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三十六章 决断

第三十六章 决断

    “混蛋!”徐烈暴怒道:“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劈也不劈我自己。”我冷笑道:“你怎么逼我,我就怎么逼你。你不是大仁大义吗?你不是心怀苍生吗?动手鞭鬼啊!”
  
      徐烈能让我进退两难,我也一样能让他骑虎难下。
  
      从我发现徐四就是徐烈开始,我就一直在回忆他的弱点。
  
      我在树林里割破食指,想引动饿鬼时,他先一步截断了我的法术,说明他不想让饿鬼进谷。这块风水龙**里肯定有不能让饿鬼触碰的东西。
  
      他装成朱维铮跟我所说的那番话,虽然绝大多数是在编造故事,但是有一样却是真的----他心里一直都存在着矛盾。
  
      他为自己的牺牲自豪无比,同时又非常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尤其是别人对他牺牲无辜、镇压龙**的看法。否则,他不会说出“我不知道是该佩服他,还是咒骂他”的话来。
  
      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把他给逼进鬼门。
  
      果然,片刻之后,徐烈就再次怒吼道:“赶紧关上鬼门!这片山谷是龙心,饿鬼吃了龙心地气,立刻就会发狂,方圆几千里都不会留下活物!”
  
      “我关不上!我师父教过我开鬼门,可没教我怎么关鬼门。”我脸上带着一副冷笑的模样,心里却紧张到了极点。真要是让饿鬼碰到龙心,真会一发不可收拾。
  
      “放屁!”徐烈的鞭子已经旋成了圆圈,疯狂抽打着鬼奴上去送死,嘴里还在不停喊道:“六道邪门的人没学过关鬼门,你骗谁呢?”
  
      我悄悄在手里攥了四颗老核桃摸出来的血楸子,嘴上却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不会关鬼门的事儿,说起来还得怨你!”
  
      我不等徐烈说话就继续道:“你应该不知道十三绺子杀狗的事?你的同伴还没回京城,就遭了十三绺子的八大鹰王的埋伏。”
  
      “他们三个被八大鹰王扒皮割肉祭了青龙好,八大鹰王也死了六个,我师祖就死在了他们手里。他老人家走得太急,没来得及传下来关门秘术。”
  
      “小朱他们死了……”徐烈身上杀气忽起:“他们死在什么地方?”
  
      “打狗台!”我丝毫没有犹豫道:“本来鹰王在打狗台埋伏他们,是想让他们人犯地名,没想到他们不是巡山犬,才吃了大亏。”
  
      老话讲“自古将军犯地名”,当一个人的名号与地名发生冲突时,人的气运就会被地气压制,轻则伤身,重则丧命。尤其术道中人更是如此。闻仲死在绝龙岭,庞统死在落凤坡,都是冲撞了地名。
  
      当年,八大鹰王确实选择在打狗台围杀三只巡山犬,如果他们当时仅仅是选错了地方,或许不会造成那么大的伤亡。
  
      据说,他们围杀巡山犬的时候,其中有人说了一句“自古鹰犬不分家,打狗就是打鹰”,一下把地气转到了他们身上。但是,当时八大鹰王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拼命动了手,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我师祖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儿,才怀疑他们不是巡山犬。巡山犬没有转动地气的本事。
  
      徐烈听完之后,顿时变得脸铁青。师父传艺留一手的事情,在哪一行里都不少见。
  
      有些人,还偏就好在快要咽气的时候,把秘诀传出来。要是赶上一口痰没上来,直接憋死了,这门秘诀就算是彻底绝了。国内好些行当就是这么没落消失的。
  
      我一直都在盯着徐烈的面孔,一丝一毫都没放过他表情的变化。
  
      片刻之后,徐烈扬起一鞭,把最后一个鬼奴抽进鬼群之后,自己抽身而起,倒飞两米,几下起落消失在了石墙背后。
  
      糟糕!
  
      我判断错了?徐烈在紧要关头放弃了他坚守的仁德,自己逃命了?
  
