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四十二章 踏入术道

第四十二章 踏入术道

    王仲成捂着被那人抽出一条血口子的脸,叫道:“我已经给你钱了,你怎么还帮他?”
  
      那人冷笑道:“套用你的一句话,此风断不可长。要是谁都能赖术士的账,我们这些人也就不用混了。”
  
      那人说着话,把钱从袋子里掏出来,一沓沓地摔在了王仲成脸上:“你的钱拿回去!你也可以拿着去雇别人来找我。”
  
      “不敢,绝对不敢……”王仲成嘴上说着不敢,眼睛却不断往我们身上看。
  
      我走到王仲成面前:“我的钱呢?”
  
      “你拿走!你都拿走!”王仲成赶紧把钱全给我推了过来。
  
      “早这样不就完了吗?”我捡起其中两沓塞进了兜里。
  
      我没把钱全都拿走,是因为土匪也有土匪的规矩。土匪抢钱是一回事儿,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又是另外一会儿。
  
      土匪收钱办事的时候,只要拿了钱,不管这事儿多难,都不能坐地起价。办不成事儿,只能如数退钱,不能克扣,这是土匪的信用,也是规矩。
  
      老核桃这么教我,我就不能破。
  
      我不抢光王仲成,不代表我不揍人。我起身之后,一脚踹在了对方腿上,王仲成的左腿咔嚓一声拧了半圈,当场就把他疼昏了过去。我对着他脸上吐了口吐沫,扬长而去。
  
      等我出了大门才跟那人说道:“朋友,我请你吃个饭!”
  
      “今天没空,改天。”那人说着话就要走,我在后面喊了一句:“朋友,怎么称呼?”
  
      那人头也不回地道:“檀越!”
  
      “檀越?檀越……跟和尚说的施主是一个意思?这破名儿谁起的?”我以为我自言自语的声音很低,没想到檀越却听了个清楚。他狠狠一关车门,连话都没说就开车走了,把我一个人给扔在了路边。等我走回去,天都快黑了。
  
      我以为收拾了王仲成一顿之后,他能长点儿记性,没想到,第二天一到卦摊就被警察给抓了王仲成昨天报警说我抢劫伤人。
  
      我进了刑警队之后,就被扔进了一个审讯室,坐了半天都不见有人理我。
  
      我以前就听人说过,被关局子度日如年,现在终于体会到了。我连着看了十多次挂钟,那玩意儿它也不走哇!我数了七八个数,秒针才蹦上一下。
  
      我要是不数数,脑子里就胡思乱想。
  
      一会儿想着,要是老核桃在我被判刑的时候回来怎么办?一会儿又想,排骨会不会被饿死?
  
      有段时间,我还在琢磨着,把外面的人干掉之后逃出去。这个念头冒出来不一会儿,就被我给掐死了。
  
      现在不是没解放那会儿,杀完人往山里一钻,官府问都不问。现在的警察想要抓的人,就算跑到天边去都能给抓回来。而且,官府也一样不缺高手,真要惹出来高手,说不定人家都懒得抓我,直接就能把我给做了。
  
      越狱!我只能想办法越狱了!
  
      我正胡思乱想的工夫,一个警察推门走了进来:“出来,有人保你了。”
  
      “保我?你没弄错?”我自己都不相信能有人保我。
  
      警察看了我一眼:“你要是李孽,就没错。”
  
      我这才相信有人保我。等我跟他走出去之后,竟然在门口看见了檀越。对方拉开车窗,摆了下头:“上车!”
  
      我坐进副驾驶之后,还没来得及开口,檀越就先说道:“保你的人不是我。她想见见你,你去不去?”
  
      “去!”我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但是人家把我保出来了,出于礼节,我也应该见见对方。
  
      檀越点了点头,把我带到一间古香古的饭店。进了包间之后,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正在泡茶女人。她长得算不上国天香,但是沉浸在茶香之间却显得别有韵味,让人不敢去打扰她的风韵。
  
      对方看见我之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就又专注在了茶道当中,直到她将茶泡好,才开口道:“请用茶!”
  
      “大恩不言谢,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聊表寸心。”我双手端起茶盅,一饮而尽。
  
      对方笑道:“东北汉子果然爽直,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叫唐向晚,是这间百味堂的老板,也是术道人间堂的堂主。今天请你来,就是想邀请你加入人间堂。”
  
      我淡淡道:“人间百味,好名字。我想问,人间堂究竟是做什么的?我加入人间堂,又需要做什么?”
  
