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十四章 一场戏

第五十四章 一场戏

檀越,
  
      排骨,
  
      我能听见有人在我附近拼命挣扎,却弄不清他们两个的位置,
  
      “跪下磕头,磕啊,再不动,你的朋友可就要淹死啦,”刘姨的声音飘忽不定,听上去就像是在院子里四处游荡,就算我伸手扣住了飞刀,也一样找不到对方的位置,
  
      刘姨冷笑之间,我猛然醒悟了过来,这座院子像是死井,但是里面并没有水,她用什么淹死我们,
  
      利用心理活活把人吓死,那我感觉到的阻力又是怎么回事儿,
  
      阴气,
  
      对方掀开井盖之后,我会感觉到温度骤降、呼吸像是忽然呛水,都是因为院子里的阴气太浓,加上刘姨的不断诱导,我才在心理上觉得自己掉进了井里,而且越想就越觉得自己溺水了,
  
      “跪呀,你不是狂吗,怎么……”刘姨笑声再起时,我猛然间从身后的背包里拔出一枚老式的手榴弹,拉开引线,往远处扔了过去,
  
      “你不要命啦,”
  
      刘姨尖叫声刚起,我立刻身形前扑,一下趴在了地上,等我双手护住头部时,手榴弹也在远处轰然炸响,夹带着铁片的气浪从我头顶翻滚而过之后,我顿时觉得身上浮起了一阵暖意,人也跟着一跃而起,猛然睁开了双眼,
  
      远处的檀越带着一身泥土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从身上抓出一把灵符,撒向了空中,灵符燃动之间,檀越四周忽然火光暴卷,乍看上去就像是熊熊烈焰从他身上翻滚而出,向四面八方碾压而去,
  
      浮动的阴气在符火当中陡然变色,就像是被明火引燃的瓦斯,凭空窜起了层层碧绿的火光,我眼看着符火四周燃起绿焰时,飘动的火光已经往我身前侵袭而来,
  
      我本能地抬手往脸上挡了一下,却感到一股温热的气流从身上扫了过去,等我放手再看时,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保持着原状,只有刘姨被烧成了火球,
  
      “饶命啊,凝梦快救救我……”刘姨撕心裂肺地惨叫着往沈凝梦身边扑了过去,
  
      “给我死”檀越迈出一步,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抽向了对方面门,凌空一击,把刘姨抽飞了出去,早已经虎视眈眈的排骨不等刘姨落地就跃上了半空,一口咬住对方脖子,把人拖倒在地,
  
      “别咬死了,”
  
      我还是晚了一步,等我赶过去时,排骨已经咬断了刘姨的半边脖子,荧荧绿火顺着伤口散落在地时,穿在刘姨身上衣服也被烧成了飞灰,
  
      白衣下面还是刘姨原先的那套衣服,只不过,她的衣服已经被火烧得千疮百孔,有些地方已经露了肉,
  
      檀越走了过来,表情严肃地道:“下回记住,你还有队友,”
  
      我一时之间被檀越噎得无言以对,
  
      从我们进院到跟刘姨交手的这短短几分钟里,我就看出了自己和檀越之间的差距,
  
      他是正统的术士,而我却是野路子,
  
      老核桃告诉我:一旦遇上阴气浓郁的地方,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阳光照进来,天地纯阳克制阴气无往不利,实在做不到这点,就得想办法放火,火光一样可以冲散阴气,但是效果却比不上阳光,
  
      我出发之前就一直在防备着各种意外,让唐向晚给我弄来两颗德国造的手榴弹,就是为了在来不及放火的时候,拿来救急,
  
      檀越用的却是符火,就算我刚才不扔手雷,他一样能想办法引爆阴气,而且比我的法子安全得多,
  
      如果不是刘姨被我的手榴弹吓得尖叫了一声,檀越说不定就会被弹片波及,好在他反应够快,猜到我要扔手雷,带着沈凝梦一块儿卧倒,才算躲过了一劫,
  
      好在檀越并没多说什么,才避免了让我更加尴尬,
  
      檀越伸手翻动了一下尸体:“毛病出在刚才那套白衣上,我印象里,她一向喜欢大红大紫的衣服,这套白衣是从哪儿来的,”
  
