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十三章 井神

第五十三章 井神

我闪身挡住了沈凝梦,和檀越一前一后地把她挡在了中间:“那边怎么回事?”
  
      檀越疾声道:“偏殿后面有鬼,刘姨失踪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我们之间的沈凝梦已经冷着脸问道:“你们都是术士?”
  
      我不由得一愣,心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问这些?
  
      檀越沉声回答:“我们是来保护你的术士。”
  
      沈凝梦面无表情:“是他派你们来的?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檀越双眼扫视四周:“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沈凝梦像是不知道自己深陷险境:“如果我们能活下来。你们带我去见他好吗?”
  
      檀越刚要说话,我却抢先一步道:“好!只要这次我们能安全撤离,我一定带你去见老板。”
  
      檀越往我这边看过来时,我立刻对他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不要说话。檀越立刻心领神会地岔开了话题:“李孽,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闯门?”
  
      寺庙大门对我们来说,几乎是近在咫尺,我们带着沈凝梦冲出去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我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变得犹豫不决:
  
      闯门固然可行,但是出去之后呢?寺院里面危机四伏,外面也可能危机重重。
  
      我从身上摸出生死针,端在手里往门口走了两步。盘面上的指针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样,啪的一下蹦到了死位。
  
      等我再看大门时,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也蓦然压上了心头。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到无数鬼魂正一动不动地围在门外,伺机而动。
  
      “鬼眼,开”等我再次打开鬼眼时,跟在沈凝梦身边的排骨忽然仰头发出一声狼啸,全身狼毛根根倒竖,如临大敌似的看向了门口。
  
      我心里陡然间生出了一种正在与人对视的错觉。
  
      不应该说是错觉,而是确确实实地觉得有人正站在门外,隔着一条门缝跟我对视,我甚至能看见一只眼球在细小的门缝中微微转动。
  
      我猛一回头避开对方的目光,托着生死针退回到了沈凝梦身边时,盘面上的指针却慢慢转向了吉位。
  
      往庙里走,不一定有生路,但是肯定不会比闯门更糟。
  
      我回头喊道:“往刘姨失踪的地方去,快点。”
  
      檀越点头之后,带着沈凝梦快速退向他们落脚的偏殿。一直走到一座月亮门附近才停了下来:“刚才刘姨说要去解手,进去半天也没出来。大院闹鬼之后,我就和沈凝梦追了进去。结果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进去再说!”我往院里扫了一眼,那个院子不大,里面除了满是杂草。空无一物。我立刻动手把沈凝梦和檀越给推了进去,自己用手指蘸着朱砂,在院门左右写了“日、月”两个字之后。才跟着退进了院里。
  
      民间一直流传着门神辟邪的说法,在农村,家家户户都贴门神。
  
      最初的门神是刻桃木为人形,挂在门边,后来是画成门神人像张贴在门上。传说中的神荼、郁垒兄弟二人专门管鬼,有他们守住门户,大小恶鬼不敢入门为害。唐代以后,又有画猛将秦琼、尉迟敬德二人像为门神。
  
      神荼、郁垒就是人们常说的日月门神。
  
      我现在来不及在门上画像,只能写上日月。请门神降临,先把住门口,给我们争取一点儿喘息的时间。
  
      没想到。我前脚刚一进院儿,刘姨的声音就从院子里传了出来:“救命救命啊”
  
      “刘姨”沈凝梦刚一开口,就被檀越捂住了嘴:“别出声!”
  
      “凝梦救我!救救我”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她的声音是从地底下传出来的?
  
      守在沈凝梦身边的排骨忽然一掉头,向院子中心吼了起来,我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慢慢拨开一人多高的荒草,草丛后面立刻露出了一块被人翻动过的浮土。
  
      “这里被人挖开过!”
  
      “快救刘姨!”沈凝梦不知怎么挣脱了檀越。
  
      “回去!”我一转身把沈凝梦给推了回去:“她已经死了!”
  
      “凝梦救我!我没死,没死啊!”
  
      沈凝梦失控道:“快点救她啊!她没死!”
  
      檀越伸手按住了沈凝梦:“你见过有人被埋进地里还能说话吗?你自己不看看,那块浮土有多大?只有井盖那么大的地方,她是怎么埋进去的?”
  
      “可是”沈凝梦还要再说。
  
      刘姨的话锋却已经变了:“我死了又怎么样?凝梦,你就忍心看着我这样被埋在荒山野岭里吗?”
  
      “凝梦。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不想想,我那么做都是为谁?还不是为了你跟他能长相厮守吗?”
  
      我不等沈凝梦说话就开口道:“你对她好?逼走他的保镖也是为她好?”
  
      “我只是想赶走你!”刘姨冷笑道:“你跟他实在太像了。让你跟在凝梦身边,变数太多。凝梦看你的眼神都不对,我怎么会留一个祸害在她身边。”
  
      沈凝梦尴尬至极得语无伦次道:“李孽,你别听她胡说!我”
  
      我稍稍一偏头的工夫,盖在地上的浮土忽然之间动了一下,圆形土堆的边缘一下被人掀起来一块
  
      檀越陡然扬鞭抽了过去。长鞭落处,泥土纷飞,隆起的土堆顿时被他抽开了一道土沟,浮土下面赫然露出一块青石板。
  
      下面是井!那块石板分明就是用来压井的井盖。
  
      檀越正要再次出手,压井的石板却忽然掀上了半空,井中阴气汹涌而出时。院子里的气温陡然下降了几分,我们几个就像是被人扔进了水里。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骤然袭来时,我本能地想要出手戒备,却没想到回手之间,我的手掌竟感到一种莫名的阻力。
  
      我试着动了一下,那种阻力并不是什么错觉。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感觉就像正在水里伸手推水,手掌虽然也能移动。却慢了许多。
  
      没等我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刘姨就忽然出现在了远处。她一身大红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白装,脑袋上的卷发也像是被水冲过一样垂了下来,紧紧地贴在脸上,手里还拿着一支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竹萧。
  
      “保护”我本来是想喊“保护沈凝梦”,没想到一开口,嘴里就猛地灌进来一口凉气。我当时就像是被水灌了一样,从喉咙一直凉到肚子,鼻子里更是呛得难受
  
      下一刻。我眼前忽然一黑,四周的空气像是一下被抽空了一样,难以抗拒的压力忽然压向了我的胸口,像是要把我肺里的空气一下都挤出来似的,我只觉得肺里火烧火燎得难受
  
      掉河里了!
  
      我小时候有过一次溺水的经历。现在,我身边除了没有水,其他的感觉就跟一下掉进河里一模一样。
  
      我睁不开眼睛,却能听见刘姨在远处嘿嘿冷笑:“进了井,你只有死路一条。想活命,你跪下求我啊!哦我忘了,你说不了话,那就跪下磕头。磕头难不着你吧?跪下给我磕上十个响头,我就放了你。”
  
      进井?
  
      我脑袋里飞快地转了一圈,刘姨那身打扮就跟传说中白衣弄箫的井神一模一样。
  
      井神在南方有特定的人物,在北方就跟土地一样,并不是什么特定的人物。有时候,就算溺水而亡的鬼魂,只要能显形,也有可能被当地人给尊为井神。
  
      刘姨是刚死的新鬼,怎么可能一下变成了井神?而且还把整个院子凭空变成了死井!
  
      我现在没法儿考虑其他的。就像刘姨说的一样,用不了多久,不用她动手杀我,我也得被活活憋死在井里。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