打上几场,就是因为那些鬼魂没有出来杀我的本事。但是,山魅子要是聚集多了,情况很容易发生逆转。
  
      我转念之间想明白了一件事儿:“你在用血引鬼?”
  
      “没错!”老拐子笑道:“我来之前就跟这里的山魅子商量好了,我把人带来给他们当替死鬼,他们给我让道。要是没有你这么个变数,我根本不用费那么多波折。”
  
      “血月是你弄出来的?”我咬牙切齿的道:“那个所谓的什么血月,其实是你发给山魅子的信号,让他们准备好出来接人?”
  
      “聪明!”老拐子一挑大拇指:“别看这片葫芦谷不算大,但是里面的山魅子却各有各的地盘。为了把人分得均匀点儿,我只能给他们信号:血月一起,就代表前面收到人的鬼魂不能动了,下一拨鬼魂可以接人了。”
  
      “我故意把老杨放出去,让他接你,就是为了把你身边的人全都骗过来。有你看着,我就不好下手了。”
  
      “畜生!你该死!”
  
      我的手伸向飞刀时,老拐子却哈哈笑道:“你还是想想自己!你中了我的啄目蛊,用不上多久,就会自己挖了自己的眼珠子!”
  
      “你以为我好骗?”我冷哼道:“如果这是云南或是湘西,我或许还会上你的当。但这是东北。东北天寒地冻,不适合养蛊。你所谓的啄目蛊,只不过是一种能让人眼睛痒痒的药粉罢了,只要能挺住不搓眼睛,用不了多一会儿,眼珠子就好了。”
  
      “那你就试试……”老拐子冷笑着摆出一副看好戏的姿势,往地上坐了下去。可他屁股还没着地,手里就多出了一截像是甩棍似的东西,挑起地上的假腿,往我头顶上砸了过来。
  
      我抬头去看假腿的工夫,飞在空中假肢砰的一下炸得四分五裂,一股像是白灰似的粉末像是烟雾一样从假肢当中翻滚而出。
  
      我眼看一团白雾向我的头顶猛压下来,立刻用手捂住口鼻,往后退了过去。仅仅一瞬之间,我就被困在了白雾当中,老拐子却趁着这会儿工夫夺路而逃。
  
      我听见对方冲向了庙门,自己却捂着眼睛蹲在地上,等着附近的白烟散去。仅仅几个呼吸之后,门外就传来了一声枪响和老拐子声嘶力竭的叫声。
  
      等我周围的粉尘散得差不多了,我才站起身来,捡回自己的背包,又把老拐子落在地上的道袍塞进包里,才不紧不慢地走出大门:“被五发撸擂一下的滋味不好受?”
  
      “高叔好枪法!”我笑着想提着五发撸的高大头挑了挑大拇指,才走到满身是血的老拐子身边,往他身上踢了两脚:“别装死,五发撸打不死人!”
  
      五发撸的子弹就跟散弹枪差不多,离得越远威力越小,老拐子虽然被打得满身焦黑,但是没有一处致命的地方:“你和高大头不是闹翻了吗?”
  
      “那是闹给你听的。”我冷声道:“你蹲在草坑边上装鬼吓唬我,还不许我往高叔身上写两个字啊?”
  
      “好……咳咳咳……”老拐子咳了两口血:“我栽得不冤!”
  
      我踩着老拐子问道:“我挺好奇,你到底听谁说,这里有青龙好的宝藏?”
  
      “我也是翻到老辈人的笔记,才知道了青龙好的事儿……”老拐子说道:“我师父他们那辈人,在民国的时候就进山找过青龙好秘葬,只不过他们进来就没出去。”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他们的消息是从哪儿来的?”
  
      “不知道……”老拐子摇头道:“得到消息的不光我师父他们一伙人。当时好些个帮会都进来了,据他估计,进山寻宝的少说也得小二百人。”
  
      我伸手一抓老拐子衣领:“你骗进来多少人?”
  
      老拐子被我吓得脸惨白:“张木、**他们兄弟俩,一前一后带进来二百多人。山魅子说,我不带二百人过来,他们不给我让路。”
  
      我急声问道:“你手底下是不是有一个鬼魂叫徐四?”
  
      “徐四是谁?”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