      “人间堂就是一个专门做术道生意的地方。”唐向晚解释道:“至于,你加入之后做什么,要看你以什么方式加入。”
  
      “人间堂的成员,有三种身份。分别是兄弟,客卿和供奉。
  
      兄弟,自然是核心成员,除了完成堂口安排的任务之外,还要为堂口服务,听从安排。任务失败自然要受到相应的处罚。
  
      客卿,不受堂口管制,可以选择接受任务。客卿的生意由堂口出面接洽,但是堂口要抽取四成佣金。任务失败,会由堂口另外安排人接手,但不会给客卿任何佣金。
  
      供奉嘛……你的身份暂时不适合成为供奉。”
  
      唐向晚停顿了一下道:“我觉得,你刚接触术道,适合先做客卿,等到熟悉了术道,再考虑是否要正式加入。”
  
      “你不要觉得堂口收取四成佣金太多。你自己单干的话,说不定还接不到生意。而且,堂口也会负责帮你收拾首尾,你不用担心雇主赖账,也不用担心官方的麻烦。”
  
      我眉头一动:“如果,我在外面杀了人,你们也会帮我销案?”
  
      唐向晚笑道:“如果人间堂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那也没必要存在了。”
  
      我瞳孔猛然一收:“人间堂是官方的组织?”
  
      唐向晚摇头道“你现在还不是人间堂的兄弟,我不能透露太多。总之,你知道我们有这种实力就行了。”
  
      “檀越向我推荐了你,我也觉得,你做一个木匠实在大材小用了。”
  
      我这些年学的东西全都在术道上,除了这些,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虽然木匠、瓦匠,我也能做,摆摊算卦,也能糊口,但是我不甘心只做一个算卦的先生。就算是唐向晚不找我,我也会找机会踏入术道。
  
      今天,我在审讯室里待了几个小时,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儿:没有势力、没有人脉,就算我身手再好,到了有人想借势压人的时候,我也只能乖乖就范,除非我真有不顾一切亡命天涯的本事和运气。
  
      我考虑了几分钟之后,才点头道:“我愿意成为人间堂的客卿。”
  
      “好!”唐向晚拿出一个本子:“你叫李孽,你的师承,方便透露吗?”
  
      “盘山鹰!”我敞开衣襟,露出了胸膛上的震天雕。
  
      唐向晚古井无波地道:“你刚加入人间堂,我暂时把你的级别定为鹞子,你不介意?”
  
      我还没开口,檀越却先说道:“我觉得他可以定为海东青。”
  
      唐向晚摇头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是,他刚刚加入就定为海东青,我怕别人不服。那样一来,反倒会给他惹上麻烦。”
  
      “那好。”檀越没有再去坚持。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说的鹞子、海东青,其实是人间堂术士的级别。
  
      在人间堂,遇上事儿,光能说、不能动手的,叫鹩哥。行不行全凭一张嘴,说得动鬼神就许愿,说不动就赶紧跑。
  
      自己不动手,但是能请来能人的,叫扑鸽。这种人,就跟鸽子差不多,送信快,请人也快。
  
      需要跟人配合才能完成任务的人,叫鹞子。鹞子凶是凶,但是没有帮衬,就不太灵了。
  
      敢单枪匹马动手的,才算是能上台面的,叫海东青。海东青凶狠、敏捷、独来独往。檀越就是海东青。
  
      等到唐向晚给我登记之后,我才开口道:“问一下,堂口的客卿,包吃包住吗?”
  
      唐向晚愣了好一会儿,才咳嗽了两声道:“这个……如果你没有住的地方,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住处,但是其他的,你得自理。你暂时跟檀越住在一起,反正,他也是一个人住。”
  
      我看向檀越时,对方面无表情地说道:“水电费一人一半。吃的,你自己动手。”
  
      “没有问题,我也没想把你当施主!”
  
      我当晚就带着排骨搬进了檀越的别墅。几天相处下来,我发现他拿我当空气,拿排骨当兄弟,而且比亲兄弟还亲!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怀疑,檀越的脑子不太正常……
  
      好好一个人他当做看不见,却喜欢跟狼聊天!这算正常吗?.一下“邪门儿”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