      檀越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在质问沈凝梦,后者擦着眼泪,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我走过去说道:“沈小姐,有好些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沈凝梦惊讶道:“你想让我解释什么,”
  
      我伸手撕掉了尸体的半条袖子,抓起她的胳膊,指着尸体小臂上一块被火烧卷边儿的膏药道:“我要是把它撕下来,你说会看见什么,应该会多出来一块人皮吧,”
  
      我厉声道:“你究竟撞没撞鬼,眼前这些事儿,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从那天马匹受惊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对方究竟是用的什么办法在我和檀越的眼皮底下玩了一出鬼魂惊马的把戏,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沈凝梦上马之前,剧组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反复检查过马鞍,马鞍上不可能多出异物,
  
      我知道当时拍的是马戏之后,还特意让排骨躲到远处,怕的就是排骨惊到马匹,刘姨却偏偏一口咬定是排骨惊了马,我当时以为刘姨是故意针对我,现在看来,她当时只不过是想通过胡搅蛮缠来干扰我的判断,
  
      那时候,最有可能把人皮符塞进马鞍的人,只有沈凝梦自己,马匹受惊之前,她还特意做了一个打马转身的动作,为的就是用身子挡住我和檀越的视线,掩护被人皮符御使的鬼魂去抓马眼,
  
      人皮符不像是纸符易于保存,在使用之前必须有人气滋养,把人皮符贴在活人身上,外面加上一层特殊手法处理过的膏药,就是最简单的保存方法,
  
      如果不是刘姨身上的膏药卷边,让我看见她胳膊上露出来一角用青墨画出来的符文,我绝对想不到,沈凝梦会在自己身上做手脚,
  
      沈凝梦苦笑道:“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撞鬼的事情,的确是我一手策划出来的,当然也包括那次坠马,”
  
      “我这样做,只是想再见见他,
  
      他是我孩子的父亲,也是一个术士,很高明的术士,
  
      我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给我的,至于我们怎么相遇、相识,我不想多说什么,他之所以离开我,就是因为术士不能有情,
  
      我相信他所说的话,所以我反感鬼魂,反感术士,可笑的是,我想见他,却只能借助鬼魂,
  
      我知道,他不出现,却始终都关注着我的一切,一旦我撞鬼,他绝不会袖手旁观,我让刘姨悄悄放出我撞鬼的消息,可是他没来,却派你们过来保护我,
  
      刘姨知道他故意安排了两个保镖之后,就想办法把你们逼走,刘姨处处针对你,就像她说的一样,纯粹是为了让我再见到他,
  
      不过,刘姨的目的却没有我那么单纯,她想什么,我不想多说,说出来,我会替她觉得无地自容,
  
      她跟你碰撞几次之后,发现占不到丝毫便宜,就来找我商量对策,我告诉她,我想要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自编自演一段移情别恋的戏码,我是演员,我有把握做到百分之百的逼真,
  
      而我也确实那么做了,为了让我的剧情更为合理,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才会站在你那边,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激烈直白……我相信,你应该也可以感觉到,
  
      可是,我的想法却被刘姨断然否决,她不怕我假戏真做,而是怕我弄巧成拙,刘姨的,理论很简单:一旦他觉得我是真的爱上了你,悄悄离开怎么办,那么一来不就是鸡飞蛋打吗,
  
      就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刘姨告诉我,想要把戏演得逼真,不如在遇鬼的事情上多下点儿功夫,只要他觉得你们没有能力保护我,自然会出现,所以,才有了后面惊马的那一场戏,”
  
      我听完之后强压怒气,沉声问道:“你觉得自己的演技很高明是不是,你在自导自演,自娱自乐的时候,有人已经在你身边假戏真做了,姓刘的,手里那张人皮符是从哪儿弄来的,”
  
      刘姨放出了沈凝梦见鬼的假消息,程明却在沈柠么附近看见了真鬼,刘姨又弄来货真价实的人皮符,沈凝梦的爱人雇来正牌术士,这一切,还能用一场戏来解释么,
  
      沈凝梦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落进了别人算计,也把很多人都给牵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