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四十八章 无事生非

第四十八章 无事生非

第二天,等我们赶到片场的时候,沈凝梦只是淡淡地跟程明打了一个招呼,甚至连他的伤情都没问,程明却高兴得不得了。按他的话讲,沈凝梦总算是主动跟他说话了。
  
      要不是片场人多,我真想喷他一脸。我实在受不了他那一脸贱样儿,干脆转了圈绕到了片场外围。
  
      导演这次是要拍一场骑马戏,装扮好的沈凝梦坐在马上,确实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我刚看了两眼,就听见沈凝梦的坐骑陡然一声长鸣,撒腿窜了出去。
  
      “马惊了!”
  
      整个剧组都被这场突忽其来的变故吓得呆若木鸡,好半天都没人反应过来。
  
      我伸手抓住身边的一匹马,翻身跳了上去,两腿一夹马肚子,直奔沈凝梦追了过去。
  
      我前脚刚动,身后就又传来一阵马蹄声。我回头扫见檀越也在策马狂奔,排骨也跟着窜了出来,先我一步往沈凝梦身后追了过去。
  
      眼看沈凝梦的马已经冲向远处悬崖的方向,我的马却怎么也追不上。我立刻往后喊了一声:“帮我打马!”
  
      我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阵鞭梢破风的声响。啪的一声之后,我顿时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到了自己背上。不用看也知道,檀越那一鞭子肯定把马匹抽得皮开肉绽。
  
      我胯下的马匹一声嘶鸣之后,像是疯了一样撒腿狂奔,仅仅几秒钟就追到了沈凝梦身边。我双手一按马头,从马背上飞跃而起,落在了沈凝梦身后。
  
      那匹马被我砸中之后再次发狂,嘶鸣着冲向了悬崖。
  
      “吁”我抓着缰绳奋力向后一拽,本来是想收住惊马,没想到右边的缰绳却在手中断成了两截。我一手失控之后,左手却仍然往后猛拉,马匹在我的拉扯之下,猛然摆头,身子不知怎么就往悬崖的方向横了过去。
  
      “糟糕!”
  
      我刚觉得不好,耳朵里就听见“咔嚓”一声,马匹顿时横着栽向了一边儿。
  
      不好!
  
      马匹足有数百斤重,加上马身挣扎的力量,忽然倒地的力道至少也能达到千斤,我和沈凝梦一旦被压到马下,虽然不一定致命,但是一条腿肯定是保不住了,就算断骨还能接回去,也会留下后遗症。
  
      想要抱着沈凝梦逃生,我至少得在马身上连续踢击两次,才能借力越过马身,落在安全的地方;而那时马身已经倾斜,我还不及去完成复杂的动作,除非我选择跳向悬崖。
  
      断腿?还是搏命?
  
      千钧一发之间,已经容不得我再去思考了。那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腿必须保住,否则,面临的就是任务失败;况且,拼命的话,那边还有檀越……
  
      我抽腿往马身上奋力一蹬,抱着沈凝梦飞身而起,直奔悬崖的方向落下去。
  
      我人在半空时最先听见的就是一阵惊呼,甚至有人已经哭出了声来。忽然间,檀越的怒吼压过了几十人的声浪:“抓鞭子!”
  
      我眼看檀越的鞭梢往我眼前飞射而来,立刻抬手抓了过去。我手掌刚刚握紧鞭稍,檀越左手往后一拨马头,右手猛然发力,一人一马在那一瞬之间几乎融为了一体,从他手上传来的力道不下千斤。
  
      我借力回荡之中,两脚连蹬了几下山壁,整个人再次飞身而起,抱着沈凝梦落回了地面。
  
      直到我两脚站稳,沈凝梦仍旧死死地抱着我的脖子,把头埋在我胸口上,一动不动。我连推了两次,才把她从我身上推开。
  
      “排骨,结果了它!”排骨听见我的招呼,立刻扑上去咬断了马匹的喉咙,直到倒在地上的马不再挣扎才退到了一边。
  
      我走过去,托起马腿看了一眼:“马腿是被敲断的。檀越,你刚才看见什么没有?”
  
      “没有!”檀越摇头道:“我当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你们身上,没往马肚子底下看。”
  
      这件事儿还真不能怨檀越,换成是我,也不会在那种时候注意马腿。
  
      没等我起身,排骨的喉咙里就呜呜响了两声,我心里一动:“你看见马腿下面有东西?”
  
