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十二章 她是谁

第五十二章 她是谁

我和檀越刚挨着沈凝梦坐下来,就听旁边有人说道:“吃巧克力,可千万别吃外面那层金纸啊!我老家人可说了,谁吃了,谁晚上撞鬼。”
  
      我往旁边看了一眼,那边有人拿着没拆包装的巧克力:“你们看看,这包装就跟清明叠金元宝用的东西一样,拿火一烧就着。你点了就等于给那边送钱”
  
      “够了!”沈凝梦忽然生气了:“别讲了,我不想听!”
  
      “谁求你听了?”在那边跟几个小丫头逗笑话的也是个老演员,被沈凝梦当众训斥,脸上顿时挂不住了:“你沈大明星还管不着别人说话吧?演了几部戏,就真把自己当成老佛爷了,谁都得看你脸色不成?”
  
      “你”沈凝梦被对方一阵抢白,气得脸色发青。
  
      那人却不依不饶地道:“这地方大了,你要是不爱听,那边房檐底下凉快,过去坐着啊,没人拦你!”
  
      沈凝梦被气得一跺脚,转身走了。我给檀越使了个眼色,后者点头跟了上去。我自己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原地吃东西。
  
      那人看沈凝梦走了,哈哈一笑,继续又说道:“我爷爷跟我说过一件事儿。他小时候,村里有个人,没事儿就爱嚼纸,就跟抽大烟似的。有一天。他又想嚼纸,手头上却一张纸都没有。”
  
      “后来他找了半天,从炕头翻出了一摞子烟盒里的锡纸。过去人抽烟,锡纸都不扔,就是为了逢年过节的,叠个银元宝、金元宝什么的上坟。”
  
      “那人拿着锡纸就往嘴里嚼啊!越嚼越香,嚼着嚼着就把锡纸咽了,没多一会儿,就把锡纸全都给吃了。谁曾想,第二天早上,他那脸色就变得金黄金黄的,就跟涂了一层金漆差不多”
  
      “又过了一天之后,那人的四肢都开始往回缩啊,后背也开始往回佝偻,整个人一点点地缩成了一团,离着老远一看,就跟一个金元宝似的。”
  
      “那个人都缩成那样了,一时半会儿还没死,天天在家里拼命叫唤”
  
      讲故事的人趁着那几个小丫头聚精会神的时候,抽冷子喊了一声:“就跟他一样!”
  
      那几个小丫头吓得尖叫一声。一块儿往后面看了过去,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一个个吵着蹦了起来,要去打那个演员。
  
      那人笑着求饶的时候。有个女生忽然哭了,有人嗔怪道:“你看你,没事就知道吓唬人,看把小雨吓的”
  
      “对不起。对不起”那人刚站起来,那个女孩就伸手指向了大门:“门你们看门!”
  
      “门怎么啦?”所有人都往门口看了过去。
  
      小雨细声细气地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这里有门吗?”
  
      剧组的人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我们来的时候,这庙没有大门啊!”
  
      我转头往大门的方向看了过去。我印象中,也没看见有扇门。现在这朱漆的庙门是怎么来的?
  
      导演强自镇定道:“别自己吓唬自己,这庙有门,肯定是你记错了!要不然,大门是怎么来的?”
  
      “你确定你没记错?”小雨幽幽道:“我记得你们来的时候,采过景吧?你把录像机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没完了是吧?”导演这下真的火了:“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吗?你到那边站着去,好好反省反省。”
  
      小雨站了起来,慢慢往墙边走:“你不是不再罚站了吗?十多年前,你让人罚站,结果连自己都忘了那边有人,直接让特效引爆了炸药。那人死了。死得很惨。”
  
      小雨忽然停了下来,侧过半边脸,从头发底下露出一只眼睛,从眼角看向了导演:“导演。这回你可别忘了还有人在罚站哦!”
  
      “你是谁?”导演吓得连退了两步:“她是谁?你们谁认识?”
  