      我仅仅一愣,高大头已经吓得瘫在了地上,“他跑了,咱们咋办?你真关不上鬼门啊?”
  
      “跑!”我强行收住了想要迈出去的右脚,伸手拎起高大头转身就跑。
  
      等我转过山谷拐角之后,伸手把高大头给扔在了地上,自己两个纵身,跳进了路边的草丛:“你自己跑!我管不了你了!”
  
      “大侄子,大侄子……”高大头连喊了几声之后,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眼角上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大侄子,我不怨你,能跑一个是一个……”
  
      我把高大头扔了之后,只跑出去了一百多米就又转了回来,正好听见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伸手往他身上推了推:“起来!”
  
      “大……”高大头还没喊出声来,就被我捂住了嘴。
  
      我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才慢慢松开了手。高大头瞪着眼睛小声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悄悄瞄向土墙,小声说道:“徐烈没跑。”
  
      “啥?”高大头赶紧一捂嘴,生怕自己喊出声来。
  
      “我一开始也觉得徐烈跑了,后来才觉得不对,他是鬼魂,想要离开,穿墙就行,没有必要跳起来给我看。我敢打赌,他就躲在石墙后面,他是想看看我到底会不会关鬼门。”
  
      “刚才我带着你跑的时候,就觉得有人在背后盯着我,那时候徐烈肯定是跟上来了;等我把你扔下之后,又跑出去一段,那种感觉才没了……”
  
      我正小声说话的工夫,石墙后面忽然传来一阵鬼啸。徐烈果然从墙后跳了出来,手中长鞭旋动如风地擦地而起,以一己之力横扫饿鬼,步步紧推着鬼魂往鬼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高大头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这么厉害,那他刚才怎么不对咱们动手?”
  
      “他手里的鞭子只能打鬼,打不了人,除非他自己也是人才行。”
  
      我现在也同样不知道,自己是该佩服他,还是该骂他。徐烈每走一步,身影就变淡一分,几步之后,他的身躯已经变得几近透明,脸上的五官也成了模糊一团。
  
      他应该是用上了七步散魂秘法。传说中,这种秘法每走一步,三魂七魄就会散去一个,他本身的力量也会翻倍增长;七步之后,魂飞魄散之前,术者的力量可以无限接近鬼神,但也仅仅是昙花一现,施术者在一击之后,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不会留下。
  
      三步之后,徐烈卷动的长鞭已经在山谷中搅起了阵阵旋风,将沿途的饿鬼全部卷入风中,尖锐刺耳的风啸犹如鬼哭,声震四野。
  
      五步之后,旋风当中忽然爆声四起,像是爆竹闹春似的炸响,顷刻间压过了风声。凌空卷动的旋风,刹那间从里向外地燃起了盈盈绿火,乍看之间就像是一条幽冥火龙悬在空中狂舞历啸。
  
      七步……
  
      徐烈迈出第七步之后,忽然腾身入空,挥动长鞭,牵引着火龙,向鬼门当中俯冲而去。他是想把至强一击留在鬼门之内,由内而外地震毁鬼门。
  
      漫天绿焰在徐烈的牵引之下,像是流水般地往鬼门当中狂灌而去,饿鬼的怒啸声也在鬼门背后冲天而起。徐烈似乎已经跟地狱饿鬼冲撞在了一起,正相持不下。
  
      我眼见最后一道绿焰消失在鬼门背后时,立刻飞身往鬼门的方向跑了过去。我人还没到鬼门边缘,就把握在手里的核桃打向了地面上的飞刀。
  
      刹那,仅仅刹那之后,两把支撑鬼门的飞刀,就在核桃的撞击之下腾空而起,飞向了远处。
  
      飞刀离地,鬼门顷刻闭合,刚才还震耳欲聋的鬼啸声在一瞬间戛然而止。除了地面上还留着一个直径数米的深坑外,附近已经再找不到任何曾经鬼门洞开的痕迹了……篮ζ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