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十五章 门神

第五十五章 门神

沈凝梦的故事虽然还有些不合理之处,但是我敢肯定,她和刘姨都不懂方术,
  
      尤其是刘姨,连怎么保存人皮符都不知道,就敢把它贴在身上温养,一旦人皮符跟她连成一体,就是她的死期,
  
      凡是贪财、势力的人,大都惜命,尤其是刘姨还占着一个胆小,她这种人绝对不会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还能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刘姨肯定是被人算计了,但是沈凝梦呢,
  
      沈凝梦毫不犹豫地答道:“我想,应该是从薛秀儿那里弄来的,”
  
      沈凝梦不等我再问,就继续说道:“秀儿也在我们剧组,算是一个演员吧,跟所有人关系都很好,很多人也喜欢找她办事,刘姨看上去很势力,其实她的关系网很窄,除了薛秀儿,我想不出她还能从谁那里拿到符咒,”
  
      檀越抓住了沈凝梦的语病:“你说薛秀儿算是一个演员,是什么意思,”
  
      沈凝梦道:“她经常出入剧组,有时候也演一些不太重要的角色,但更多的时候,是在帮人处理各种杂事,所以,我才说她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但是……”
  
      沈凝梦话锋一转:“我总觉得她很神秘,剧组里也有人打听过她的背景,却是一无所获,可是不论什么事情,到了她手里一定都能办成,”
  
      “我们剧组以前也发生过撞邪的事情,后来还是薛秀儿请人帮忙解决的,那个撞邪的演员从那之后就对她言听计从……”
  
      “地理仙,”我和檀越对视了一眼,
  
      “地理仙儿”可以说是术道上的掮客,本人并没有驱邪、斩鬼的本事,但是在术道上却有广泛的人脉,靠着替人牵线搭桥赚钱,
  
      真正的“地理仙儿”都是师父带徒弟、老子传儿子,不仅有人脉,还得有眼力,要不然,给人家搭错了线儿,损失点财物是小,万一碰上邪门方士,闹出人命,地理仙儿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檀越立刻追问道:“薛秀儿这回跟来了吗,”
  
      “来了,”沈凝梦道:“就是穿着绿色运动服的那个,”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剧组里确实有一个穿着绿色运动服的女孩,长相、穿着都不怎么扎眼,要不是她很爱说话,我还真没注意到剧组里还有这么个人,
  
      “得找到薛秀儿,”我沉声道:“我觉得,剧组不会无缘无故来这座荒庙,薛秀儿应该是知道什么,檀越,你在这里看着沈凝梦,排骨也留给你……”
  
      我说话时,眼角余光忽然扫见门口多出了两道人影,等我回过头时,却看见两个人背对着院子,一左一右地站在门口,两个人都是一手拄着长刀,一手持剑护在身前,
  
      门神,
  
      两个人除了身上没穿铠甲,形态、动作都跟日月门神一模一样,
  
      “看刀,”我几乎没做任何犹豫,抬手打出两把飞刀,射向两人背心,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同时回身出刀,迎风劈向了飞刀锋芒,两把重刀虽然长达五尺,但是刀芒掠空却又精准无比,两长两短的四道刀锋看似犹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分,森森庭院却在刀锋交击的短短一瞬间风雷乍起,
  
      火星、寒芒交相迸射之中,金戈交鸣的巨响声震四方,两把飞刀被对方迸飞半空之后,那两个人又转过去身去,站回了原位,
  
      “嗯,看好沈凝梦,排骨跟我走,”我微微一愣之后,飞身而起,跟排骨一左一右越过墙头,跳到院外,转身冲向了门口,
  
      等我直面两人时,才发现那两个扮成门神模样的人是剧组的剧务,从面孔上看,两个人已经断气多时,七窍当中渗出的血液虽然没有完全凝结,但是也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等我再想靠近一点,两个人忽然双目暴睁,同时抡起长刀往我身前冲杀了过来,
  