      排骨点了点头。刚才它一直追在沈凝梦附近,应该是看见了什么东西。可是它不会说话,我只能慢慢猜。
  
      “你看见鬼了?”
  
      排骨伸出爪子往我手上碰了碰。它的意思应该是刚才在马腿附近看见了一只手,是那只手敲断了马腿。
  
      我和檀越对视时,排骨又伸着爪子往马眼睛上碰了一下,我这才注意到,马眼睛上有一条像是被指甲抓过的划痕。如果我没弄错,沈凝梦的马忽然受惊,应该是当时有鬼魂伸手抓了它的眼睛,马匹吃疼之下,又看见了鬼魂,才会发狂。
  
      也就是说,我当时在追沈凝梦的时候,那只鬼魂应该就藏在马肚子的下面。
  
      我伸手往马鞍子下面翻了两下,从马鞍下的绑带翻出了一块发白的皮革。檀越接过手闻了两下:“人皮!难怪鬼魂会不惧沈凝梦的气运,大白天出来偷袭,原来是被逼无奈。”
  
      人皮御鬼,属于邪派秘法,能逼着鬼魂不记生死地替他办事儿。藏在马鞍下面的鬼魂,现在应该已经灰飞烟灭了,对方不但利用鬼魂刺激了马匹,同时也掐断了线索。
  
      我刚把那块人皮收起来,刘姨就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叉着腰叫道:“都是你!都怨你那只破狗吓着了凝梦的马,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你能负责吗?”
  
      “放屁!”我顿时就火了:“你脑子有病吧?哪只眼睛看见排骨吓着马了?”
  
      刘姨振振有词道:“凝梦上马的时候,就你那只狗在边上蹲着,不是它还能是什么?我告诉你……”
  
      “告诉我个屁!”我直接顶了回去:“沈凝梦上马的时候,你也在边上,我还说是你惊着马了呢!什么他么玩意儿!”
  
      “你敢骂我!”刘姨气得脸色发白:“你还有没有点教养……”
  
      “刘姨够了!”沈凝梦走过来时,脸色上虽然还带着惊魂未定的神色,但是更多的却是怒气:“李先生拼命救我,你也看到了,你这是做什么?想要恩将仇报吗?”
  
      “凝梦,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刘姨话说到一半儿,就被沈凝梦狠狠瞪了一眼,口气立刻软了:“就算不是那条破狗把马惊了,那后来马腿断了,肯定也是它给咬的……”
  
      “够了,别再无理取闹了!还嫌不够丢人吗?”沈凝梦气得脸色发白:“你自己看看马腿上有没有血迹。你有什么心思,我很清楚,我保证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如果你再这样,就请你回去!”
  
      刘姨张了张嘴,不说话了,临走却狠狠瞪了我一眼,看上去恨不得能把我吃了。
  
      沈凝梦歉意地跟我寒暄了两句,也跟着工作人员走了。我找到机会把程明叫了过来:“那老娘们怎么回事?怎么好像对我有敌意?”
  
      “她脑袋里生蛆了!”程明咬牙切齿的道:“她不光对你有敌意,对接近凝梦的男人都有敌意。全剧组也就我和导演,她不敢怎么样,其他人,哪个没被她指桑骂槐地骂过。要不是看在她是凝梦亲戚的份上,我早就动手抽她了!”
  
      “她真是沈凝梦的经济人?”我可不认为那个八婆是干经纪人的材料。就她那嘴,放在演艺圈里没人拼命罩着早就被人抽歪了,还谈什么生意。
  
      “屁!”程明道:“她是凝梦的亲戚。说经纪人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凝梦有时候也挺讨厌那老货,可又像是欠了她什么东西似的,一直不好意思撵她走。”
  
      檀越冷笑道:“那个姓刘的,像不像老鸨子?把女儿养大之后,就像看狗一样地看着,生怕一不留神卖不上好价钱。”
  
      程明不高兴了:“别这么说!怪难听的……”
  
      檀越笑了笑,没有吭声,但是他的话却没说错。刘姨对沈凝梦身后的那个人肯定异常满意,她看着沈凝梦,除了市侩之外,更多可能是在畏惧对方。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