      剧组的人一下子全都懵了:“她是谁?”
  
      “刚才她是从哪儿过来的?”
  
      “谁见过她,谁见过她?”
  
      刚才几个听故事的女生吓得聚在了一起:“我一开始没看见她啊!她是从哪儿过来的?”
  
      有人小声说了一句:“刚才不是有人叫她小雨吗?是谁说的,赶紧站出来啊!”
  
      她不这么问还好,这么一问,又有人哭了起来:“刚才说话的人,怎么像是白姐”
  
      “啥?”
  
      这下剧组彻底炸锅了:“别瞎说!白姐早就死了!”
  
      “我没瞎说,刚才声音是从那边传过来的”那个女生伸手指向了墙角。
  
      那里有个人正蹲在垃圾堆边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有人乍着胆子喊了一声:“林哥!林哥。你在那儿干什么呢?”
  
      那人忽然转过头来,嘴里竟然叼着两张包装巧克力的金纸。
  
      “你吃金纸”
  
      导演话没喊完,那人就倒在地上缩成了一团,四肢紧紧抱向前胸,脑袋差点贴在了肚子上,脊背贴着地面,像是不倒翁一样来回乱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在墙角那儿晃动的元宝。
  
      人堆里忽然冒出来一声冷笑:“元宝掉了。谁去捡哪!”
  
      “啊”
  
      不知道是谁先尖叫了一声,整个剧组一下子全都乱了。
  
      “都别动!”
  
      我喊了两声都不见有人停下,干脆拔出枪来,对天放了两枪。枪声一响。剧组的人才算被我给吓住了,一个个站在原地,往我这边看了过来。
  
      “鬼眼,开”
  
      我一开始没开鬼眼,就是怕鬼眼太过惊世骇俗,会让即将失控的场面雪上加霜。可等我不得不开鬼眼时,剧组却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我眼里血光暴起的刹那间,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他是鬼!”
  
      整个剧组一瞬间乱成了一团。三四十号人全都散了,不分东南西北地到处乱跑。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一下把人全都拦下来,干脆抽身往刚才声音传来方向追了过去。我冲出几步之后,忽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冲出来的人影挡住了去路。
  
      阴气!
  
      我第一眼看见的不是那人的面孔,而是一团蒸腾浮动的阴气。
  
      我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挥爪抓向了对方要害。我那一爪看似罩住对方穴道,实际上却是直奔他双眼,出手之间。不仅快如电光火石,而且狠辣至极。
  
      对方双腿微控,连退三步,躲开了我致命一爪之后,左脚踏上左前方一步,右臂抡掌拍向我身前重穴。
  
      对方出手之间看似平淡无奇,实际上,临机应变时的速度之快、反击之猛。足可以称得上老江湖。我甚至在那一瞬间怀疑对方不是鬼魂,而是一个伪装的武道高手。
  
      仅仅刹那之间,对方回击而来的一掌就已经贴近了我胸前的位置。
  
      我怒吼之间,拼上不去顾忌对方左掌可能出现的后招。双手翻起鹰爪,同时卡向了对方手肘;十指刚刚触碰到对方的衣角,左手立刻顺着他的小臂滑向手肘,往上猛拖;右手刁住对方手腕,猛力下压。
  
      “断”
  
      我声落之间,他手上同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对方一条右臂顿时被折成了两截。
  
      “嘿嘿”
  
      让我没想到的是,对方不但没在剧痛之下失去战力,反而在冷笑声中化掌为刀,一掌削断了自己的臂膀,拖着鲜血横飞的断臂飞速后撤。
  
      我在惯性之下,抓着对方斩断的右手。连续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等我再想去追时,那人已经退进了一间偏殿。
  
      “李孽别追了!”
  
      檀越一手抱着沈凝梦,一手提着长鞭,飞快地往我身边靠了过来。
  
      直到檀越站在我眼前,他的长鞭上还在滴血。看样子,他也是经历了一番苦战才抢回了沈凝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