      我跟对方原本有四五米的距离,可是对方就像懂得缩地术一样,仅仅踏出一步,眨眼间就窜到了我面前,手中的长刀居中猛斩,一刀过来,看似招拙力笨,却速度极快,刀势当中隐带风雷之声,
  
      左门神的长刀从正面砍落时,我跟着倒退了一步,对方致命的一刀虽然落空,刀锋却在距离我面门三寸左右的地方忽然一顿,悬在空中左右震颤,右门神的刀锋也跟着接踵而来,我眼看着凛冽刀光在我眼前猝弹两侧,化成虚影往我的肩头再次斩落,
  
      对面两人两次出刀间不容发,几乎没有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更为重要的是,对方的刀势异常迅猛,我不敢空手去接对方的刀锋,刀光袭来之间,我只能一退再退,
  
      我刚刚躲过对方的致命一击,左门神刀锋上突起的削锐劲力就已经将我的头发刮得高高扬起,电光火石之间,我忽然侧身滑步,紧贴着对方的刀锋退开半步,伸手抓住对方的刀柄,反手上扬,迎向右门神再次劈落的刀锋,
  
      “当”两把刀凌空相撞之间,刀刃火星喷溅,好像似明似灭的鬼火在空中纷纭崩落,金铁的撞击声还在空中震颤,我已经抽出身上的飞刀刺进左门神肋下,自己身形暴翻两米开外,直到我双脚站稳,身后才传来左门神的惨叫,
  
      我还没来得及回身,伺机而动的排骨就已经从我身边穿行而过,绕过左门神正面之后,身形人立而起,一口咬住对方的脖子,强行把对方拖倒在地,
  
      左门神奋力挣扎之间,一人一狼在地上滚做一团,左门神的动作虽然猛烈,却已经是强弩之末,排骨死不松口地咬着对方的脖子,渐渐占据了上风,
  
      右门神明明知道同伴危在旦夕,却挥刀往我身边冲杀了过来,
  
      我眼见对方的长刀抖起一蓬光雨之后,在瞬息之间爆出了一阵鬼哭似的尖啸,纷纭刀光从四面八方往我身上笼罩而来,
  
      “快退”远处替我压阵的檀越眼看我被刀光笼罩,瞬间冲出几步,从院里抢到了门外,
  
      檀越人还没到,我的身形猛已经在刀光之间打横平翻,躲开了长刀原来所指的头部要害,紧贴对方刀锋连续转身,逼向对方身前,
  
      对方的刀光看似密不透风,但是没了另外一人的配合,已经不再是无懈可击了,眨眼之间就被我逼近身侧,我不等对方收刀回防,就张开五指往对方肋下抓了过去,指尖插入对方身躯之后,五指收拢,猛力上扬,顿时将他身上的皮肉撕了下来,
  
      对方挂着一身血迹前冲两步,陡然回身出刀,往我咽喉上横扫而来,
  
      我猛一仰头,任由刀光从我?尖上急掠而过,自己就势仰倒在地,两手推动身躯挪动几下,双腿猛然扫向对方双脚,
  
      门神出手虽然凶狠,但是反应速度却显得缓慢不少,否则,我也不敢躺在地上攻击对方下盘,
  
      仅仅眨眼之间,我脚下连续传出两声闷响,对方双腿几乎一齐折断,人也跟着身形前扑,往地上栽倒了下来,我顺势一脚踢向对方小腹,将对方踢飞之后,自己身形侧翻,滚向远处,
  
      等我起身时,却看见檀越一手顶住对方咽喉,一手短剑在对方胸腹之间几进几出地连续猛刺数下,才松手后撤,直到檀越身形后撤,对方的尸体才砰然栽倒在地,
  
      我走到尸体跟前,伸手撕掉了对方的衣服,立刻看见他身上贴着一块像是膏药似的东西:“人皮符,找找那具尸体上有没有人皮符,”
  
      檀越在另外一具尸体上翻了两下:“有,贴在胸口的位置,”
  
      “如果真是薛秀儿捣鬼,那她的目标就不是沈凝梦,而是整个剧组,必须找到薛秀儿,”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