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三十八章 木匠的卦摊

第三十八章 木匠的卦摊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回家找老核桃。
  
      可是等我回家之后,老核桃却已经走了。他临走之前,也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把我弄回来那件道袍给改了,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了炕上,下面还压了三千块钱。我知道,那应该是他所有的积蓄。
  
      他走的时候,什么话都没留下,只给我画了一幅画,上面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老核桃跟我说过,盘山鹰就跟山里的大雕一样,等到鹰崽子长成了,老鹰就会跟它一南一北的往不同方向飞,从此之后老死不相往来,让鹰崽子自己找自己的地盘。
  
      “等你出师之后,我也会离开你,再不相见。”
  
      我以为老核桃是说着玩的,没想到,他竟然玩真的,还走得这么决绝。
  
      他可能早就计划好要走,只不过担心我能不能从山里回来,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老核桃会不会大限将至了?
  
      他说过,寿命将至的盘山鹰,临死之前都会找个地方自己埋了自己,绝不会让人看见他们因为虚弱而倒下。老核桃已经九十多了,他不会是……
  
      我心里一疼,翻箱倒柜地找起了东西。直到我发现老核桃并没有留下他的十八把飞刀之后,才松了口气。
  
      他要是留下了飞刀,就说明,他真的大限将至了;他没把最后的家底留下来,就说明,他早晚有一天还会来找我。想到这儿,我的心里还好受了一些。
  
      可是,等我打开道袍的时候,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老核桃把道袍改成了一种当时游戏里流行的样式。那时候,只有县城才有网,我们村只有一台电脑,还是像宝贝似的,拿箱子锁着。
  
      我不知道老核桃用了什么办法才弄来了这套衣服的款式,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是说软话求人了,不然谁会给他找图样儿?
  
      虽然,这些年老核桃带着我缝缝补补的事情没少干,但是他总觉得,衣服这东西能穿、不露腚就行。有时候他补完的衣服,我还得想办法再补一遍。
  
      没想到,老核桃临走之前,还特意给我做了一件衣服。
  
      我从小是个孤儿,老核桃是我师父,也是我父亲。他不声不响地走了,说不难受,那是假的,我再怎么坚强,也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我在家住了一个星期之后,找到了高大头,从他那儿拿了两万块钱酬金,并且一再叮嘱他时不时到家里帮我看看老核桃回来没有,才带着排骨进了城。
  
      本来,高大头想让我留下来跟他干活儿,但是我不想就这么窝在山里,一辈子总在山上晃悠,或者靠跳大神过日子。
  
      为了避免高大头找我,我干脆走得远远的,带着排骨一路北上,过了好几个城市才安顿了下来。
  
      等进了城,我才发下,就我兜里这点儿钱,想要在城里落脚还行,想活下去,却比登天还难。
  
      那时候,我到处找工作,可是像我这样没技术、没学历的人,到了人才市场连狗都不搭理我。最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就在力工市场附近支了个卦摊儿。
  
      没多久,我就成了力工市场里的异类。整个力工市场,就没有一个人像我一样,左边摆着卦摊,右边扔着木匠工具的。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是算卦的人少,我就得什么活儿都接上一点儿。要不然,别说喂排骨了,就连我自己有没有饭吃都还不一定呢!
  
      那天,我正闭着眼睛靠在墙角上等活儿,忽然听见有人在我身边笑了一声:“你看那个算卦的真,身边带着木匠工具。手里还在搓核桃。好像好友那么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哦?”
  
      说话的是个女的,声音挺甜,我却没睁眼看她。一天到晚这么说话的人多了去了,我要是挨个儿都搭理一遍,嗓子都能说哑了。
  
      很快我就听见有人不屑道:“两块钱算一卦的货,有什么好看的。这样的人,火车站边上多了去了。”
  
      女孩好像有点儿不服:“你看他卦摊上的字写得多好,没有七八年的功底儿下不来。我看他不像骗子。”
  
      “现在骗子哪有说自己是骗子的?再说,你怎么知道那字就是他写的?”那人冷笑道:“咱俩说话这么大声,你当他听不见啊?他那是闭着眼睛装高人呢!”
  
      “哼!”女孩不高兴了,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那男的大概因为被女孩当众甩脸,觉得丢了面子,一股火全都发在我身上了,几步走到我卦摊前面,往我卦筒子上踢了一脚:“哎!起来!”
  
      我一睁眼睛,朝对方瞪了过去:“你有事儿?”
  
      我杀过人,也斩过鬼,真要发火,眼睛里就会不自觉地带上杀气。那人被我吓得连退了两步,才站了下来。
  
      这时候我才看见,踹我摊子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身后还跟了两个保镖,看样子有点儿身份。刚才跟他说话的那个女孩大概只有二十冒头儿,长得挺漂亮的。她一看那男的踹了我摊子,赶紧跑过来拉住他的胳膊:“你怎么这么大火气啊?你这是干什么?别惹事了。”
  
      刚才那男的确实被我吓住了,可那女孩一过来,他立刻又拔直了腰板儿:“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是找他算个卦,看他算得准不准。”
  
      那女孩看了看周围,才慢慢松了手:“算就算,你可别欺负人啊。”
  
      “看你说的,我哪能啊?”那人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往我眼前晃了晃:“你给我算一卦,算准了,这就是你的。”
  
      我扫了对方一眼:“你想算什么?”
  
      那人笑着把钱扔在我的摊子上:“算什么都行,只要立刻就准,我马上给钱。”
  
      “我算你,走出三步就得摔一个跟头。”我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你有病?”那人一下站了起来:“我这么大人了,走平道儿能摔跟头?我现在走三步给你看看,要是不摔,我马上砸了你摊子!小月,你别拦着我,我今天非得跟他较个劲儿不可。”
  
      那人推开拦着他的女孩,转身向我喊道:“你睁大眼睛看着!”
  
      “看不看,你都得摔。”我连眼睛都懒得睁。
  
      “大伙都看着啊!一步啦!两步啦!三……哎呀”
  
      我估摸着他走到了第三步的时候,打了一个法诀,蹲在墙角阴影里的一个游魂野鬼立刻伸脚绊了那人一下,他当场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
  
      那人还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时候,我已经把他扔在摊子上的钱收起来了:“钱是我的了。”
  
      “不算!”那人扶着保镖站了起来:“这回肯定是你蒙的!再算!这回算对了,我翻倍给你钱!”
  
      “那行。”我不紧不慢地道:“你再走三步,还摔跟头。这回是脸朝下摔。”
  
      “我就不信了!”那人一把推开保镖,大步往前走了过去。
  
      这回他没往墙边上走,游魂不敢出去绊他。我不动声地从地上抠下来一个小石头子,趁他迈出第三步的时候,悄悄弹上了对方腿腕子。
  
      那人被我打得腿上一麻,一个狗啃食栽在了地上。要不是他身边的保镖手快,他最少也得摔得满嘴是血。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一阵哄堂大笑,那人脸红脖子粗地站了起来:“你再算!我就不信……”
  
      “算了!别算了!”那个叫小月的赶紧拉住他:“别算了!你跟一个算命的较什么劲儿啊?”
  
      “不行!”那人估计是不想在女人面前丢面子:“我今天非得跟他弄出个四五六不可!”
  
      这时候,他的保镖也跟了上来:“老板,咱们遇上高人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高人?就他?”那人的声音一下提高了好几度。
  
      “小点儿声……”保镖恨不得过去捂他的嘴。.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