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四十七章 推测

第四十七章 推测

当时,凝梦一直在我边上大声说话,好像是说“我不是已经站在树下了吗?你不是说树上有鬼吗”什么的。我没仔细听,我当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树上了。
  
      我只觉得,有东西在我头顶上来回来回地乱晃,好几次都碰着了我的头发,有一回,甚至贴着我后脖子滑到了我背上……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直到凝梦招呼我,我才跟着她走了回去。
  
      后来,导演也没拍那场戏,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凝梦。
  
      程明说完,我才沉声道:“你确定,树上那女人穿着一件青衣?”
  
      “确定!”程明道:“就像是古代人穿的那种青衣。”
  
      我和檀越对视了一眼,后者向我点了点头。
  
      一般来说,鬼魂的衣着如果不是寿衣,就是生前的衣服,不会有太特别的打扮。但是有三种鬼肯定会穿特定的衣服:厉鬼穿红衣,冤鬼白衣,还有……
  
      修炼过一段时间,或者在某个庙宇当中沾过香火的鬼魂,才会穿青衣。这种鬼魂往往比厉鬼还要难对付,它们很可能是有主的鬼魂。
  
      檀越向我点头,大概也是觉得沈凝梦撞上了青衣鬼。
  
      我想了想道:“那次遇鬼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后来又遇上没有?”
  
      “大概是半个多月之前的事儿吧。”程明道:“后来,我一直都在注意凝梦身边的事儿,不过,我再没见过青衣鬼。”
  
      檀越沉吟道:“你说,那只青衣鬼会不会不是寄缚在那棵树上的吊死鬼,而是,把吊死鬼撵走后,自己爬上去等人?”
  
      “很有可能!”我点头道:“那个女演员一再提醒别人不要靠近那棵树,这不合常理。挡着人家拉替死鬼,那可是生死大仇,除非被拉的人是自己的至亲,否则,没有哪个鬼魂会去挡路。”
  
      我停了一下:“我估计,附在女演员身上的,就是那棵树上的吊死鬼。她被人抢了地盘,一再吓唬剧组的人,让他们不要靠近歪脖树。”
  
      檀越点头道:“和我想的差不多。程明,你看见鬼魂之后,就没想过找高手帮沈凝梦破劫吗?”
  
      程明摇头道:“我找不到人。我家老爷子特别反感这些,我实在找不到帮忙的人。而且……而且,凝梦也非常反感神鬼之类的事情。”
  
      “嗯?”我听完之后,不由得一愣:“你说,沈凝梦不仅不信这些,甚至反感鬼神?”
  
      “没错,几乎到了偏执的程度。”程明道:“她不仅不信,甚至连相关的玩笑都会十分排斥。有一回,剧组里有人玩塔罗牌,大家都很高兴。”
  
      “当时,有人问她要不要算一算,结果凝梦当场翻脸,义正言辞地把所有人都训斥了一顿,弄得大家不欢而散。因为这件事儿,剧组里好长时间都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
  
      “原来是这样。”
  
      看来,程明在沈凝梦身上确实花了不少心思。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家伙想要抱得美人归,还任重道远啊!
  
      我想了想,尽可能委婉地道:“现在沈凝梦遇上了点麻烦,我们受雇过来帮忙,但是凭我们两个,很多事儿做不了。你愿意帮忙吗?”
  
      “只要对凝梦好,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行!”程明说完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道:“我能问问,雇你们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雇主通过中间人找的我们,我们没见过雇主。”我本来还怕程明不相信,想要解释两句,没想到他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我猜就是。”
  
      程明无奈道:“凝梦身后一直有一个很神秘的人在支持她,那个人无论是人脉,还是实力,都比我高出很多。我一直都想见见这个人,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凝梦对他死心塌地。可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我看着程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看得出来,程明虽然有些纨绔,但是本质不坏,甚至是可以为情谊舍命的人。
  
      他这样的人,身边不应该缺女人,可是就在他全心全意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却输在了一个看不见的人手里,对方甚至没发一招一式,就让他一败涂地。我不得不说,这是他的悲哀。
  
      我拍了拍程明的肩膀:“这次我帮你。”
  
      程明眼睛一亮:“你帮我追凝梦?”
  
      “行不行,我不敢保证……”我说这话,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我自己还是光棍一条,帮别人?算了吧!
  
      不过,这件任务往后去,就必须用到程明,说不定还真能帮到这个傻小子。
  
      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立刻岔开了话题:“沈凝梦第一次撞鬼的时候,剧组留没留现场的照片,或者录像?”
  
      “应该有,我帮你找找!”程明在剧组里很吃得开,没用多久就把当时的录像给我弄了过来。我大致看了一下之后向檀越道:“我有一个猜测。这回鬼魂换掉道具枪,不是为了杀程明,而是为了压低沈凝梦的气运。”
  
      有句老话,叫“鬼怕贵人”。其实,鬼怕的不是贵人本身,而是他身上的气运。
  
      官有官运,商有财运,将帅有武运,学者有文运,甚至恶人身上也有凶运。种种气运,并非独立的存在,不是联动着一丝天道命数,就是跟国运相通。
  
      当一个人气运鼎盛时,普通鬼魂接近不了对方三米,一旦过界就会被气运冲撞,轻则重伤,重则魂飞魄散。如果是朝廷重臣,就算成了气候的邪魅也一样要退避三舍。
  
      沈凝梦现在在演艺圈里声名鹊起,一路顺风顺水,气运正强。当时伏在树上的青衣鬼魂,不是不想出手,而是怕被沈凝梦身上的气运冲撞,才悻悻而去。
  
      檀越眉头一动:“没错,看当时拍摄的场景,导演应该是为了烘托凄惨、悲凉的气氛,才选择了山脚的场景。但是他不知道,那是三阴聚集之地。”
  
      “地脉阴气压制了沈凝梦的气运,那个吊死鬼才能附身演员,接近沈凝梦。但是,当沈凝梦过去拉她的时候,吊死鬼还是被沈凝梦的气运冲撞而离开了那个演员。”
  
      “对!”我点头道:“所以,对方想要杀沈凝梦,就必须先降低她的气运,甚至让她霉运连连。如果,沈凝梦当时打死了程明,她肯定会被带走调查,不用多,只要把她关上十天半月,她的气运就会被完全压制。”
  
      我又补充道:“如果,程明家人因为痛失爱子,迁怒沈凝梦,那么沈凝梦肯定会麻烦不断。等到沈凝梦气运消失,就是对方下手的最佳时机。”
  
      程明听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太毒了!这他么是谁?我剁了他!”
  
      檀越沉声道:“你觉得出手的是人,还是鬼?”
  
      “现在还不知道。”我摇头道:“事情尚未明朗之前,妄下结论,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判断,静观其变吧。沈凝梦现在在哪儿?”
  
      “在家。”檀越道:“我在她家悄悄布置了阵法,加上有排骨把守,她现在应该很安全。我来之前,导演说明天要继续拍戏,我们明天一早到片场就行。”
  
      “我跟你们一块儿去!”程明没等我说话,就蹦了起来:“李哥,你可千万不能扔下我!”
  
      我看了看他胳膊上的绷带:“你行吗?”
  
      “怎么就不行?”程明瞪着眼睛道:“我爷爷当年身上被三八大盖钻了三个眼儿,还不是一样能带着兄弟打冲锋!保证没事儿!”
  
      檀越接过话头:“让他跟着,有什么事情,不用另外联系他,做事方便不少。”
  
      “那你就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